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十一月小说网 > 绣娘在上 > 003 池中蛟龙

003 池中蛟龙


  秦杳住牛栏村村尾,三间窄小的泥瓦屋,竹篱围出个小院,里面种着一棵榆钱树。
  竹篱边上围坐着几个妇人在嗑瓜子,聊着家长里短,很热闹。
  “杳娘回来啦!”不知是谁喊了一嗓子,妇人们全都仰起脸朝她看来。
  秦杳不着痕迹地将一圈人打量了一遍,温顺地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了。
  “你们云想衣那小丫头的亲事都定好啦,今儿我瞧着十多箱聘礼往阮秀才家抬呢!他家院子都不够放的!”
  何媒婆说着话,捏着手中的红喜帕站起身来迎秦杳,顺势将人留在了门外。
  她扭头与座中的妇人交换了个眼神,然后继续说道:“阮月儿那小丫头还没满十五呢就要嫁人了,秦姑娘如今都十九了,不为自己打算打算?”
  秦杳静静地看着她,没有说话。这一年来,这媒婆上门了十多次了,见怪不怪。
  何媒婆在她的注视下也想起了自己被多次拒绝的经历,先前的兴头被泼灭了一半,悻悻地摸了摸鼻子,有些为难的往后看了一眼。
  还十里八乡鼎有名的媒婆呢,真没用!
  条凳上皮肤黝黑的中年妇人白了何媒婆一眼,对秦杳道:“你这来路不明、孤苦伶仃的想找个好人家确实也难!”
  这是王三娘,在镇上开了个酱油铺子,娘家又与官吏有些关系,在村上向来是目下无尘的。
  被嫌弃了?秦杳摸了摸鼻子,眼底藏了几分笑意。
  王三娘看着她用手遮脸,只当她羞怯自卑了,黝黑的面皮愈发得意起来,清了清嗓子道:
  “看在你如今是我同乡的份上,给你指条明路。我有个侄儿,家在云河镇上,二十有三,今年才中了秀才,还不曾娶妻,让何媒婆上门说说,我再做个主,你过门儿做个妾,如何?”
  秦杳打了个哈欠,声音有些倦:“多谢,不必。”
  这满不在乎的样子让王三娘觉得自己被拂了面子,恼道:“我侄儿可是未来的官老爷!官老爷的妾,那可是旁人烧高香都求不来的,你这不识好歹的,还想上天不成!”
  “没听说过。”没听说过烧高香求着当妾的。
  秦杳又打了个哈欠,眼里有了一层雾气,又道:“我困得紧,就不招待诸位了。”
  她的话像是带着刺,但语气又十分温顺恭敬,倒叫旁人一时挑不出错来。
  她说完,绕开媒婆,进了竹篱,开了房门,关上房门。
  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多一个眼神也懒得给这几个妇人。
  王三娘恼得厉害,破口大骂道:“呸!什么东西,还敢挑三拣四的!难不成还想学阮丫头嫁个城里人?别做梦了!她爹是秀才先生,她连十五都没有!你都一把年纪了,没爹没娘的,还在这儿做什么白日梦!”
  “呵。”一声嗤笑,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是秦杳的邻居,宋香,十八九岁,长得挺水灵,夹在几个中年妇人里像个嫩当当的小白菜。
  当众人以为她要附和王三娘数落秦杳时,却听她道:
  “何婶儿来过杳娘家不少次吧,我记得上次给杳娘说的是县太爷的幺子吧,上上次是云丰城的举人吧,再往前,我也记不得了。总归,杳娘一个也没答应。
  我倒没听说过举人老爷还比不上秀才的,何况这举人才二十岁,县太爷的公子倒是还没考取功名,但那模样也是顶好看的。
  不是我说,王家婶子,你那娘家的侄儿比得过谁?”
  王三娘瞪向何媒婆。
  何媒婆讪讪地笑了笑没说话,在求娶秦杳的人里,王三娘的侄儿当真的排不上名号的,但是不妨碍,生意人嘛,钱重要,她都是一视同仁的。
  “来,起个身,让让,我要回屋了。”宋香一番嘲讽后便伸手去探王三娘坐的条凳。
  凳子,瓜子都是她拿的,她原以为这几个是真的好心来帮秦杳解决终身大事的,没成想居然是来折辱人的。
  呸!
  “嘿,你这个人……”王三娘红着脖子要骂人。
  宋香没给她机会,抱着一摞凳子回了自家屋子,狠狠地砸上了门,门阖上之前,还挑衅十足地瞪了王三娘一眼。
  “呸,狗娘养的小娼妇!”王三娘怒骂道。
  “好啦,三娘。这宋家小媳妇儿平日给秦杳洗衣做饭,一月就能得二两银子,都比得上书塾先生了,她能不帮着秦杳说话么!”住在附近的胖妇人劝和道。
  “多给她一个人洗衣做饭,就能得二两银子?”这是跟着王三娘过来看热闹的邻村人,一脸的震惊。
  片刻,砸了咂嘴,无不羡慕道:“这秦姑娘出手可真阔绰。”
  剩下几个人开始附和着夸秦杳,出手阔绰,貌美如花,等等,还不时瞧瞧王三娘,仿佛在说——你那侄儿怕是真配不上秦姑娘。
  终于有人提出疑问了:“你们说这秦姑娘到底什么来头?有钱有貌的为何要来咱这小破村?”
  王三娘咧嘴一笑,无不恶毒道:“连洗衣做饭都不会,除了将男人迷得神魂颠倒外,还能做什么?我看啊,八成是从什么楼啊馆儿里逃出来的姐儿。”
  王三娘瞥了一眼最初说秦杳出手阔绰的同村人,道:“不然她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女,哪儿来的钱买房买地还雇人洗衣做饭的?呵,靠皮肉赚来的钱,白给我都嫌脏!”
  说着又冷哼了一声,嫌弃道:“这种女人连给我侄儿提鞋都不配!我侄儿可是要做官老爷的人!”
  天知道侄儿被这狐狸精灌了什么迷魂汤,死活要娶她,气人。
  王三娘朝着秦杳家门的方向唾了一口痰,扭头走了。
  剩下的人面面相觑,神色古怪地朝秦杳家打量,声音小了许多,有的表示怀疑,有的表示鄙夷。
  屋子里的秦杳靠在躺椅上,手里握着一卷泛黄的书,长腿横搭凳子上,若有所思。
  阮月儿要成亲了?
  城中人?十几箱聘礼?
  她觉得有些古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