十一月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十一月小说网 > 大话重生之2003 > 第003章:强吻被掴惊醒

第003章:强吻被掴惊醒


  办完入院手续后,董清宁和叶盈就此分别。

  董清宁重新回到医生办公室,叶盈则上二楼病房照顾奶奶。

  下午的时候,黎云主任果然请来了自己的父亲黎坚老院长,除此之外,还邀请了放射科的何主任、内科的陈主任,以及妇外科的薛主任,五人一同参与会诊。

  很快,叶盈奶奶的病情就得到大家一致确诊。

  意料之中的,诊断结果与入院时的初步诊断完全符合。

  在黎老院长的直接指导下,决定对叶奶奶采取全身综合康复治疗方案,包括针对原发肿瘤的联合化疗、免疫治疗和中医中药辅助治疗,希望能从源头上遏止肿瘤的进一步扩散。

  不仅如此,黎老院长还特别交待,管床的医生要对患者进行必要的心理疏导。

  特别是要告诫家属不能让患者觉察出自己的真实病情,否则将有可能导致前功尽弃。

  董清宁参加完会诊后,再次把叶盈叫到一边,将黎老院长的这些话一字不落地向她转述。

  叶盈非常配合医院制定的治疗方案,守在奶奶床边的时候总是表现得很平静,脸上甚至还常常挂着微笑。

  董清宁有一次听见她宽慰奶奶,谎称只是腰椎有点毛病压迫神经导致的腿痛,在医院住上一段时间就可以康复回家了。

  董清宁当然知道叶盈这是在故作坚强,因为他有好几次都留意到,她常常一个人躲在医院花坛的角落里,哭得跟个泪人儿似的。

  所幸的是,经过三四天的综合治疗,叶奶奶的病情得到有效控制,精神状态日渐恢复,脸色也比刚入院的时候好看了许多。

  再然后,董清宁就很少在病房看见她了。

  董清宁推测:叶盈应该是白天要上班去,毕竟不能总是请假。

  更重要的是,叶盈还得承担不菲的住院费用。家里就只有她们祖孙两人相依为命,如今重担自然只能压在她一个人的肩上。

  所以,等到奶奶病情暂时稳定后,叶盈就不可能一直陪在病床前,必须加倍工作筹钱去。

  不过,董清宁发现每天三顿饭,叶盈都是按时亲手做好送来医院的。

  至于到了晚上,叶盈则更是寸步不离地陪护在奶奶的床边。

  这一切,董清宁都看在眼里,更记在心里。

  美丽温柔、善良体贴,又如此有孝心的女孩,岂不正是他自从情窦初开起,就一直苦苦寻觅的另一半吗?

  才接触了没几天,董清宁就遏制不住地春心荡漾了。

  他明显感觉到,沉寂了好几年的心底,开始有股激流在涌动着。

  他知道,自己已经无可救药的爱上了她!

  从那以后,每次查房看见叶盈,董清宁都有股想表白的强烈冲动。

  但是,由于从小性格内向的原因,却又总是欲言又止,始终没敢主动迈出那一步。

  本该坐在校园课堂上的花样年纪,叶盈却要独自一人承担所有的家庭重担。

  偏偏天有不测风云,现如今,唯一的亲人也病倒了,而且身患不治之症。

  叶盈的心里该有多苦呀!

  董清宁是多么渴望能和她做男女朋友,帮她一起分担痛苦和压力。

  就算表白被拒绝,做个普通朋友也行呐。

  至少有空的时候,可以经常一起说说话,哪怕只是安慰几句也好啊。

  董清宁有生以来第一次如此痛恨自己这该死的性格,为何这样内向没出息!

  面对自己心仪的女孩遭受如此重大的变故,自己竟然连几句抚慰的话都不敢说。

  然而,这就是董清宁,一旦面对自己心动的女孩。

  想要主动表白总是那么艰难,就如同当初和初恋周凤同桌时的情境一模一样。

  越是想说点什么,越是张不了口,这几乎成了董清宁无法克服的心理障碍。

  再然后,

  再然后……

  咦!怎么脑子突然象卡壳了似的,接下来发生的事全都记不起来了。

  董清宁继续努力尝试回忆更多关于两人相处的种种过往。

  但是,很遗憾,真的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对于叶盈的记忆,只停留在两人相识的第一周,也就是2003年5月31日截止。

  董清宁突然感到很无奈!

  看来做梦的时候也并非能够随心所欲,有些记忆不是想唤醒就能够唤醒的。

  忽然,他的脑子里灵光一闪。

  狠狠一拍大腿,暗暗自嘲道:自己咋又犯糊涂了!

  梦境中的今天不就正好是2003年6月1日,也就是和叶盈相识一周后的日子吗?

  往后发生的事哪里还用得着费劲八叉的拼命回忆,待会儿天亮了,直接走出门,再亲身经历一回不就得了嘛。

  想到这里,董清宁心里忍不住笑出狼叫声。

  说干就干,刚刚经过这么长的一段回忆,扭头一看,窗外已经蒙蒙亮了。

  再拿起手机一看时间,彩屏显示上午 05:11。

  根据记忆推断,这个时候,叶盈应该还在奶奶病房里的简易床上躺着呢。

  董清宁早就摸清规律了,她一般都是上午5点半左右起床,陪着奶奶坐一会儿,然后赶回出租屋去做好早餐。

  大约七点左右回到病房来,看着奶奶吃完早饭后,再急匆匆地赶着去上班。

  眼下离5点半只有不到二十分钟时间了,为了能成功堵住叶盈,董清宁决定也别洗脸刷牙了,直接换好衣服便向住院部二楼跑步前进。

  J县中医院是一家规模比较小的二级医院,虽然有全国名老中医这块金字招牌,每天从全国各地慕名而来的求医者络绎不绝。

  但是,绝大多数都是冲着黎老院长本人而来,毕竟J县中医院便是当年经他一手创办起来的。

  黎老院长是一名纯中医,西医什么的并不在行,更加不会主刀做手术。

  所以,只是在门诊一楼设了间诊室,全部都是开中药方治疗,自然也用不着住院。

  老院长黎坚有两个儿子,大的叫黎风,另一个叫黎云。

  黎风和黎云兄弟俩也都是学医的,不过学的不是中医,而是西医。

  他们毕业的学校很一般,母校都是本地J市一所大专院校。

  虽然学历起点不算太高,但是黎风和黎云两兄弟绝对称得上是行业劳模,因为一年365天,几乎全年无休。

  有付出就有收获,黎风毕业没几年就成了骨伤科主任,等到老院长退居二线后,刚刚升主治医师的黎风又顺理成章地接替了老爸的位置,成了J县中医院的一把手。

  与此同时,才取得执业医师不到两年的黎云也一跃成了新一任骨伤科主任。

  这些都是董清宁来到J县中医院的第一个晚上,睡在上铺的兄弟萧小四透露给他的。

  萧小四是土生土长的J县人,而且家就住在县城。知道这些根本算不上“内幕”的消息,完全不足为奇。

  萧小四还说,因为黎家把J县中医院当成了自己家开的,任人唯亲。

  为此,很多员工都大为不满,只不过,碍于黎老院长的淫威,敢怒而不敢言罢了。

  然而,董清宁倒是有着不同的看法。

  通过这些天的接触,至少他觉得带教老师黎云和老院长黎坚都是非常不错的医生,医德高尚,医术精湛,而且工作兢兢业业,任劳任怨。

  试想想,全国能有几个医生能象他们一样,真正把医院当作自己的家呢?

  一年365天几乎天天上班,就算是全国劳模也不过如此吧!

  而且,在黎风和黎云两任骨伤科主任的带领下,科室的长足发展也是有目共睹的。

  总共只有四层楼的住院部,下面两层都是骨伤科的病区,而且住院人数经常爆满,有时不得不在走廊上加床。

  三层是内科病区,平时能住满一半的病人就很不错了。

  四层有一半是妇外科病区,另一半则是手术室区域。

  妇科和外科两个科室加起来,病人还常常住不满半层楼。

  所以说,骨伤科在医院占据半壁江山,一点都不为过。

  毫无疑问,这主要归功于黎老院长两个争气的好儿子。

  据说,J县人民医院骨科因为绝大部份病人被中医院抢走了,常年住院病人还没有科室医生人数多,后来干脆连住院部骨科病区都关闭了。

  这在目前以西医占绝对主导的华夏,同一座城市里,中医骨伤科把西医骨科给干倒闭了,简直是个奇迹!

  话说董清宁手里握着那部东信手机一路小跑,只用了不到五分钟,就来到住院部二楼。

  倒不是他的跑步速度有多快,主要是因为医院占地面积太小,宿舍楼和住院部也就不到三十米的距离。

  很快,凭着记忆,董清宁来到211病房门前。

  这是一个三人间的普通病房,透过门上的正方形玻璃。

  董清宁果然一眼就瞧见了她,那个让他魂牵梦萦的次恋女孩叶盈。

  病床上躺着白发苍苍的老奶奶,此时还在熟睡中。

  叶盈已经醒来,并且收起了简易陪护床。

  只见她此刻正坐在床边看着奶奶,眼神是那样慈祥,就好象一位母亲在看着自己熟睡的婴儿一般。

  眼前的这一幕忽然让董清宁联想起一幅画来。

  没错,就是圣母玛丽亚盯着怀中耶稣的那幅经典画作。

  董清宁扪心自问:叶盈不就是象圣女一般纯洁无暇吗?

  这么美丽的一位姑娘,当初怎么就把她给弄丢了呢?

  幸好上天眷顾,又一次在梦中与她相会了。

  如今,他的思想早已不是那个羞涩的毛头小伙子。

  作为三十八岁的医生兼老板,脸皮早已厚如铜墙铁壁,表白这点破事还叫做事儿吗?

  更何况,反正都在梦中,也不用顾忌太多。

  董清宁决定直接上前表白爱意,然后一亲芳泽。

  一念至此,董清宁再也不想等了。

  他推开房门直接走了进去。

  叶盈立马发现了他,轻声问道:“董医生,今天这么早查房啊?”

  “不是查房,我找你有点事。”董清宁直截了当地说。

  “噢,那我们出去说吧,奶奶还没醒呢。”叶盈压低嗓音柔声道。

  董清宁领着叶盈直接下楼,然后径直来到医院的花坛边。

  “董医生,有什么事,你说吧?”叶盈有些狐疑的看着他。

  朝思暮想的美人儿就站在自己的眼前,眉目之间是那么清晰,董清宁突然有种回到现实的错觉。

  他很担心美梦会戛然而止,然而就突然清醒过来。

  这种情形也不是发生一次两次了。

  因此,他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

  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吻了她再说。

  免得突然惊醒过来,又得懊悔好长时间。

  想到就做,董清宁走上前去,一把将叶盈抱在怀里,紧接着就吻向她的左脸颊。

  这种感觉太美妙了!

  董清宁觉得唇间象是吸在了一颗饱满的荔枝肉上。

  很柔很嫩,很……

  没等他体会完。

  “啪!”

  突然,一记响亮的耳光,差点没将他打懵。

  再一看,叶盈用恶狠狠地眼神盯着自己,抛下一句:“流氓!”

  之后不再多说一个字,转身就跑开了。

  董清宁想要追上去,刚迈了两步,马上又觉得不妥,只好愣在那里。

  过了一会儿,突然,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董清宁,你牛逼呀!光天化日之下,强吻女家属呀,这是!”

  他连忙转身一看,依稀记得说话的这人叫黎英德,是黎云主任的堂侄,一直在骨伤科进修。

  不仅人长得猥琐,心里更是龌龊。

  刚到医院实习没两天,董清宁就听说了他的一些卑鄙勾当。

  所以,虽然同处一个科室,又是同一个带教老师。

  不过,董清宁一直是避之唯恐不及,就怕被别人误解他们是一丘之貉。

  看到这张恶心的嘴脸,他不禁怒火中烧:“黎英德,你TMD阴魂不散呀,没事老盯着我干嘛,连老子做个梦都跟着!”

  “做梦?”黎英德听了一愣,不过立马反应过来,讥笑道:“做你的白日梦去吧,干了坏事,就别拿梦游来糊弄,很幼稚,很可笑知道不?”

  不知道为什么,董清宁听了他的话,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根本没心情跟黎英德斗嘴。

  他需要马上去求证一件事。

  立刻!

  他顾不上黎英德在身后大喊:“喂,别走呀!”

  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回到宿舍。

  将房门关好,反锁。

  将手机关机。

  然后平躺在铁架木板床下铺,将双腿自然伸展。

  紧闭双眼,放松心情。

  想象自己来到一处悬崖绝壁,然后纵身一跳。

  同时心中默念三个数:1、2、3

  然后,再缓缓睁开双眼。

  这是做梦达人董清宁多年前便摸索出来的一套绝招,可以迅速让自己从梦中惊醒。

  其实仔细分析一下,原理也很简单,就是利用极度的刺激作用于大脑皮层,然后反射到大脑中枢,从而让处于休眠状态下的大脑一下子清醒过来。

  这一招屡试屡成,百试不爽,董清宁对此极有信心。

  然而,奇怪的是,他“跳”了好几次悬崖,最后一次甚至都从万米高空的飞机上往下“跳”。

  “跳”完之后,又在心中数了不止100下。

  结果睁开眼一看,眼前仍然是刚刚熟悉的场景,并未曾有一丝的改变。

  这一次,他真的相信了!

  原来这根本不是梦!

  是真的!

  自己真的穿越到十八年前,重生在2003年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