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十一月小说网 > 朕的白月光他又装病 > 第42章 第 42 章

第42章 第 42 章


一室沉默, 唯有邵云朗的锦靴踏过地毯发出细微的响动,他换了衣服,换不掉一身的血腥气, 众人一时胆寒, 殿前侍卫手按在刀上, 却迟迟不敢拔刀。

邵云朗目不斜视,立于台阶下, 拱手打破殿内凝滞的空气。

“儿臣救驾来迟, 请陛下恕罪。”

他连跪都不跪, 这话怎么听都是一句客套,庆安帝不知是气还是怕,一张嘴先破了音,“你——!!”

他大口呼吸, 片刻后, 强自压下情绪,颤声道:“你,你很好……真是朕的好儿子。”

邵云朗面色冷淡, “陛下谬赞了。”

庆安帝紧盯着邵云朗看, 半晌后, 招手叫来贺端。

贺端看见邵云朗也是发怵, 自知如今这情况,当年欺辱过景华宫的自己怕是也要时日无多了, 再看自己从年少便侍奉的庆安帝,竟生出一种荒谬的同病相怜来。

原来生死面前,皇帝和太监也没什么不同。

他躬身等着庆安帝的吩咐。

“着中书省拟旨,煜王救驾有功,又为大昭开疆拓土, 文治武功皆为众皇子之首,且人品……敦厚贤仁,堪为一国之储……”

“父皇!!”缩在阴影里的邵云霆再也站不住了,惊声喊道:“父皇!不可啊!邵云朗他狼子野心!他这是要逼宫啊父皇!!”

庆安帝听见“逼宫”二字,额角青筋一跳,抄起一旁的暖手炉便砸了下去,同时吼道:“你闭嘴!”

若不是暴怒,庆安帝也没力气把这玩意儿扔出这么远,那颇有分量的金属物件半空分了家,一半金属壳子砸在邵云霆头上,另一些余温尚存的银霜炭滚落到他那华贵的太子蟒袍上,立时烧出几个洞。

邵云霆被砸的耳朵嗡鸣一声,一屁股跌坐在大殿上。

这场景是何其的似成相识,八年前那个雪夜,邵云朗跪在这里,被庆安帝用奏折砸的额角流血,而如今,他终于落得个凄惨百倍的下场。

恍恍惚惚间,他听见庆安帝问邵云朗话。

“太子……你可还满意?”庆安帝摊回龙椅里,浑浊的眼中有一丝丝祈求,他又说:“如今蛮人已经被你屠戮殆尽了,勤王军……便撤出雍京吧?”

回应他的是邵云朗的一声轻笑。

那俊美的青年立于大殿之上,动作优雅的拍去自己袖子上不存在的碳灰,面对那一人之下的位置,他面上并无欢喜,只淡淡道:“勤王是结束了,可儿臣回京也不只是为了勤王这一件事。”

庆安帝咬牙道:“你还要干什么?”

邵云朗抬眸,缓缓展露出笑意。

“本王还要清、君、侧。”

他目光第一次落在邵云霆身上,像是刚看到这么一坨东西般,有些意外的笑道:“大哥,怎么坐在地上?”

他不等邵云霆回话,又笑道:“本王给你带了件礼物,想来大哥一定喜欢的紧。”

他拍了两下手掌,殿外的狼骑中有一人沉默的出列,行至门口,将一个球状物扔了进来。

头发丝缠绕着那东西咕噜噜的滚过红色地毯,一路洇开更深的颜色,直到撞到邵云霆的脚,它才停下。

邵云霆低头,和乱发中一双惊恐睁大的眼睛对视,片刻后才后知后觉的尖叫起来,边叫边向后爬。

朝臣们看见那女人的头颅,皆是骇然色变。

“此女名姬如玉。”邵云朗淡淡道:“庆安二十年入太子府,此后谗言媚上,多次助纣为虐贩卖良民,庆安二十七年,借太子府势力勾结蛮族,围困秋水关,致使秋水关内饿殍遍野。”

庆安帝听得胆战心惊,他怕这账再算下去,便要落在自己头上了,急声道:“人你已经杀了,还要如何?你便是要诛她九族,朕也依你。”

“本王说,要清君侧。”邵云朗冷笑道:“陛下,贼首仍在这大殿之上,君王之侧啊。”

庆安帝坐回龙椅里,喃喃道:“疯了……这是疯了……”

邵云朗接着道:“废太子邵云霆无才无德,颠倒黑白、残害忠良、通敌叛国,此等奸佞之辈,自当处以极刑,车裂示众,以儆效尤。”

“邵云朗!!”邵云霆颤抖着叫道:“你胆敢残害手足,便是做了太子,也会遗臭万年!不得善终!”

为君者,大多爱惜名节,谁又不想流芳百世,邵云霆上下牙都在磕碰,妄图从他这位弟弟手中搏得一线生机。

他不争了,他不争了就是了,只要邵云朗让他活着,他就跑得远远的,此生都不回京城了……

“大哥,我怎会残害手足呢?”邵云朗垂下眼睫,讥讽道:“分明是陛下高义,诛杀亲子,以正朝纲。”

到了这一步,庆安帝自知再无转圜的余地,只得无力挥手道:“将……废太子拖下去……”

无人上前。

殿外狼骑目光森寒,直到他们主帅又说了一遍,“拖下去,哪位刑部大人给引个路?不好意思,本王这些弟兄都是第一次进京,路不熟,找不到天牢。”

“在下愿为将军们领路。”

一个女人自人群里大步走出,她不卑不亢的对邵云朗拱手道:“王爷。”

邵云朗手里是有一份顾远筝给的名单的,但这位大人却不是名单上的人,只是很多年前在太学内,与邵云朗有过一面之缘。

此时她一如当年,眼眶红着,神情倔强坚忍。

邵云朗颔首道:“有劳丁大人了。”

“父皇!”邵云霆爬上了玉阶,哭号道:“你不能不管我!那些事都是你默许的啊!是你要杀严耀!我才……我才听了那女人的话,用那八个地坤设局!你不能……唔唔唔!”

他被狼骑的人敲掉了牙齿,被血呛得说不出话,惨叫着拖了出去。

邵云霆退场后,大殿内便重新安静下来,只有殿外呼啸的风雨声,从大开的殿门拥入,像无数枉死之人不甘心的哭诉。

“咳……”

这打破寂静的咳嗦声吓了礼部尚书一跳,回头一看又是那画风与他们格格不入的顾相。

庆安帝殷殷切切的目光也落到了顾蘅身上。

顾蘅心道你个老王八蛋,到现在还搞不明白我儿的腿是怎么回事儿呢,还想让我帮你?

死你的去吧!

他微微一笑,轻描淡写道:“依臣看,这都是陛下和煜王的家事,不如你们自己关起门来,好好谈一谈,正常父子间,哪有谈不开的事呢?呃,臣看这天色不早了,该下朝了。”

众人:“……”

邵云朗躬身道:“路上仍有流窜的蛮人,本王命亲卫送顾大人回府。”

“哎呀!”礼部尚书凑过来,“我和顾大人一道……这个……”

这老狐狸。

邵云朗笑道:“那便顺路一并将罗大人也送回府。”

诸位大人面面相觑一番,纷纷避过庆安帝看下来的眼神,也嚷着顺路顺路,跟着顾蘅一并出了宣政殿。

大昭的官服,文官绣禽,武官绣兽,这一下真可谓是作鸟兽散,转瞬便没了影。

庆安帝傻愣愣的坐在龙椅上,伸手连个背影都没留住,心底突然涌起一股难言的悲怆。

这便是君臣一场。

他像是被人抽去了骨头,瘫软在龙椅上,低声问邵云朗:“你已经是太子了,还想要什么?”

邵云朗抬眸,“你当真不知道我要什么?也罢,那我便亲自说与你听。”

“我要你下罪己诏,连发三月,昭告天下,一一言明自己所犯罪行,如何构陷严侯、谋害忠良,如何派人刺杀秦侯、截断秋水关军饷,如何勾结蛮族,致使雍京城门大开,百姓尸横遍野……”

他每说一个字,庆安帝脸色便惨白一分。

邵云朗太了解他这位父皇的软肋了,最后淡淡道:“你想要流芳百世,我却想要你遗臭万年。”

“你——”庆安帝大口喘气,目眦欲裂道:“逆子!你不如直接杀了朕!!”

“你不肯?”邵云朗向身侧懒洋洋的一伸手。

殿外立刻有人上前,递上他那把两指宽余宽的长刀。

邵云朗随手挽了个刀花,“你该心知肚明,本王今日就是来逼宫的。是发三个月罪己诏后,去守皇陵苟活着?还是现在就死在龙椅上?陛下自己选吧。”

“朕不选!”庆安帝咆哮道:“邵云朗!即便朕退位,也是太上皇!你不能发配朕去守皇陵!!”

刀锋垂下,邵云朗提着刀上前一步道:“陛下不想选,那本王替你选。”

他一步一步踏上玉阶,离那纯金铸造的权利之巅越来越近,也愈发看清庆安帝那张苍老的脸。

搜寻遍记忆,邵云朗始终不记得庆安帝年轻时是什么样的。

太模糊了,那张脸永远与他隔着很多人,很远的距离,模模糊糊的看不清。

这双手年轻的时候也没有将幼小的他高高举起过,却在他尚且稚嫩的时候,将他推入深渊。

如今站在这人面前,邵云朗只觉得这是个陌生人。

还是一个夺走他许多希冀的陌生人。

他神色冷漠的抬手……

“等等!!”庆安帝叫道:“我选!我选!!”

邵云朗是真的不怕弑父、弑君的骂名,他真的敢在这宣政殿上就动手!甚至丝毫不忌惮把血溅在这把以后他也要坐的龙椅上!

庆安帝涕泪满面,神智都有几分不正常了,又哭又笑道:“邵云朗你够狠!你啊……你一定能做个好皇帝啊……”

“呵……”邵云朗冷笑,“你这辈子,就说了这么一句我爱听的。”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走你的吧狗皇帝狗太子!哈哈哈哈哈~~

(今天没有写到小顾回来,我太困了qaq,只好先晚安安咯~么么么~)感谢在2021-08-14 22:34:15~2021-08-15 22:34:2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我要起床啦! 2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