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十一月小说网 > 绣娘在上 > 第十四章 林秀离开一品阁

第十四章 林秀离开一品阁


  “你们看,这秦杳又在做什么?”
  “这几日来,她坐那儿不是喝茶就是看书,压根儿没碰过针线。”
  “这般作态,难不成是来一品阁做千金小姐的!”
  时近正午,店铺没什么客人,一众绣娘闲下来,不时朝秦杳那里打量,言语间尽是不屑与轻鄙。
  而对林秀却隐隐有着奉承的意思。
  大抵是那一把金珠奠定了她在三等绣娘里的超然地位。
  林秀听着众人贬低秦杳来讨好自己,唇角勾起,露出个得意的笑容,很快,又换作一副劝和的表情:“你们别这样说,秦杳能进一品阁,想来也是有些真本事的。”
  她身旁的绣娘重重地啐了一口:“呸!什么真本事,还不是靠着勾搭大东家进来的,恬不知耻的贱人罢了。”
  “是啊,这种道德败坏的贱人就应该拉去浸猪笼。”门口传来一个挑衅十足的声音,是刘玉娘进来了。
  刘玉娘大摇大摆地走到林秀旁边,倨傲地盯着秦杳:“难为林姐姐要跟这种人共处一室了。”
  秦杳抬眸看向刘玉娘,杯盏中的茶烟袅袅而上,如一层淡薄的烟雾挡在她脸前。
  衬得那一双桃花眼如云遮雾隐,给人一种看不清虚实的神秘感。
  刘玉娘蓦然有些心虚,她咳了两嗓子,瞪视秦杳道:“看什么看!我今儿可不是来当学徒的,我是来当客人的!”
  秦杳不动声色,就这么懒懒地看着她。
  那分明是个极淡的眼神,没有任何的尖酸鄙夷,可刘玉娘就是觉得秦杳在鄙视她,一如初见,在心里拿她跳梁小丑,乐得看戏。
  她受不了这个眼神,气血上涌,每一根名为理智的神经节节炸裂,心一横,叱骂道:
  “别以为你勾搭上一品阁的东家就能一步登天,不过是个玩物罢了,就把自己当个人了?”
  “要是人家真把你当回事,早就把你娶回府做妾做妻了,还能让你在这儿抛头露面做个三等绣娘?”
  “靠着勾引老头儿,才得个三等绣娘,我要是你啊,早就夹着尾巴做人了!你还生怕别人不知道你的丑事似的,扭捏作态,真是令人作呕。”
  刘玉娘喋喋不休,正好说出了在场大多数人的心中所想。
  “你们又在这儿搭戏台子呢?”梅清若的声音再次从楼上传来,众人又是一寂。
  楼梯上走下来三个人。
  最中,最前的那人,一袭锦袍,绛红重锦,衣面绣黑金穷奇纹,妖异而尊贵。
  梅清若跟在他右侧,像是并肩,实则靠后离了他六七寸,一派恭敬谨慎的作态。
  他左侧是一个十七八岁的黑衣少年,怀中抱剑,看似清冷,眉宇间却透露着少年人的鲜活灵动。
  秦杳在见到他们三人时,屈指轻抵鼻尖,掩住了笑意。
  “爷——”这一嗓子又软又媚,拖长了音,又娇又娆。
  北商垂侧的手微微蜷起,白皙的腕臂上起了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所幸隔着袖子。
  秦杳站起身朝他走去,低垂着眉眼,肩胛微颤,好生委屈可怜的模样——当然,前提是没看见她眼中快要溢出来的浓笑。
  “她们跟我共事,似乎很为难啊。”方才那一嗓子,她自己也想笑,这时说话便正常了许多。
  梅清若的站位与秦杳的作态,让众人立刻反应过来,这个年轻贵气的公子就是一品阁的东家。
  !
  一品阁,青州第一绣阁,日进斗金,大齐数一数二的绣阁。她们以为能经营起这么大生意的人,少说也得是秦杳她爹那个年纪,甚至,该是她爷爷那一辈的人。
  没想到居然是个二十出头,年轻俊美的公子哥儿。
  林秀的目光落在北商的脸上,挪不开了,仿佛他天生就有蛊惑人心的魅力,能让人为之痴狂。
  那个叫秦杳的女人,除了一张皮囊,还有什么好?
  一无是处,身无长物,轻浮自傲,哪儿哪儿都是缺点!
  凭什么她这种人却有这么好的运气碰上金镶玉?
  而她这种凭着本事一步步走上来的人,却要跟这种狐媚子平起平坐?甚至不如她?
  林秀嫉得眼睛都快红了,她低低地吸了一口气,稳了稳躁动的心绪,上前一步,用她最平和的语气说道:
  “一品阁是绣阁,城中多少绣娘求也求不来的地方,秦姑娘担着三等绣娘的名号,却整日喝茶看书,什么也不做,难免让旁人心生怨气。”
  北商侧首看了一眼自家主子。
  他从小到大,打心眼觉得,她这惹花逗草的德行挺欠。
  不过,这可是自家主子啊,打也打不过,骂也骂不过,还得日日供着,能怎么办呢!
  “泽坤。”北商低声。
  叫泽坤的黑衣少年阔步上前,从林秀的专属绣席上勾出玉牌,握在掌中一捏,张开手时,玉屑飘落。
  四周更加沉寂了,一是,好厉害的少年;二是,这个举动就意味着林秀在一品阁除名了。
  “你可以走了。”北商淡淡道,声音慵懒,透亮,像是清醇的佳酿能醉人,就是太凉了。
  林秀满脸愕然,瞪大的双眼彰示着她的难以置:“我,我手上还有单子,大,大单子。”
  她磕磕绊绊地说着,目光偷偷地向梅清若瞟去,似乎在祈求她能为自己说上两句话。
  梅清若收到那眼神,兀自哂笑,她向来不喜欢眼皮子浅的人,就是因为这些人呐,有时候那想法着实可笑。
  果不其然,北商毫不在意道:“又如何?”
  林秀在那双漂亮得如同墨玉一般的眸子里,看到的只有寒气。
  一时,有些回不过劲儿来。
  刘玉娘心怀愤懑,犹有不甘,双眼瞪着北商:“凭什么!”
  林秀接的“金珠单”已算是三等绣娘中的翘楚了,而秦杳充其量就是个模样好看的废物,凭什么她一句话就要将林秀赶走?
  “我早说过一品阁不缺绣娘。”梅清若幽幽出声,勾魂夺魄的媚眼里,杀机顿起。
  她们对一品阁来说不过是可有可无,是她们挤破头脸也要往里面钻,怎么进到里面来了,都把自己当碟子菜呢?
  黑衣少年的手搭在剑鞘上缓缓上移,蠢蠢欲动。
  林秀与刘玉娘还没从“不缺绣娘”四个大字里回过神来,没有察觉危险的逼近。
  “还不走?要是被撵出去,可就不体面咯。”秦杳悠然道。
  两人看着秦杳,她一脸淡然看戏的表情着实可恨,但她说的话却不无道理。
  再有不甘,也只能迈着双腿走出一品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