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十一月小说网 > 绣娘在上 > 第二十三章 秦杳离开贺府

第二十三章 秦杳离开贺府


  一松院不大,东次厢更见逼仄。
  细窄的桌案贴着墙壁,离门口只有一步远。
  徐氏推开门时,贺朝诲正凝神默书,甚至没注意她进了房门。
  徐氏先前的心忧退了半数,温蔼地喊了一声:“诲儿……”
  贺朝诲的身子猛地一抖,抬起手肘去遮掩案上的书册,紧张感约维持了一息,他想反应过来什么,试图放松身子,恢复常色。
  可已经晚了。
  一声闷响,徐氏重重地将汤碗放到桌案上,发出不常有过的冷厉声:“你在看什么?”
  “我,我在默书。”贺朝诲将手肘挪开,露出秦杳给的一沓书册,尽力将冒汗的手心贴在桌案上,说话的声音微微发颤。
  他倒不怕母亲知道他看的是秦杳给的书,毕竟这书的确大有学问,他只怕母亲从中发现那本《儒经疏议》没了。
  果然,徐氏问:“儒经疏议呢?这几册书是从哪儿来的?”
  贺朝诲脖颈微低,耳梢发红,声若蚊蝇:“儒经疏议背完了,放在书塾里没拿回来。这是先生写的一些对儒、道两门学说的一些见解。”
  徐氏瞟向本压根儿不能称之为书的簿册子:每本十多页,胡乱地装订在一起,薄薄的一沓,经常被翻阅,有些破损泛着微黄,能瞥见其中一点墨迹,虽看不清字迹,但能看出排列杂乱,像是随手留下的草稿。
  “哪个先生给你的?”
  贺朝诲对上那双徐氏审视的眼神,如芒刺在背,喉头动了几次,许久,才干哑着嗓子道:“秦姐姐给的。”
  啪!
  徐氏一巴掌甩在桌案上,细长的柳眉攒起怒色,又问了一遍:“儒经疏议呢?”
  贺朝诲不善说谎,又见徐氏发火,只将头脸垂得更低,磕磕绊绊道:“扔……扔了。”
  他想:母亲每回见了三房夫人,回来总要被气哭一阵,若是她知道了实情免不了想要维护他,可届时讨不了公道,母亲心里定是要难受的。
  故而,他不想说出实情。
  扔了?
  这日日夜夜挑灯刺绣的辛劳都付之一炬了?
  徐氏气得浑身发抖。
  先前积攒的犹疑、憎恶、厌弃泄洪般铺天盖地袭来,挤满了徐氏的脑子。
  看着贺朝陵这副紧张不自然的神态,只将事情往更坏的地方想去。
  “贺朝诲!”徐氏怒声。
  徐氏一把薅过案上的书册,走出东次厢,站在内院往秦杳门前一掷,书页翻飞,尔后转身出了一松院。
  半个时辰后,徐氏回来了,蹙着眉头,冷着脸,身边跟着绿柳。
  绿柳直接冲进秦杳住的屋子翻出了她的包袱,再叫人把地上的纸页用笤帚扫成一团,和着泥灰烂叶一块儿装进包袱里,往外拎。
  贺府用于进出的偏门,绿柳直将手中的包袱抛了出去,物什衣袍散落一地,正好落在秦杳脚边。
  绿柳看到秦杳,下巴一扬,脸上满是大仇得报的快慰:“我们贺府容不得你这种不干不净的女人,给我有多远滚多远!”
  说完头一扭,耀武扬威地往里面去了。
  秦杳一句话没说,风轻云淡地蹲下身子,拾捡物什。
  “秦姐姐……”贺朝诲追了出来,小脸上满是茫然与愧疚,母亲的反应和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样,他到现在也没想清楚,自己是怎么连累上秦杳的。
  秦杳朝他招了招手,贺朝诲走出门来。
  秦杳将挑了十来页被拂散的纸张,递给他:“记得看,我不会害你的。”
  “谢谢秦姐姐。”贺朝诲点了点头,如今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便当着她的面将纸张塞进了怀里。
  秦杳转身走了,没有丝毫的留恋。
  贺府外的第一个巷道口,泽坤在等她,接过了她手中的包袱。
  两人经过一间茶馆时,听里面有人道:
  “听说一品阁的秦杳是狐狸精转世,只要男人看她一眼,就会被勾走魂儿,再也离不开她!”
  “我听说那秦杳是个白蛇精,腰身又细又软,能将男人缠死在床上!”
  “……”
  茶馆的人说得绘声绘色,仿佛人人都见过秦杳的孟浪媚态,秦杳从他们眼皮子底下经过时,却没人认得。
  泽坤余光瞟了茶馆一眼,对着乌泱泱的人头皱了皱眉,问:“这坊间言论真的不用处理一下么?”
  “不用,越乱越好。”秦杳语气平淡道,仿佛置身事外。
  “可,你的名声……”女孩子家最重名节不是么?
  “他们说的是秦杳。”秦杳抬眸,挑眉:“与我何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