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十一月小说网 > 朕的白月光他又装病 > 第54章 第 54 章

第54章 第 54 章


本该风风光光、神采飞扬的探花郎, 如今竟是此般容貌尽毁的狰狞模样,他抱着一大一小两个牌位,一步一步行至大殿正中, 脚还是跛着的。

而见了此人, 都察院左佥都御史“吴羽”已经腿软的跪不住了, 他一屁股跌在地上,身下洇出一团水渍。

“草民吴羽, 参见陛下。”那男人叩首, 还未开口, 浑浊的泪先流了下来。

邵云朗冷冽的目光落在那吴御史身上,嗤笑道:“真是好巧,朕这大殿之上,倒是也站着个吴羽, 不知是恰巧同名, 还是李代桃僵?!”

“陛下!”叫起来的却不是那冒牌货,而是工部尚书雷召,他向前爬了两步, 以头抢地道:“陛下!人证亦可伪造, 顾远筝分明包藏祸心, 此人一面之词不可尽信啊陛下!”

“你急什么?”邵云朗斜了他一眼, “他还没说,雷大人便未卜先知是假话了?那你不该在工部, 该去钦天监。”

他沉声道:“说。”

“是。”吴羽直起上身,又似惧怕自己这张脸会冒犯了邵云朗,于是又垂下了头,佝偻着背,语调虽悲愤, 却条理分明。

也不知他多少次,在梦里这般陈情。

“陛下,草民于庆安二十四年入京赶考,科考结束后便在京城等待放榜,同时做些代笔的小工,积攒住店的钱。”

“第四日,草民接到一笔生意,要臣前往一大户人家临摹字画,报酬丰厚,草民心中虽有疑惑,但家中爱妻生产在即,想给她多挣点银子,所以便跟着这群人走了。”

之后的事,吴羽便难免有些哽咽了。

京郊荒林的追杀、坠崖后被树枝挂住、九死一生逃回家乡,却发现房子被付之一炬,爱妻与年幼的长子都化作了焦炭。

“陛下!”吴羽脸上泪水纵横,他俯身,额头重重撞在宣政殿的青石地面上,力道之大至使他额前立时见了血,“草民的发妻!被抬出来时,身形佝偻,护着肚子,另一手还抓着草民的长子!”

他将那一大一小的牌位抱在怀里,仅剩的一只眼中是撕心裂肺的痛,“可怜草民那幼子,还没来得及有个名字,连个牌位也立不了啊!”

他说到最后,再难忍受强烈的情绪,终于崩溃一般的失声痛哭起来。

“草民亲手划花了脸,就是为了躲避这些人的追杀,苟活八年,只为给亡妻幼子讨一个公道!求陛下垂怜!!”

他已然忘了礼数,抬起一张涕泪交加的脸,形如恶鬼,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邵云朗,再看那位“吴御史”,一张面皮干净体面,身上官服连个褶皱都没有。

两张对比,邵云朗只觉触目惊心。

那是吴羽被颠覆的人生,他本该相貌堂堂的站在这宣政殿之上,夫妻和美,儿女绕膝。

而这样家破人亡的悲剧,大殿外还有十余个。

还有黄土下的白骨,再也不能发声。

邵云朗深深吸了一口寒凉潮湿的空气,直到胸腔内被憋的有些滞涩胀痛,才缓缓将这口气吐了出去。

刀锋抬起,他遥遥一点吴御史,“拖到定泰门外,砍了。”

雷召脸色变了,只因这“吴羽”实则是他的一个远房侄儿,也姓雷,是他们本家子弟。

他以为邵云朗至多不过是将人关起来,如此他还有转圜的余地,就算是定了死罪又如何?大不了他找个贱民将人替了便是了,把人送回蕲州老家一藏,过得照样是舒坦日子。

哪成想,皇帝根本不想多问……

为何不多问?

雷召汗如雨下。

因为皇帝根本不想听,他今日就是来杀人的!

环顾四周,参与过此事的人皆是面色惨白,他们今日只是来上朝,谁也不至于带着私兵过来,如今就算想将消息递出去求援,却也来不及了!

禁军大换血,自庆安十一年兵变,禁军便都换成了邵云朗曾经的亲卫,如今明和宫必然被围的铁桶一般。

雷召手脚不听使唤,叫也叫不出,对上皇帝一双杀意沸腾的茶色眼眸,暗道一声:

完了!

……

晟启元年四月,定泰门外的桃花开了。

墙上吊着的三十颗大好头颅血迹还未干,当真是“人面桃花相映红”。

朝会三日,群臣终于出了宣政殿,尽管晟启帝并未为难不相干的人,好吃好喝的伺候着,应是把上朝的地方先当公堂再当饭堂,可看着身边的同僚一个个被拖出去,谁能吃的进去?!

“哥,那道群仙羹当真鲜美,我在北疆那鬼地方嘴里都要淡出鸟了,还是京城吃□□细啊……”

新晋镇北侯顾远棋啧啧感叹,手里推着此番腥风血雨的源头——顾远筝。

旁人路过定泰门,恨不得捂着眼睛飞过去,唯有这兄弟二人驻足片刻,顾远棋脸上笑意收敛了几分,低声道:“我竟不知……朝中官员竟腐败至此,已经到了不破不立的地步了。”

“走吧。”顾远筝淡淡道。

“嗯。”顾二推着他,又笑道:“这般情形,为君者稍有犹豫,怕是又要来一番翻天覆地的变故,也只有陛下这种杀伐果断的人,能做的这般漂亮。”

这几日宣政殿内看似“一切顺利”,只有顾远棋知道,他奉密旨从北疆带回京的人马早就悄无声息去了蕲州,那是几大世家的根基所在,一旦他们动作不够快,让那些人占了先机,怕是要在蕲州揭竿而起。

京中兵马被无数双眼睛盯着,西南要防蛮族不能妄动,唯有北疆才稳妥。

这其中各关节环环相扣,稍有差池便免不了一场内战,各中凶险也只有皇帝和顾家兄弟二人知晓了。

过了定泰门,阿陶便追了上来,笑呵呵的喊:“顾相!顾侯爷!且留步!留步!”

顾远棋站定,看着那跛脚的小太监追过来,有些诧异的扬眉:“陶公公?可是陛下还有事要吩咐?”

“正是啊,侯爷。”阿陶先把气给喘匀了,这才说:“陛下请顾相留在宫中,泡泡温泉解解乏再走,这些日子有劳相爷了。”

“泡温泉?”顾远棋眼睛一亮,“我能一起去吗?”

阿陶笑意僵住,心道人家两人小别胜新婚,你个棒槌跟过去做什么?嫌龙宸殿不够亮堂么?

“你回府吧。”顾远筝淡淡道:“回头我还有要事交代给你。”

“行吧。”顾远棋将人交给阿陶,转身走出一段才迟疑的停住脚步。

回头要说的要事,和当下要泡的温泉,它不冲突啊!

……

“他还要跟过来?不是……”邵云朗失笑,“顾二还是个雏儿吧?老大不小了,该给他找个夫人了。”

“他已有心仪之人。”顾远筝褪-下中衣,沿着玉石台阶下水。

两人在龙宸殿的后殿里,这里有前朝昏君开凿的一处温泉池,以白玉铺底,其间镶嵌着夜明珠和珍珠,小的也有指甲盖大小,大的更是有小半个拳头那般大,光华透过粼粼水面,如一池星河倒悬。

能工巧匠用墨玉雕铸了九只中空的龙头,用这龙头引水入池,又从池底暗道流走。

邵云朗仰靠在池子边沿,修长的手臂舒展着,他没用什么古古怪怪的花瓣药草,泛着碧色的水很清澈,透过袅袅水雾便足以将下面那具修长的躯体一览无余。

他身上疤痕不少,或深或浅的分布在肌肤上,让人一看便知道身体的主人是何等悍勇,将这样的人狎玩到眼角泛红所带来的征服感,足以诱惑大多天乾。

但顾远筝却只是游过去,然后将人揽过来,让他靠的舒服些,然后手落在他腰间,用了几分力道揉搓按摩。

邵云朗哼笑道:“怎么?这不是事后服务吗?顾相是不是搞错步骤了?”

“我知道你心里不痛快。”顾远筝叹息道:“但这几日筹划,你累了,泡完温泉便好好歇着,醒来再做。”

“啧啧……”邵云朗笑道:“有良心了。”

他放松下来,靠到顾远筝身上,半阖着眼睛道:“新政推出后,主持科考的人,我心里有个人选。”

顾远筝沉吟道:“你要用吴羽?”

“嗯。”邵云朗道:“你觉得如何?当然……他这些年一直颠沛流离,全然没有为官经验,单凭一腔孤愤忠直是不行的,让他去都察院历练历练吧。”

“好。”顾远筝点头。

两人便没有更多的话了,邵云朗确实有些犯困,把顾远筝叫来也不全是为了那档子事,而是因为如今朝中怕是还有世家残党,怕这些人狗急跳墙去刺杀顾远筝。

把人留在深宫大内,首先有禁军,其次就算那刺客当真能一路摸到顾远筝身前,也还有他在。

泡了会儿温泉,顾远筝把人捞出来擦干,裹上备在一旁的绒毯,一路抱回了寝殿。

阿陶见他们回来,便极有眼色的垂眸道:“奴才在耳房候着,若陛下有吩咐,劳烦相爷招呼一声。”

顾远筝客气感受:“有劳公公了。”

一群宫人内侍便撤去了一部分,余下两人吹熄烛火,放下浅色帐幔后,也躬身退了出去。

邵云朗还没完全睡熟,于纱帐昏暗中抬手勾住顾远筝的脖子,闭着眼睛胡乱把人拉过来亲了亲,才道:“你若不说,我还没觉得困倦,唔……顾卿好生了解朕。”

“嗯。”顾远筝将他蜷曲的长发归拢好,又将被子为他盖好,这才侧卧在他身侧,将人往怀里带了带。

夜间还是有些冷,邵云朗平日里不让他们把地龙烧的太热,不知今日是倒春寒了,还是见了太多魑魅魍魉,他竟觉得有些冷,便也抬手抱住了顾远筝。

春夜里,有个能同他体温交融的人,确实让他感觉很踏实。

半晌,顾远筝听见邵云朗梦呓般说了一句:“若有一日,文官不贪财,武官不怕死,我大昭就该河清海晏了。”

顾远筝低头吻了一下他的头发,哄道:“睡吧。”

……

这番动荡彻底平息已是一月后,顾远棋也要回北疆了。

顾家私宴,请了几位相熟的同僚来给顾远棋践行,只请了不到十人,小聚之后便各自散去。

顾远棋酒量不错,被拉着灌酒也不至于喝醉,只是有些话不吐不快,顾远筝送人回来时,还看见他同叶大人在说话。

顾远筝无意窥探,只叫人将他推到书房,去处理堆积的公务。

纵然朝堂之上蛀虫很多,但近三分之一的蛀虫被拔除后,余下的人却也不得不接过他们留下的烂摊子,这一个月从邵云朗到六部给事中就没有不忙的,他这个丞相自然也不例外。

片刻后,书房门被叩响,顾远棋推门进来。

顾远筝抬眸看他一眼,“人走了?”

“走了。”顾二拖了把椅子过来,长腿一抬反过来跨坐在椅子上,手肘撑着椅背道:“我总觉得……他有心事,藏的很深,我看不透。”

这向来张狂不可一世的小土匪脸上也会出现这种怅惘的神色,顾远筝瞧着新鲜,便也不打断他,听着他说。

但顾远棋停顿了片刻,又没了下文,叹了口气站起身,“不说了,明日开拔回北疆,你行动不便,平日里不要好面子,多找几个人跟着你,不然摔个嘴啃泥,多丢人啊?”

顾远筝:“……关心之言也能被你说得好似挑衅,你没被叶大人打死,是他脾气好,也是你运气好。”

“我对小叶子很体贴的好吗?”顾远棋不服。

“等等!”顾远筝表情有些一言难尽,他又问了一遍,“你叫他什么?”

顾二不明所以:“小叶子?”

“呵呵。”顾远筝拿起奏折,“带着你那恶心的称谓快滚。”

“嘁~”顾二翻了个白眼,推门走了。

顾远筝打开奏折,打开的窗户突然又探进一颗脑袋,顾二道:“你怎么好意思说我?你家陛下私下叫你阿远我还没抗议呢?谁还不是个阿远呢?!”

顾远筝:“……”

“快滚!”

扳回一局的顾远棋嘿嘿笑着,心满意足的滚了。

没了这聒噪的小子在旁边,顾远筝效率又快了几分,看完两份公文后,他端起茶盏喝了口茶,余光瞥见窗户一动,便垂眸道:“你没完……”

他猛然察觉到不对,甩手将茶盏抛向窗扉。

“咔嚓——”

清脆的碎裂声里,一根弩-箭被茶杯带的偏移了几分,钉入顾远筝身侧的书架。

烛火下,那箭头上泛着幽幽的蓝。

一击不成,那人却不见慌乱,似是知晓顾远筝行动不便,而这弩-箭只要擦破些皮肉,便足以见血封喉,于是写刺客愈发有恃无恐,又是两支弩-箭连发,直取顾远筝面门。

可惜……

端坐在轮椅上的男人单手一撑桌子,已然一个旋身,绕到了书架后,徒留一个中了两箭的轮椅还在桌前。

刺客懵了。

能走?那不就是另外的价钱了吗?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8-27 23:45:13~2021-08-28 23:47:1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mimi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明月清风 5瓶;子夏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