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十一月小说网 > 绣娘在上 > 008 乡下蝼蚁

008 乡下蝼蚁


  绿衣女子不敢随意折辱阮氏父女了,但日里跋扈惯了,又如何肯与乡野村妇服软,斜瞪秦杳哼声道:“你又算个什么东西?任凭什么不三不四不干不净的玩意儿都能进我们贺府指点江山?”
  秦杳等人尚未说话。
  绿衣女子旁穿鹅黄春衫的女子先开了口,语气不善道:“绿柳,你平素在府上横行霸道,给大房丢人便也罢了。出门在外,你竟还拿贺府的颜面当儿戏,当真是皮糙肉厚,经得住打的!”
  “你……”绿柳怒目圆瞪,腮帮子咬得死紧,却没敢再多说了,只暗暗捏紧拳头,忍了下来。
  那鹅黄衫子的女子上前一步,冲着阮氏父女与秦杳道了个万福,规矩道:“婢子是贺府二房的丫鬟锦心。亲家老爷与阮小姐若还有什么琐事,尽管吩咐婢子们去做,早些启程,到了云丰城也能多做些准备。”
  锦心话里提的是阮氏父女,目光却往秦杳身上落,像是在征询她的意见。
  不是个安分的主儿,不过是个聪明人。
  秦杳喜欢和这种人打交道,不管是心存善意还是包藏祸心,有脑子,才能知道什么事儿该做,什么事儿不该做。
  故而多看了她一眼,是个大家婢女该有的样子。
  不过安排一事,还是留给阮子修吩咐了。
  ……
  五日后,一行人到了云丰城,阮氏父女与秦杳被安置在近郊的庄子上。
  云丰城贺府聚芳院
  软榻上坐着一个中年妇人,三十来岁,体态丰娆,原生了一张明艳动人的脸,但威严太重,多生褶痕,老气横秋,反而不美。
  妇人手肘靠着小几,五指拢着茶盏,面色不善地对绿柳道:
  “说说吧,那阮氏父女到底如何?”
  绿柳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替人叫屈:“一个乡下野丫头,粗鄙无状,形容滑稽;一个穷酸秀才,装模作样,满肚坏水。郡守爷怎么就将这种荒唐亲事塞给了咱们少爷!”
  妇人皱起眉头,抓着茶盏的指头有些发白,竭力压下怒火问:“满肚坏水,怎么说?”
  绿柳愤懑道:“那穷秀才不知从哪儿买了个狐媚子打着送亲的幌子要跟进府里来,这打的什么主意,还用说吗!可怜我们大少爷十七岁便考了秀才,文曲星一样的人物,要是被这妖精蛊惑了,前程不就毁了嘛!”
  啪!
  妇人狠狠将茶盏砸到地上,瓷片四碎,茶水飞溅。
  ……
  云丰城贺府瑞雪院
  “此行可发现了什么端倪?”说话的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妇人,容貌姣好,身姿清弱,有纤腰楚楚之态,正临案摹画。
  研墨的正是锦心,只听她道:
  “那新妇我还未曾看出些什么,不过那亲家老爷,虽有潦倒之意,但偶尔显露的风度竟不比府上的几位爷逊色,看着像是个落魄的贵人。
  而那送亲的姑娘更是与众不同。”
  妇人来了兴致,搁笔,问:“如何不同?”
  “生得极美。”锦心道。
  伺候茶水的婢子接话:“生得美便是不同?世上哪处没几个美人?”
  锦心摇了摇头:
  “穷山恶水,生美人容易,养美人却难。
  村女不比府上小姐娇贵,日里是风吹日晒,又常做粗重活计,便是先天底子再好,肤色、身形总会走样,在模样上便已落了下乘。
  再者,乡野之人,终日困在方寸田地之中,不曾见过世面,往往养不出气质来,这便失了美人气韵。
  可那秦姑娘,万里挑一的容貌,清贵从容的气度,怎么看也不是乡野之人,偏生在小村小镇出现,可不就是与众不同么。”
  妇人凝眉:“事出反常必有妖。郡守爷与乡下秀才议亲,已是古怪,你口中的秦姑娘亦是反常,这其中必有大文章,看来大房是沾上了了不起的机缘。”
  绿柳低声笑道:“可惜大房那一屋子蠢货看不透,头先,绿柳那厮给了人家好大一个没脸,这个机缘未必善了。”
  妇人也嗤嗤笑道:“大夫人向来眼拙,倒是白瞎了一个好儿子。”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