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十一月小说网 > 绣娘在上 > 005 杀千刀的小妖精

005 杀千刀的小妖精


  秦杳到云想衣时,阮月儿已经在珠帘后坐了很长时间了。
  委委屈屈地抱着干桃枝,嘟囔道:“杳杳姐,你怎么没把桃枝带走!”
  “走得急,忘了拿。”秦杳满怀歉意地笑了笑,落了座,问道:“你什么时候定的亲,要嫁哪户人家?”
  阮月儿一怔,脸色变得为难起来,踌躇片刻后,凑近秦杳,小声道:“我也不太清楚什么时候定的,定的是郡守的长孙,我爹不让我朝外讲。”
  郡守长孙?
  一个村塾先生如何与一方郡守扯上关系的?
  秦杳眼一眯,食指点了点膝。
  “我会保密的。”秦杳认真地说道,声音温和清澈,犹如山中泉涧,能安抚人心。
  若是换了旁人定是要将真假与缘由问个透彻才行。
  而秦杳非但没有如此,还说要保密,这让阮月儿觉得跟她讲话十分轻松。
  她觉得,秦杳是个不错的倾诉对象。
  阮月儿矮着身子,凑到秦杳膝边,吐诉道:“我以前从来都没听说过什么郡守,我爹也从没提过要将我嫁人的事儿,前些日子,我家里突然来了好几个云丰城的人,他们走后,我爹便让我准备嫁人了。”
  说到这儿,阮月儿一双乌熠熠的杏仁眼里装满了迷惑与不解,她停了停,手肘支着膝,掌心托着脸,一脸费解地继续说道:
  “还有还有,我问我爹‘不告诉别人,成亲那日我的送亲队伍打哪儿筹去?’,我爹居然说云丰城的人会来给我送亲。杳杳姐,你说哪儿有夫家的人给新娘子送亲的道理?我长这么大还没听说过这么办亲的呢!”
  阮月儿抿着嘴,蹙了蹙眉头,又朝秦杳贴近了些,有些依赖地拉住了秦杳的袖角,怅然道:
  “虽然我娘走得早,但我们村儿的阿姐阿婶们可喜欢我了,一定很乐意给我送亲的,为什么一定要用云丰城的人呢?难道是郡守家嫌弃咱们小村小镇的人上不得台面?可他们又为什么要与我家结亲呢?
  杳杳姐,我嫁过去,人生地不熟的,被欺负怎么办?我以后还能不能回来?能不能再见你和周姐?”
  阮月儿说着说着,眼里就泛起了泪花,声音也愈发哽咽了。
  秦杳安抚地轻轻拍了拍她的背,道:“我去给你送亲吧。”
  “真的吗!”阮月儿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但很快又黯淡下去:“可是……”
  “我去跟你爹说,他会同意的。”秦杳温和且笃定的说道。
  阮月儿终于破涕为笑。
  “你们听说没!双喜镇那个黄员外黄兴天遭报应了!”一个欢快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从门口走进一个年轻妇人,双眉微扬,眼角带笑,一脸的不吐不快。
  “柳红姐!”阮月儿的心思被勾了过去,打了声招呼,好奇道:“什么报应?”
  柜台前算账的老板娘也懒懒地抬了头,饶有兴致地看向柳红。
  柳红笑嘻嘻地站在店铺中央说道:“我听说,昨日这个黄鼠狼本想污蔑陷害别人清白,没想到踢到了铁板,嘿,自己被抓进了衙门,打了二十个板子,地都下不了,还被罚了两百两银子,惨哦,嘿嘿!”
  老板娘闻言,下意识地朝秦杳看了一眼。她与县令有些交情,昨日的事知道得比柳红更清楚,秦杳就是那块铁板——云州来的千金小姐,县令也得当祖宗供着。
  阮月儿想起那日,黄兴天在云想衣威胁的秦杳,傲娇地哼了一声:“活该!这就叫恶人有恶报!”
  柳红摆了摆手,笑意更盛了:“不止呢不止呢,昨儿夜里他被窝里钻进了一条蛇,咬了他的命根子,嘿,他要断子绝孙咯。”
  黄兴天是桃源县有名的地头蛇,恶名昭著,尤其喜欢玩弄女人,有强买的、掳掠的,肮脏法子逼人就范的,他院里只有一个妻三个妾,欺辱过的女人却不计其数,还有几个良家女被他祸害后都选择了自尽。
  善后处理得好,官府也拿他没办法。
  他三十好几还没有一儿半女,现如今更不可能有子嗣了,这当真是大快人心了!
  阮月儿睁大了眼:“那可真是老天爷显灵了。”
  柳红兴致高昂:“那可不嘛!”
  蛇?
  秦杳眉梢轻抬,唇角勾了个极浅的弧度。
  正好,老板娘第二次下意识看她,将这表情尽收眼底。
  仿佛一张温润的假面裂了一道细缝,她看到了面具下妖冶而又危险的本相。
  老板娘不由自主地打了个颤栗,这是她第一次有些怕秦杳了。
  ……
  桃源县,驿站。
  厢房里有三个人。
  玉冠蓝袍,坐着的是周鸿业。
  站着的,一个全身着黑,抱着一柄长剑。
  另一个,穿着宽袖长衫,发髻上插了一根玉笔。
  黑衣低声道:“苏铭离开桃源县,去了云丰城。”
  周鸿业轻轻地嗯了一声,不紧不慢地喝了口茶。
  长衫不解道:“过些日子,大人就要接任信阳郡郡守了,忌惮那小子作甚?”
  周鸿业冷笑道:“那小子人蠢,功夫不弱。咱们的人,未必能将他擒住。若将他逼急了,跑回云州说上几嘴,让苏怀民查出些什么,咱们都得玩完。”
  长衫拱手:“大人思虑周祥,小人弗如也。”
  周鸿业放下手中杯盏,眼神阴鸷道:“既然苏铭走了,牛栏村的那小娘子……呵呵。”
  长衫不知道周鸿业具体想做什么,不过还是说道:“她既是云州那边的小姐,一个人住到乡下,身边应该有几个暗卫。大人贸然动手,怕是会打草惊蛇。”
  周鸿业再次冷笑:“你还真把她当千金小姐?苏铭说她是族中表姐,既是族中何来表姐?”
  长衫恍然大悟:“当是堂姐才对。可那小子为何……”
  如果关系不好,太守公子也不会大老远跑到乡下来见这么一个姐姐,可若是关系好,怎么会连“堂姐”和“表姐”都分不清?
  显然是随口胡诌的。
  “许是见那小娘子生得貌美,起了几分怜惜之情,想帮衬帮衬。”周鸿业摸了摸下巴,脸上流露出一丝淫猥:“那小娘子生得当真是销魂蚀骨啊!”
  黑衣闷声道:“倘若她真是云州那边的人呢?”
  周鸿业的眼神突然凌厉起来,阴狠道:“那,就必须得死了。”
  他犹记得秦杳那句“云州的辖官来青州体察民情?”,若真是云州那边的人,必然是被她盯上了,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跟苏铭一样蠢。
  他是个能屈能伸的人,在苏铭那种乳臭未干的傻小子面前都能扮得了狗,一个国色天香的美人,自然也是能舍下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