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十一月小说网 > 坠落于你 > 第29章 陷入

第29章 陷入


清初眼眸冰冷地盯着他看, 就见顾祁泽举了举手,之后弯下身子,捞起脚边那块不知被摔得怎么样的表。

过程里, 他的眸子始终直直地睨着她。

窗户透过隐约的光, 微弱地添那么一丝亮度,才叫这么暗的环境下,他们还能隐约知道双方的眸光是怎么样的。

顾祁泽说:“我们之间完了, 清初。”

她给他的话, 现在让他原封不动送还。

他也是有尊严的,他是天之骄子, 向来不会为了谁屈膝,他没尝过满心记挂着一个人的感觉,更没试过任谁那般牵动情绪。

清初是头一个,他有点入了魔, 包括刚刚的行为。

只是代价也有。

颊边仍隐隐约约传来疼痛,夹带了那么些畅意。

“我也不是非想着你,比较而言,你以为你在我心里很重要么?好像, 也没有。”

清初说:“最好是这样。”

顾祁泽抬了抬眸,神情里的冷意有些微变动。

仿佛刚刚的话也是为了看她情绪才说的,他嘴上说她没有那么重要,可是直到话说完,顾祁泽心里好像也没有很认可这个说法。

“行。”他微弯了弯唇:“那就这样吧。”

他转身要走,在他身后的清初忽然说:“希望你说的是实话,以后,也最好别再来找我。”

顾祁泽身躯有明显的僵滞。

但也只是一秒。

他说:“如你所言。”

顾祁泽走了,和他来时一样, 走的时候也悄无声息,身影没入楼道的黑暗后,清晰的下楼脚步声传来,愈来愈浅。

清初才确定,他是真的走了。

她靠着墙,在昏暗的环境下缓了很久,之后去开灯。

眼睛适应久了黑,刚接触光线时还有些刺眼,她下意识抬手挡了挡,慢慢回神。

清初走过去关上了门,才发觉腿有点软。

她到床边去坐着,出神地望着空荡的屋子,以及地上的耳钉。

那是他掉的。

清初无言了一会儿,走过去捡起来,丢进了垃圾桶。

只是许多强烈的触感仍停留在她的感官上,告诉她刚刚在这里发生了什么,清初走到洗手间,明晃晃的镜子照着她脖子上的淡红痕迹。

那是他的咬痕。

她闭了闭眼,消化方才的那一切,之后拉下长发遮到上面,掩盖着。

而顾祁泽呢?

他没有走,下了楼后就坐在车里,看着这栋小区,又点燃了一支烟,一边无言的抽一边淡淡吐出烟雾。

他的视线毫无波澜地落在方向盘上,无言沉默。

他在想今天他是为什么会冲动地过来做这些。

为了验证什么?

清初心里是否还有他?还是他心里是否有清初?都分手了他又为什么要来巴着清初不放,反倒驳了自己的脸面让自己难堪。

是,今晚他确实占了上筹,他强吻了她,还做了很多疯狂的行为,甚至给自己揽下了耻辱的一巴掌。

可是他做这些是想证明什么。

证明自己没有那么在乎清初还是揽回自己在这段感情仅剩的尊严?

顾祁泽也不知道。

-

后来那两天清初又投入到紧密的游戏直播和日常rank中。

技术和段位上来后,清初打游戏已经越来越游刃有余,靠着甜美声线和技术得到了不少粉丝。

而圈里也没什么大事,顾祁泽真的没来找过她,只是圈里又有有关gz的消息,听说他又抽空开了几场直播,人气不错,还有一些知名女主播一块打游戏。

他好像一夜之间又变回原来那样。

行事方面轻狂、肆意,感情方面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他本来就是出了名的海王渣苏人设,列表里的妹妹也多,不会为谁而收心也正常。

清初习惯了,只是以前会为有关他的任何一个小消息而牵动情绪,现在不会了,现在即使听人提起顾祁泽这个名字,她也能淡然处之。

忙了几天,很快,在结束了一天工作以后小颜过来了,说:“清初啊,最近业界有个活动,需要妹子去,你要有空的话去一趟呗?”

清初刚下机位,啊了声:“什么活动?”

“一知名大厂线下举办的竞技赛,害,不过说白了你们也就是过去打个转露露脸,只不过呢场合比较正式,那边搞活动需要知名玩家来制造热度,所以给我们俱乐部发出了邀约。有很多业界的资深玩家都会去,活动结束了还有饭局,能一块吃个饭。”

清初讶异:“但是这种活动我有资格参加吗,我人气没有那么高,坐不了观众席吧。”

小颜笑笑:“这有什么,人气高的有林遇岚了,他带你。”

见清初还有点犹豫,小颜又说:“真没事的,你是新人里比较不错的,就当我们想让你去开开眼界了,多熟悉各大活动,熟悉圈内的人,对你未来职业发展有用。”

闻言,清初同意了:“好,我会去的,谢谢教练。”

通知了时间,清初便着手开始准备了。

举办地点是某知名大酒店,听说那天是全包的形式,大厅用来演出赛事和摆放观众席,还有宴宾厅是下午吃饭的,清初在公众号上看了活动预热,场子看着挺高大上的。

出发那天她穿了件新买的衣服,也算是不让自个儿显得那么寒酸。

林遇岚倒是也鲜少地穿了件私服,fog连帽衫卫衣,黑色大v字印,新潮风格。

他头发很蓬松,自然垂下,衬得那张脸也小了不少。

清初很少见平常时候的他,特别是精心打扮以后,如果说平时她总觉得林遇岚身上没有什么弟弟感,那这一身出来,毫不夸张的说,她觉着自个儿和林遇岚年龄差距更大了。

感受到清初奇异的目光,林遇岚有些好笑:“怎么了,我是怪物吗,这样看我。”

清初摇头:“不是怪,是太潮了,你平时都这种风格吗?”

还真有现在那些大学新生身上的感觉啊,现在的新生,出门在外不就一个个比谁都会穿搭吗。

林遇岚说:“唯一一件好看点的衣服,穿出来了。人衬衣服吧。”

清初说:“为什么不说是衣服衬人呢,因为人好看,所以显得穿搭也好看,比如你这衣服要是让我来穿,还真不一样能好看。”

林遇岚笑了声:“男款,说什么呢。”

说笑间两人上了车,地方离他们这儿不远,差不多二三十分钟车程就到了。

下了车,林遇岚按照指示领着清初进场。

也确实有办活动的样,酒店外停了许许多多的车,门口也有红毯,还有专门的保安和各种穿着光鲜亮丽的人,有的知名大神甚至会有摄影师拍摄,为后期网上发图做准备。

清初是着实没想过这阵仗。

不过一路走下来确实看见许多网上的熟悉面孔,还有各种知名美女主播。

清初跟在林遇岚身侧,小声说:“我本来以为就是小活动,来了才发现,我着实是刘姥姥进大观园。”

林遇岚说:“还好,跟紧我,别瞎跑。”

他参加这种活动比较多,业界选手基本上人气到达一定程度就要做好随时有人注意、特别场合有摄影会拍照的准备。

这两年下来,对这些场合熟悉多了。

空闲下来,等候入场的时候人少无聊。

林遇岚问:“话说上次,你回去后休息得怎么样?”

他低着眸,还有些不好意思:“那天晚上我直接就回去了,也没给你发消息问一声,之后几天又挺忙的,情绪应该好一些了吧?”

清初本来还没反应过来他是问什么,后知后觉记起,原来他是说上次俩人一块出去吃饭的事。

不说她都没注意。

这几天林遇岚一直在打训练,他们都没怎么遇着,也就有的时候中午吃饭,清初拿着饭盒去热饭的时候会巧妙地和他遇见。

一说起那天,黑暗下紧密的身影和炽热的气息下意识涌入清初脑海。

她想到了顾祁泽。

清初掩饰性地垂下眼睫,笑笑:“挺好的,那天晚上我也歇得早,毕竟玩累了么。”

“嗯,那就好,走得急还没问你觉得那家店怎么样,我也是听人推荐很久才想着带你去的,应该还不错?”

清初说:“还可以。”

林遇岚有些轻微地松了口气:“那就好,下次带你换一家。”

还换一家??!

弟弟,她就是随口一说。

而且照那种物价来,钱包真捂不住啊。

清初连忙说:“那个,还是别了……”

林遇岚:“嗯?”

清初:“我是说,可以,但是,下次我来请客吧。”

看她说起吃饭唯唯诺诺的样,林遇岚也知道,她是被价格给吓到了。

但即使如此她还坚持要请他请回来,倒也挺可爱。

林遇岚说:“好,那咱们下次就去公司楼下那家肥肠粉店吃吧,我请去我推荐的,下次你请,我们就去你推荐的。”

“啊??”

清初意外,但很快反应过来:“还是不了,你请我都去那么高档的地方,我怎么能在小馆子将就,没事,我请得起,再说了我上班这么久难道连请弟弟吃饭的钱也没有吗,怎么可能呢。”

林遇岚淡笑。

其实他姐姐粉比较多,网上许多人都喊他弟弟,可是,他觉得没有哪一句能比清初无心说出的这句弟弟要让他欢喜。

林遇岚看着面前可可爱爱的女孩儿,没忍住伸手在她头上摸了摸,揉了一把她头发。

“好了,小可爱。”

这个举动叫清初有点炸毛了。

她眉眼划过惊讶,接着也跟着跳起来碰了一下他头发:“叫谁小可爱呢,照年龄,你得叫我姐姐!”

林遇岚:“我还没喊过人姐姐,不太习惯。”

清初:“我也没让你喊,但谁让你突然揉我头发的。”

林遇岚:“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伸手了。”

两人在角落打闹,丝毫没注意到走廊那边逐渐走近的几个人。

朋友几个还是看了许久才认出来眼前的人。

首先是越高懿的惊呼:“这,这不是……”

他看见了什么,那特么的不是清初吗?

她旁边怎么是林遇岚??

几个人都注意到了,离得近,自然也听到他们后面的聊天。

越高懿瞬间就意会了,这是有瓜可吃啊!

他目光下意识就朝顾祁泽追随了过去,看他表情。

顾祁泽这会儿还算淡定,眉眼淡淡,置若罔闻,仿佛事不关己毫不在意。

大家走了过去。

刚巧清初笑着往后退,差点撞上了人,一回头说抱歉,和几个人对了个正着。

她几乎是立马就看见了顾祁泽,身子弹地站直了。

越高懿首当其冲,唷了声:“好巧啊,林选手,还有……”

他视线跟过清初,玩味的笑让人以为他是要喊一句小嫂子出来。

然而没有。

“还有清初妹妹。太巧了吧,咱们这都能一块遇着啊?”

清初勉强弯了弯唇,视线看了眼他们,自动略过其中的顾祁泽。

林遇岚很礼貌,说:“你好。”

越高懿笑笑:“哎,你好啊,这还从来没打过交道的,算交个朋友,dg越高懿。”

林遇岚说:“spc林遇岚,早就听过你,久仰大名。”

“害,这算什么啊,你们spc也很厉害,反正今年咱都加油呗。”

林遇岚说:“会的,你们也是。”

越高懿笑笑:“那咱们这就先过去了哈。”

“好,慢走。”

寒暄归寒暄,都是表面笑实际能看出其中疏离或其他意味的。

都是表面工夫特会做的主,特别是越高懿,他跟你说笑的时候,不懂的人可能还真会觉得他这人和善。

实际和顾祁泽相处多了,清初看他们的笑都觉得有几分假意。

表面在笑,实则各自留了距离。

不过人际来往其实也都是这样。

清初全程没怎么说话,也不想和他们打什么交道。

好在顾祁泽也没说话,更没看过她一眼,仿佛完全不在意似的。

过去后,越高懿的声音又从身后有意无意传来:“哎,泽哥,话说回来清初不是你女朋友吗,怎么你俩都不打声招呼呢。”

随后,是顾祁泽懒懒的声调:“我什么时候说过是我女朋友了?”

“哎?不是?”

“要是真提一个是一个,岂不是遍地女朋友。”

说完,那群男生爆出一阵嬉笑声:“还是咱们泽哥能啊。”

他们一唱一和,有意又似无意。

可说起无意,清初更觉得就是有意,故意说给她听的。

特别是顾祁泽那慵懒的声线,仿佛话说出来也就是逗弄一小猫儿。

她和林遇岚都听见了。

许是担心她情绪,林遇岚有些迟疑地问:“没事吧?”

清初摇头:“没什么,就当狗叫了。”

她看得倒是很开。

可她越是这样淡漫不在意,林遇岚就莫名越心疼。

得是习惯了多少次,才能真正做到这样淡然处之?

林遇岚暗下离她近了些,手肘护着她,说:“走吧。”

活动很快就开始了,首先是主持人介绍,接着cue了一堆官方流程,很快是十个业余选手在台上打着对抗,具体游戏进程会被投屏到台上的大荧幕。

底下大多都是会玩游戏的,场子倒也算热络。

清初在位置上坐了会,却看得有点心不在焉。

明明才十一月的天,这两天也不算特别冷,然而室内的暖气打得很高,坐了没一会儿清初就开始有点闷。

她的注意力渐渐不在荧幕上,而是四处去看,兀的就看到坐在右侧席上的那几个人,她的目光又挪了回来。

林遇岚注意到了她的动作,问:“怎么了,不舒服吗?”

清初抿唇,摇头:“不是,可能就是里边有些闷,有点渴。”

“渴?”林遇岚连忙要站起身:“我去给你拿水。”

刚起来被清初按了下去,她摇头:“不用了,你先看,我出去透透气。”

林遇岚示意,点头:“那有什么叫我。”

“好。”

清初很快悄声出去了,掀起帘子离开这个厅才感受到外面空气有多好,温度凉一点人有多畅快。

其实清初一点儿也不喜欢那种闷热的环境。

待上一会儿简直要人命。

隔着帘子,里边也传来主持激昂的解说声。

清初在外面逛了会,发现氛围做得还挺浓的,大厅口摆放了许多海报,还有一些人形立牌。

她去自动售卖机买了瓶冰可乐,之后仰头喝了口,长长吁了一口气。

这个点是下午六点,正好是日落西山的时候。

天气好,在三楼隔着落地窗也能看见天边淡黄的光晕,一切静谧得不像话。

她慢慢在走廊上走着,准备去前面阳台上拍点照片,隔着一道帘子,忽的听见阳台上的说话声。

“可是你现在不是没有女朋友吗,我怎么就不行了。”

是个妹子的声音。

清初脚步顿住,神色有点意外。

妹子还在说话:“给个机会行吗。”

原来是个告白现场。

清初知道非礼勿听准备离开,然而下一秒熟悉又慵懒腔调的声音传入,她脚步瞬间僵滞。

“不好意思,喜欢我的人多了去,你凭什么觉得我会特别多看你?”

一瞬间仿佛有电从后背过入。

清初什么表情也没了。

是顾祁泽。

女生说:“因为我觉得你挺酷的,你也知道我粉丝挺多,打游戏技术也不错,我觉得我可以。”

顾祁泽嗤笑了声,声音很戏谑:“那可能你得清楚一件事,我备胎很多的,女朋友于我而言也不过可有可无。”

女生说:“做哥哥备胎也不介意。”

“是吗?”

他低笑:“好啊。”

后面的说话声没了,明明清初和阳台此时也就是一道帘子的距离,本来声音那么清晰。

他们没有说话了。

要么是对视,要么……是在做别的。

这个认知让清初思绪忽然有些混乱,仿佛静电交杂,仿佛上世纪电视机发出杂音。

她突然都不清楚自己应该怎么办。

她都听到了这些,她要直接走吗,她应该很洒脱的,也不在意顾祁泽了,听到这些留在这算什么,被他看到了又会尴尬。

可如果他知道呢,他如果看到自己在这,自己扭头就走会不会在他眼里又很掉价,显得她在意。

她知道顾祁泽很渣,他的鱼塘很大,但她仍不敢相信顾祁泽能混到这种程度……

今天她还在这,难道他在这就和别的女生——

容不得她多想,面前帘子突然被人拉开,紧接着一阵嬉笑声传来,她胳膊突然被人拽住,几乎是一瞬间她被人猛带了出去。

刺眼的亮光有瞬间刺了清初的眼,她没站稳,被人带出去的时候有些趔趄差点摔下去,还是猛然扶住旁边的栏杆膝盖才没算磕下去。

清初很恍惚。

有几个人笑着从她身后走过,道:“泽哥,这儿有个听墙角的呢。”

“唷,这不是清初妹妹吗,好巧啊,在这干什么呢?”

“我知道了,难道说还在意我们泽哥,放不下,所以过来躲帘子后边偷听?妹妹,在意可以单独找我们泽哥直说,但这么做可不行哦。”

清初恍惚着抬起头朝他们看去,几道眼熟的身影中,顾祁泽只身一人靠在栏杆边,视线直直盯着她。

而哪里有什么女生,不,确切来说是有女生,只是那女生站在边上正看着她,压根不是她想的什么暧昧氛围。

她甚至都不确定刚刚是不是告白现场。

她只知道,自己刚刚那出挺狼狈的。

很快清初骤然反应过来——她入套了。

就着一根线,入了这几个人的套。

清初抓着栏杆的指骨都发着紧,关节泛白。

她慢慢站直身,就在这几人面前,顾祁泽面前。

顾祁泽笑:“清初,原来我不知道你这么在意我,偷听,好听么?”

作者有话要说:  本来准备十二点前更完,结果,卡文了……

呜呜呜来晚了

-

感谢在2021-07-28 15:17:52~2021-07-29 01:23:0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42913520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woqu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