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十一月小说网 > 四合院:绝不当傻柱 > 第82章:全武行

第82章:全武行


  那么,绝对是大功一件。

  当然,前提是里面的东西当真管用。

  “呼……”

  做了几个深呼吸后,副厂长看着何雨柱,正色道:“小何,你这个东西,能不能写出来。”

  “要是真的管用,到时候对你,对我。”

  说着看了眼一旁艳羡的车间部长,副厂长笑道:“当然,还有咱们李部长,对我们那都是好处多多。”

  “这没问题。”何雨柱点了点头。

  “成,那就这么办,今天小何你就不用工作了,就在这安心的把手册写出来。”副厂长满脸的严肃道。

  “对。小何你就安心在这写。”

  一旁的车间部长忙不迭道:“我这就吩咐下去,不许任何人打扰你。”

  “那好吧。”何雨柱闻言点了点头。

  “行,那你忙,别着急,慢慢来。”

  副厂长见何雨柱答应了下来,叮嘱了几句就拉着车间部长出去了。

  “老李。”

  出了门,两人来到角落。

  副厂长一脸严肃的看着车间部长,低声道:“这事情要是真的,里面有多少好处,想必不用我多说吧?”

  “我明白。”车间部长闻言,重重的点了点头。

  “那行。”副厂长拍了拍车间部长的肩膀,道:“这事情,千万不要声张。”

  “任谁都不能告诉。”

  “明白。”

  “好了,你在这盯着,要是何雨柱写出来了,第一时间拿东西来找我。”

  “我这就去请方面的专家,到时候请他们鉴定。”

  “好。”

  ……

  车间部长的办公室内。

  何雨柱依照着脑海中的记忆,开始在纸上奋笔疾书。

  他之所以把这东西搬到台面上来。

  一方面是为了自己。

  另一方面是现在的医疗水平确实落后。

  要是傻等,恐怕这本手册还要好几年才能问世。

  这期间,会耽误多少人他不得而知。

  但是既然重活一次,总要做点什么。

  你说伪善也好,还是急功近利也好。

  何雨柱觉得,终归是要尽一份自己的心意。

  可能。

  这或许就是人们常说的,穷**计,富长良心吧。

  ……

  午饭的时候。

  何雨柱把写好的赤脚医生手册交给了车间部长。

  后者拿到后告诉他不要声张。

  这才兴冲冲的跑了。

  至于何雨柱为什么要通过这种手段把手册交出去。

  一方面是他觉得人活着总要做点什么。

  另一方面,他自己人单式微,你就算交出去,人家也未必相信。

  但是要是一厂的副厂长那可就不一样了。

  无论是身份,地位都有一定的话语权。

  说出去的东西,会更加可信。

  至于为什么不选择通过厂长的手。

  显而易见,相比较为人正派的厂长。

  他更喜欢和副厂长这种真小人打交道。

  ……

  下午。

  午休过后,厂里的员工又开始忙碌起来。

  钢厂门口。

  许-大茂夹着黑色的老式提包,左手拎着一麻袋土特产,右手里拎着放映设备,乐呵呵的向厂里走去。

  “这次下乡又弄来不少好东西。”

  看着麻袋里满满的土特产,许-大茂笑的合不拢嘴。

  心想回家可要向娄小娥好好炫耀炫耀。

  让他看看自己家男人的本事。

  一想到,到时候娄小娥忙前忙后,端茶倒水,炒菜温酒的样子,许-大茂就勾起了嘴角。

  多了不说少了不唠。

  自己这放映员的身份是真好用。

  每次下乡放电影,那公社都热情的不得了。

  恨不得把他当祖宗供起来。

  好酒喝着,好菜吃着,临走还一大堆东西的送着。

  这小日子美。

  “忙着?”

  路过门岗,许-大茂对着门卫打了声招呼,然后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走了进去。

  “看给他嘚瑟的。”

  其中一个门卫看着许-大茂春风得意的样子,狠狠的啐了一口。

  “嘚瑟不了多久了。”

  另一个门卫看着许-大茂的背影,笑嘻嘻的说道:“你没听见厂里不少人在传,咱们食堂那个进去的李师傅是许-大茂举报的。”

  “嘿,等着吧。”

  “就咱们厂里那个把李师傅当亲儿子的易中海,肯定不会给许-大茂好果子吃。”

  可怜的许-大茂。

  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被人揍了一顿,还要平白无故给人背锅。下班后。

  何雨柱刚回到家,就看到院子里演起了全武行。

  李师傅的妹妹何雨水,在院子里张牙舞爪的要挠许-大茂。

  一旁,围着不少劝架的邻居。

  “许-大茂,你王八蛋,有本事你过来,看我不撕了你。”

  被院里的住户拉着,何雨水急的直跳脚。

  恨不得跑过去咬许-大茂一口。

  “嘿,你有病吧,有病去医院瞧瞧去,别在这发神经。”

  许-大茂捂着脸上的血印子,很明显刚才吃了何雨水的亏。

  但是脸上却挂着浓浓的喜色。

  因为,他今天刚回来,就听到了李师傅被抓的消息。

  这会,心里美着。

  打小就被李师傅欺负到大,许-大茂感觉这会总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你才有病,你们全家都有病。”

  何雨水也是个泼辣的,嘴巴毒的不行,指着许-大茂破口大骂:“怪不得你结婚这么多年生不出个孩子,原来是坏事做多了,看见没,这是老天在惩罚你。”

  “何雨水,你说的这是人话么。”

  一旁的娄小娥听到何雨水嘴这么毒,脸色都变了。

  要不是打小就性子好,她这会说不定就跟何雨水掐在一起了。

  “这个……”

  整件事情的始作俑者何雨柱,听到何雨水的话,摸了摸鼻子:“话不能这么说生不出孩子是病,跟做不做坏事没什么关系。”

  “对。”一旁的娄小娥点了点头,冲着何雨水没好气的说道:“到底是念过书的,看看人家何雨柱说的,生不出孩子是病……跟做坏事……”

  “不是你什么意思何雨柱?”说到一半,娄小娥反应了过来,瞪着何雨柱大声道:“你个臭小子,你作死是不是。”

  娄小娥被气得不行。

  本来以为何雨柱是帮着他们说话。

  谁成想这家伙嘴巴更毒。

  好模好样的竟然咒人家有病,这小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狠狠的瞪了何雨柱一眼。

  娄小娥忽然心里咯噔一下子。

  有病?

  刚才还没觉得什么,但是仔细想想,总感这话有些道理。

  自己和许-大茂结婚这么多年。

  一直没有孩子。

  每次回老家,公公婆婆都没个好脸色。

  就连邻居也笑话她是个不下蛋的鸭。

  这……会不会真的是自己有病生不了孩子?

  娄小娥皱起了眉头,想着回头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

  “何雨柱,你小子人身攻击。”许-大茂瞪着何雨柱,怒道:“信不信我揍你。”

  说着还挥了挥拳头。

  但是对上何雨柱那平静的眼神,许-大茂气势一下去降下去了。

  一想到那天开大会何雨柱揍他的样子,就感觉浑身疼。

  哼。

  好汉不吃眼前亏,总有一天我找机会收拾了你。

  许-大茂瞄了一眼何雨柱,心中暗暗发誓。

  “这怎么能是人身攻击。”一旁的何雨水看了一眼何雨柱,挑衅似的对许-大茂道:“人家说的在理,我看呐,就算不是老天惩罚你,也就像何雨柱说的那样,你就是有病,合该你是个绝户命。”

  “我抽你丫的。”

  听到何雨水说的难听,许-大茂脸上挂不住了。

  “别拦着我。”推搡着拉着他的邻居,许-大茂气的不行。

  恨不得直接上去抽何雨水大嘴巴。

  “来呀,打我呀。”

  何雨水耿直脖子,插着腰:“你今天不打我,你就不是男人。”

  “有本事写举报信,举报我哥,你倒是有本事打我。”

  “嘿,你真以为我不敢。”

  许-大茂看着何雨水,趾高气昂的说道:“我还就告诉你了,举报信就是我写的,你哥就是我举报的,怎么着。”

  “今天我不把你这个小女孩片子打得满地找牙,我就不不叫许-大茂。”

  “好,你个兔崽子。你承认是你干的了?”

  何雨水还没来得及说话,一大爷易中海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出来,看着许-大茂咬牙切齿道:“许-大茂许-大茂,你打小就不是个好东西,怎么到现在了还是这副德行。”

  “今天我要不治治你,这大院以后还能有好?”

  说完,瞪了一眼许-大茂,一大爷易中海怒气冲冲道:“来,把院里的都给我召集起来,叫上二大爷、三大爷开全院大会。”

  说着一大爷易中海就去叫人了。

  邻居们见状,也交头接耳去回家叫人了。

  “大茂,李师傅真是你举报的?”娄小娥一脸吃惊的看着许-大茂,显得有些不敢相信。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