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十一月小说网 > 绣娘在上 > 第二十四章 反应

第二十四章 反应


  秦杳被逐出贺府的消息传开后。
  瑞雪院
  锦心端来一盘青枣放到案角,对郑氏道:
  “近日街坊都议秦姑娘,话说得难听,像是陡然刮来的一阵风,没根没迹的就窜起来了,一松院那位脾性也转变得突然,想来秦姑娘定是被人盯上了,咱们要不要帮帮她,卖个好与她?”
  郑氏正站在案前挽着袖子摹书帖,头也不抬,应道:“这个好,卖不得,静观其变吧。”
  若她招来困境却无法应付,结交便没有意义了,毕竟自己也不是专给人收拾烂摊子的大善人。
  若她水更深,手段更高明,如此境遇焉知不在其局中,若自己贸然出手,乱了她布局,反倒不美。
  两不讨好,静观为宜。
  锦心点头应是。
  ……
  当消息被传到静雪院时,贺采薇可得意坏了,一连三句“贱人自有天收”,要去看秦杳的笑话。
  不过绿柳丢得利落,秦杳走得也干脆,她到门前时,揣着书页回来。
  “哟,贺朝诲,你是被鬼迷了心窍么?什么都敢往府里带。”贺采薇说着就要去扯贺朝诲的衣襟。
  贺朝诲一步避开,眼儿犹红,闷着声:“二姐姐,男女授受不亲。”说着就要绕开她往前走。
  贺采薇向来跋扈惯了,哪里会由着他走,信手指了两个家仆:“你们过来,把他按住!”
  两个家仆面面相觑,犹疑不前。
  贺朝诲捏紧了拳头,加快了步伐。
  “我是使唤不了你们了是吧!”贺采薇杏眼一瞪,抬手指向贺朝诲:“他要是再走下去,你俩明儿就给我滚出贺府去!”
  家仆两相权衡之下,还是决定向权势低头,三两步追上贺朝诲,将他双手后擒,掐住后颈,稳在原处。
  “二姐姐!我又没招你,无缘无故的,你为难我作甚?”贺朝诲呼吸有些急促,眼圈儿红迹未退,活像个受委屈的小白兔。
  他想不通世上怎会有如此胡搅蛮缠的人,贺朝言是这样,贺采薇是这样,他分明什么也没做,他们为何处处都要来找茬?
  “我不为难你。”贺采薇往他柔嫩的脸上掐了一把,留下一道红印,从他怀中将那一沓纸拿出:“我就是看那小贱人不顺眼罢了。”
  贺采薇翻动着纸张,起初一字一句看得很是切细,她想看看这村姑到底有什么本事将人勾去,让她这书呆子堂弟也一门心思向着她。
  看不到三行,贺采薇便觉这字迹杂乱,文章所述端正之余晦涩难懂,便失了兴致,呵声道:“也不知是从哪本古书上摘下来的,也就只能骗骗你们这种没脑子的小鬼头罢了。”
  说着顺势将书页从中撕开。
  “二姐姐!”贺朝诲眦目欲裂,浑身鼓足了劲儿想要挣脱桎梏,奈何年幼体弱,挣得脸红脖子粗,也未曾脱出半分。
  贺采薇像是发现了什么新鲜好玩的事儿,无不恶意的笑道:“怎么?心疼了?那我再撕得细致些。”
  贺采薇正要动手,一块石子砸到了肩胛骨上,手臂一麻,就听身后传来一个懒散且轻蔑的声音:
  “哟!贺采薇,你放着千金小姐不做,在这儿做女流氓?你可真能耐啊!”
  贺朝言优哉游哉地走了出来,抱着双臂,一脸嘲讽地将贺采薇盯着。
  贺采薇也扭头瞪他。
  贺朝言走到几人跟前,微扬下巴,对家仆道:“还不快松了手,滚去领罚?”
  奴仆欺主,那可是大罪名。
  两个家仆悻悻地放开了贺朝诲,闷沉沉地应了一声是,一同往聚芳院的方向走去。
  他们最烦的就是三房的两个少爷小姐,刁蛮无状,不听他们的话,他们有一百种花样整你,听了他们的话,多半是要受一顿罚的。
  贺采薇皱眉:“你什么意思?”
  她记得她这弟弟可是向来不待见贺朝诲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