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十一月小说网 > 绣娘在上 > 004 聊赠一枝春

004 聊赠一枝春


  邦邦邦……
  敲门声吵醒了秦杳。
  她揉了揉眼,捏了捏发麻的双腿,起身去开门。
  天已经大暗了,月色很好,看得清是宋香。
  她手里提着一个食盒,饭菜的香味飘溢出来,勾得秦杳有些饿了。
  “进来坐。”秦杳温和地冲她点了点头,然后回身在房里摸出个火折子,挨个点燃了三盏烛灯,一室明亮。
  宋香将饭菜拣出来摆在木桌上,一碗香菇炖鸡,用的鸡腿肉,鲜菇,还有一撮翠嫩的葱花,很香;一碗炸酥了的小黄鱼,一碟炒白菜,一碟酱黄瓜,一碗肉汤,一碗白米饭。
  每一份量都很少,是掐着秦杳的食量做的,菜色齐全,在村里算得上奢侈了。
  “杳娘,那何媒婆都来了十多回了,你真没一点打算?”
  秦杳喝了口肉汤,对着宋香笑了笑。
  宋香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哎,我就是觉得你一个人也怪无聊的,成了家好歹热闹些,也有人照顾你。”
  “没事。”秦杳加了一块鸡肉放进嘴里,无所谓道。
  宋香欲言又止地坐到了一旁,等着秦杳吃完,收拾了碗筷离去,临走前回头深深地看了秦杳一眼。
  秦杳只是淡淡地瞥了她背影一眼,人都有秘密,她不说她也不会问。
  春耕夏耘,村里的人都歇得早,夜里点灯,便是败家。
  月上梢头,村庄几乎要与黑夜融为一体。
  只有秦杳家里很亮,堂屋和卧室都点着好几盏烛灯。
  她坐在门口的小石阶上泡脚,书卷平展在膝上,身侧依然放了一盏烛灯。
  “汪汪——”
  “汪——”
  几声狗吠刺破了寂静,劲风扫过,树影摇曳。
  正安静看书的秦杳突然眉头一凛,抬起头来。
  下一刻,她纤细修长的脖颈就被人捏在了手心。
  “别出声!”一个低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她的后背贴上了一个男人。
  清晰的血腥味,和紊乱的呼吸,都彰示着男人的情况不妙。
  秦杳没有动,没有出声,乖乖地保持着原状。
  男人看不见她的表情,只当她被自己吓到了,声音缓了几分:“你别怕,我不会杀你,给我找件干净的衣服。”
  秦杳平淡道:“没有。”
  下一刻,她脖子上的那只手开始收紧。
  “别耍花招,不然你我都得死!”男人急道。
  紧接着另一只手揽住秦杳的肩,将人强行拖进卧室,往床上一推,上前关门。
  “咳咳……”秦杳一边咳嗽,一边打量着这个男人。
  十六七岁,少年模样,夜行衣,浑身刀伤,是被人追杀的样子。
  不过,这一个村庄都是黑的,随便往哪儿躲都不好找,偏生,他找了个最亮,最突兀的人家,着实有些蠢。
  秦杳咳着咳着,发出了几声低笑。
  少年扭头,一脸古怪地看向秦杳。
  是个顶好看的女人,眉目如画,殆类天仙。
  她跌坐在床沿,咳得脸有些泛红,漂亮的桃花眼泛着潮意,如玉的脖颈有几道红色的掐痕,白皙的裸足蹭破了皮,沾了些灰,
  看着自己折腾出的痕迹,他脸上浮现出一抹羞赧的歉意,清了清嗓子道:“你笑什么?”
  秦杳止住了笑意,轻声道:“我一个人住,没有男人的衣服。”
  少年愣了愣,沉默半晌道:“抱歉。”
  说完便要去开门,手刚摸到木栓,他停住了动作,全身再度警惕起来,眼神凛冽又有几分懊恼,又说了一遍:“抱歉。”
  这次,语气很沉重,也很严肃。
  追他的人就在这附近,他要是堂而皇之出去,他俩都会死。
  但是不出去,等那些人进来,他们也会死。
  秦杳觉得这小子很傻,不过这张脸还挺好看:“衣服脱了,上床去。”
  少年错愕地看了她一眼,很快反应过来她的意思,道了句:“多谢姑娘。”
  然后脱靴上床,将上衣脱了个精光,拉来被子将自己裹住,仅露出颗头来。
  秦杳看着这张清俊稚嫩的脸,想起自己以前遇到过不少这样的小傻子,都挺有意思的。
  脸上的笑意愈发浓了。
  少年忽然有一种羊入狼窝的感觉,警惕地看着秦杳,手压了压被子。
  然后,他就看着秦杳开始脱外衣,忽然想起假夫妻的桥段来,一张脸憋得通红。
  秦杳脱掉沾了血迹的外衣朝床上一抛,拉开房门,捡起地上的书,继续坐在石阶上泡脚。
  少年将她的衣服藏进了被子里,尴尬地摸了摸后颈,然后小心翼翼地留意着门外。
  不远处的阴影里。
  “紫血丹在那儿。”黑衣人指了指村落中唯一灯火通明的人家。
  十来个人亮出刀剑,朝着院落围拢。
  “那村姑是他同伙?真俊俏!”有人不正经地提了一嘴。
  为首的黑衣人随意瞥了一眼。
  肤白貌美,不像村妇,穿着中衣,身形有些单薄,神色清冷。
  是挺美,而且,有些眼熟。
  眼熟?黑衣人眉头一蹙,抬起手出声:“等等!”
  众人停住脚,他再度望向这“村妇”,眉眼,鼻,嘴,一一打量后,他觉得自己呼吸有些困难。
  这张脸,和他心中最深层的绝望完美重合了。
  “秋,秋长老,你怎么了?”一个用窄背刀的黑衣人借着月光看到了他惨白的脸。
  被喊作秋长老的黑衣人手脚发凉,面无血色,连嘴唇都在颤抖:“走!快走!”
  说完第一个往回掠,跟鬼撵似的,数息之后便没了踪影。
  剩下的人面面相觑,摸不着头脑,但,领队的人走了,他们也只能跟着走了。
  他们已经跑出渭云镇数里,终于有人追上秋长老。
  他问:“秋长老!你看到了什么!咱们为什么要跑!”
  秋长老停住脚,喘着粗气:“一个人,咱们青坛宗惹不起的人。”
  “紫血丹就不要了?”语气有些复杂,有疑惑,有指责,有难以理解。
  秋长老惊魂未定地摆了摆手:“要什么紫血丹,要是惹怒了他,青坛宗一个人都活不了。”说着,顿了顿,脸色难堪地补充道:“一只狗也活不了!”
  那人怀疑道:“什么人这么厉害?我们青坛宗又不是纸糊的!秋长老你可别危言耸听啊!”
  秋长老拂袖冷哼道:“青坛宗比起春秋十二楼如何啊?”
  那人愣住了,像是想起了什么,忽然瞪大了双眼,面上的血色逐渐消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