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十一月小说网 > 绣娘在上 > 第二十八章 贺家小霸王(已修)

第二十八章 贺家小霸王(已修)


  自蛇乱后,街坊四邻人心惶惶,一品阁门庭冷落,附近被影响的店铺不时扔些烂菜叶子、泼几盆水在一品阁门前。
  一夜之间,繁华一时的绣阁,变得格外的狼狈凄凉。
  店面里空落落的,秦杳坐在原先的绣席上,一如既往地呷茶看书。
  “啧啧啧,一品阁都这副光景了,你还做着少奶奶的梦呢?”刘玉娘的声音从店门口传来。
  秦杳很给面子地抬头看过去,刘玉娘已盘上了妇人髻,一身的绫罗绸缎、珠翠钗环,身旁还跟了个伺候的小丫鬟,看上去倒是发迹了。
  秦杳不置一词,就这么平和地看着她,刘玉娘觉得很无趣,矫揉造作地走上前去,双眼勾勾地盯着秦杳,冷笑道:“我可要多谢你教会了我——做得好,不如嫁的好;走得稳,不如攀得高。”
  秦杳摊手,认真道:“我可没教过。”
  天地良心,那些乌七八糟的事儿,可都是这姓刘的丫头自己胡思乱想出来的。
  刘玉娘冷嗤了一声,目光在秦杳脸上一寸一寸的打量,找不到半丝的苦闷,颓败,恼怒。
  她来这儿就是看笑话的,秦杳一幅无所谓的态度,她如何痛快得起来。
  刘玉娘压低了声音,欲诛心道:“你可知,你为何会被赶出郡守府?一品阁又为何突生蛇乱?”
  秦杳摆出一个洗耳恭听的表情。
  刘玉娘兀自一笑,低声自答:“都是我们做的,坊间的风声是我们放出去的,一品阁的蛇乱也是我们安排的,你没想到就算攀上了一品阁的东家少爷,还是会输得一败涂地吧,呵呵呵……”
  “我早说过,你这种女人除了皮囊一无是处,先前是我不想放下身段与你争,现如今我走了你的路子,自然要将你处处踩下去。”刘玉娘得意的笑着。
  秦杳叹了口气,眉宇间透着一丝无奈,她还真想将这姑娘的脑子剖开看看,臆想症当真过于严重。
  秦杳呷了口茶,对她道:“那你可得小心些。”
  这姑娘阴差阳错成了一枚无足轻重的棋子,但好歹也落入了棋局之中,且不知能留存多久。
  刘玉娘乐了,这秦杳都成这副田地了居然还敢威胁她?
  “怎么?你觉得你还能东山再起,扳倒我么?省省吧,你身后那位再怎么富甲一方,那也只是个商户,是个平头老百姓,民如何与官斗?”刘玉娘愈发得意,伸手要去拍秦杳的脸。
  在间隔一指远时,寒光一闪,剑锋抵住了她的脖颈。
  泽坤鬼影般出现在两人身边,眼神冷漠地俯视着刘玉娘,眉宇间杀意凛然,仿佛在说:你敢再进半寸,我就要了你的狗命。
  刘玉娘带来的侍女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
  刘玉娘脸色发白,僵在原处,嘴唇颤了颤,强行镇定道:“你们敢!”
  泽坤仿佛要证明自己敢似的,将刀锋抵进了几分,皮肉割裂,鲜血溢出了几丝淌在剑身。
  秦杳伸手将泽坤的剑推开,温声:“别胡闹。”
  这语气有些亲昵,像是命令又像是在哄人,听得泽坤有些不知所措,按在剑柄上的手指又紧了紧。
  刘玉娘松了口气:“算你还识……”
  相字还未脱口,就见秦杳一脸温笑地说道:“快滚吧,否则将你俩剁碎喂狗,不知谢府几时能察觉。”
  刘玉娘脸色一僵,她怕了。
  虽然秦杳一脸温润亲和的笑意,可她并不觉得她说这话是在开玩笑,而这个杀气腾腾的冰山少年又确实有能力悄无声息地杀掉她和丫鬟。
  刘玉娘青白着一张脸,很识时务地没有再说话,悻悻地带着丫鬟离开,只在袖中捏紧了拳头——
  这次,是她大意了,以后她可不会轻敌了,今日之辱,他日定当百倍奉还。
  刘玉娘走后,秦杳笑盈盈地盯着泽坤——黑衣,冷面,北商还真会找人。
  泽坤被看得有些心慌,问:“你看我做什么?”
  “我喜欢。”秦杳挑眉,语气有些蛮横笑道。
  泽坤的面皮不争气的红了,那双莹白染血的裸足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他目光一垂,转过身去,不再看她。
  秦杳乐了:“你脸红什么?”又想到刘玉娘的臆想症,添了一句:“莫要胡思乱想。”
  她只是向来喜欢收说话少,拔剑快,有分寸的身边人。
  他至少,拔剑挺快。
  北商从楼上下来,看到泽坤绯红的面皮后,习以为常地瞪了秦杳一眼,才道:“买的朱雀街的宅子,离贺府不远,走吧。”
  ……
  三人离开后,官府的人赶来了,是街坊四邻联名报的案。
  最后在梅清若一番斡旋下,“蛇乱”的最终结果为:
  一品阁养蛇准备研制新布——蛇皮锦。
  那些孩子在附近丢掷爆竹,不仅他们重金购入的蛇全部逃走,引发乱状,还搅毁了一品阁的交易。
  一品阁反报案索赔,说书先生锒铛入狱,涉事者皆有不同程度的惩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