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十一月小说网 > 朕的白月光他又装病 > 第40章 第 40 章

第40章 第 40 章


这意外之喜让煜王骂骂咧咧两三天, 顾大人只是耳根通红的听着,乖顺的像个新过门的小媳妇儿。

这几日来送饭的杂役都能看到这这样一副奇景,煜王殿下走路也瘸, 努力练习走路的顾尚书也瘸。

两个瘸子互相搀扶着, 硬是走出几分身残志坚、相濡以沫的味道。

这几日, 邵云朗也和顾远筝说了他身为地坤的内情,在听说这毒对身体有一定影响时, 顾远筝立刻紧张起来, 却在听说只是子嗣艰难后, 又松了口气。

他拄着拐杖小步的向前挪,神色淡淡道:“倒也无妨,子嗣并不要紧。”

邵云朗登基后可以过继子嗣,亲情并非一定要血缘维系, 这秋水关内任何一个袍泽兄弟, 都比邵云朗那蛇蝎心肠的亲大哥来的靠谱。

“但我还是挺想要个小崽子的。”邵云朗坐在躺椅上,晃晃悠悠的看着头顶的枝桠,“你看庄鹤轩那小模样, 多好玩儿啊。”

他又看走到他身侧的顾远筝, 调笑道:“顾大人可要努力了。”

顾远筝丢了拐杖, 踉跄着和他挤到躺椅上, 偏头亲了一下他的额头,“也不知前几日是谁, 到最后都哭了,煜王嘴硬,床上骨头也这么硬就好了。”

“骨头硬有什么用?本王其他地方硬……”邵云朗靠在他肩上,脸有些挂不住的说:“再说了,本王那是喜极而泣。”

“嗯。”顾远筝从善如流的点头。

邵云朗自己又忍不住笑骂道:“冶金坊的驴都没你能干……”

这话某种角度来说反而是褒扬, 顾远筝不置可否,伸手按了按邵云朗后颈,“疼不疼?”

“嘶……”邵云朗躲开,摇头道:“疼倒是不疼,就是麻,我现在到底是个泽兑还是个地坤,你闻闻我身上有没有信引味?”

他把后颈凑到顾远筝面前。

又是这无异于邀请的动作……

顾远筝没脾气的叹了口气,摇头道:“没有,而且我们……结契了,你的信引就算外溢,也会被我的信引覆盖掉,其他天乾是察觉不到的。”

“啊,你比带着那个抑息香方便。”邵云朗道:“以后没事就咬一口好了……对了,你若是回雍京,还是先装作不良于行好了。”

顾远筝心领神会的点头。

他是个废人时,其他人便会因身体而轻视他,这便是他在雍京动作频频,却始终没引起邵云霆注意的原因。

亲卫进来时,便看到这两人挤在一张躺椅上,顿时脚步一停,手里的加急战报递也不是,不递也不是,一时脸上红白交错。

邵云朗咳了一声,坐起身问:“什么事?”

小亲卫快步走进来,将红头标的信函交到邵云朗手里,只道:“是溪阴关递过来的求援信。”

“溪阴?”邵云朗站起身,还没看信就先说了一句,“怎么可能?!”

溪阴关在秋水关西北,守着秋水关“后门”,蛮人就算要绕过去,也该经过两重关隘,沿途起了烽火,秋水关不可能不知情。

顾远筝亦是神色凝重,撑起身子去看那信件。

信函字迹潦草,看得出写信人亦是焦急万分,只道蛮族有内应,来时竟穿着大昭军队的衣服,手持兵部批复的文牒,更诡异的是,溪阴关统帅于夜半时分要开城门,放这只军队过境直取秋水关,被监军斩于剑下,现下城里统帅已死,由监军坐镇指挥。

监军还是个太学旧人——沈锐。

“绕后直取秋水关?”顾远筝盯着这句话,缓缓道:“庆安帝和邵云霆狗急跳墙?难道是秋水关挖出岁金矿的消息传出去了?”

岁金是铸就一支强大军队的关键,庆安帝若是得知秋水关开采出岁金,恐怕就知道了邵云朗的谋算,那么他再一次选择“驱狼斗虎”就说得通了。

“没有不透风的墙。”邵云朗捏着战报低声道:“只是我没想到这么快……我得点兵去溪阴,蛮族再北上便是雍京……”

“殿下!”顾远筝一把拉住邵云朗的胳膊,声音略微有些发颤道:“时机到了。”

邵云朗一愣。

顾远筝语速极快道:“若按庆安帝的计划,蛮人绕到秋水关之后,进攻毫无防备秋水关,确实有几分可能打穿秋水关再返回朔方原,但如今出现了一个变数……”

“是沈锐,沈锐没有执行朝廷的命令,而是选择坚守溪阴关,如此一来,蛮族便被困在了秋水关与溪阴关之南,想要解围只能原路折返回朔方原,或者北上进攻雍京……”

“只要派人堵住他折返的路,他们就只能北上,届时狼骑便能借‘勤王’的名号,直入雍京……”

顾远筝眸光骤然亮起,声音却压低了,“大军压境,陛下愿不愿意退位,便不是他说了算了。”

邵云朗略有些迟疑,“那雍京城内的百姓呢?”

“殿下。”顾远筝握着他手腕的手用了几分力道, “京中还有禁军和羽林卫!各府皆有府兵暗道!以秋水关如今的情况,若错过这次机会,至少还要两年才能积蓄够足以成事的兵力,两年会横生多少变故?到时候再刀兵相向的,就都是我们大昭自己的兵将了!”

情况紧急,也容不得邵云朗多想,他也只是迟疑了那么一瞬,古人常道慈不掌兵,他并不是优柔寡断的人,闻言点头道:“蛮人本就没有多少兵力,他们也是强弩之末了,若能一日内夺回雍京,便能将损失降至最小,阿远,我带走八成人马,你得留下帮我守好秋水关。”

顾远筝将人拉过来,用力吻了下去。

吻很短促,但两人相贴的胸膛内,心跳皆如擂鼓。

“殿下只管去好了。”顾远筝笑道:“再见时,便该叫陛下了。”

邵云朗又吻了他一下,转身疾步向院外走去。

“传令八万狼骑全部整军,另点五万骑兵交由韦鞠切断蛮族后路!”

传令兵领命而去。

半个时辰后,城门大开,骑兵如摧枯拉朽的洪流般兵分两路奔赴最终的战场,血色的狼旗随狂风烈烈招展,于马蹄踏起的尘烟里化作一抹模糊的艳色。

像将要燃起的星火。

……

沈锐已经坚守溪阴关七日了。

他想把关内的消息递出去,然而孤注一掷的蛮族盯得格外严密,信鸽一旦从城内放出,便会被守在城外的蛮族人射杀。

最后一批信鸽是三日前放出的,沈锐不知道有没有消息递出去,也不知道援军什么时候会来。

蛮族的攻势一日比一日猛烈,西南角的城墙硬是被他们用投石机砸塌一块儿,如今城内的壮年,无论是天乾还是地坤,都尽数上了城墙,眼神麻木的向下泼滚油、扔石头。

可总有弹尽粮绝的那一天。

沈锐想不明白,蛮族是怎么到这里的,而且前几日他家庄小郡王带着儿子刚来看过他,虽然算算日程应当撞不见蛮族,但他还是忧心。

他自从有了媳妇孩子,就开始怕死了,但这城里谁没有媳妇孩子,若他也跑了那便真成了一盘散沙了。

所以他不能走。

沈锐已经做好将身许国的准备,却万万没想到,会在蛮人阵前,看见披头散发、一身狼狈的庄竟思。

那金尊玉贵的小郡王细嫩的两颊上有几个巴掌印,一双永远亮晶晶圆滚滚的眼睛此时晦暗无光满是惊惶,当他隔着滚滚硝烟和破败城墙与他的天乾遥遥相望时,那眼中刹那燃起又转瞬湮灭的希望,尖锥般刺中了沈锐。

沈锐脑中闪过千百个念头,庄竟思一早就返京了,为什么还是会撞上蛮族?为何只有他一人在此?轩儿是不是已经……

他不敢想,蛮人也没给他时间想。

有人站在庄竟思身后喊话,让沈锐开城门,否则便要在这溪阴关外用庄竟思祭旗。

沈锐紧咬的牙关内满是血腥气,城墙上有人听懂了蛮人的话,颤颤巍巍的问沈锐:“大人……他们只是要过去,咱们让他们过去吧啊?”

沈锐死死盯着那渺小的人影,胸腔剧烈的起伏着。

良久,他和着血腥气吐出两个字:“不行。”

若让蛮人大破秋水关,大昭西南门户大开,便再也没有和蛮族的一战之力了,也许只能就此迁都,让出半壁江山。

他做不了这个贼。

可蛮人也等不及了,见沈锐迟迟没有动作,有两人上前,开始撕扯庄竟思的衣服,只一下便扯开了庄竟思的领口,露出其下雪白的小半个肩膀。

一个地坤,在全是天乾的战场是被强制结契会有什么样的后果简直显而易见,被风卷起的一点甜腻味道,足以让这些蛮人化身野兽将庄竟思撕成碎片。

没有一个天乾能忍受自己的地坤在眼前被别人侵犯,沈锐浑身发抖,目眦欲裂的嘶吼着,若不是方才那人抱住了他,他险些翻下城墙。

然而平日里娇气万分的小郡王一声也没吭,他倔强的踢打撕咬抱着他的蛮人,眼泪和着咬破唇的血珠一并沿着下颌滑落。

庄竟思想,他可能要死了。

他还有很多事没做。

没看着庄鹤轩长大娶妻,没和沈锐一起看过江南的和风细雨,也没等到他五哥神神气气的当上皇帝……

可他不能向沈锐求救,他太了解这个男人了,要是他开口,沈锐紧绷的心弦便会一瞬间崩断,那么余生……

沈锐的余生,都会在憾恨中度过。

没有任何一刻能比现在更让庄竟思明白,太学先生口中的“家国天下”和“身已许国难许卿”的情怀,不是因为沈锐的选择,而是因为他自己做出的决定。

他是大昭的瑞郡王,他要永远干干净净、堂堂正正,不能叫这些蛮子看轻了去。

庄竟思猛地抬头贴近那蛮人的脸颊,咬住他的耳朵用力拉扯。

城楼上,沈锐看见庄竟思挣脱了那蛮人的钳制,转身像溪阴关的方向狂奔过来,他跑的那么快,像是归巢的鸟儿。

“沈锐!”庄竟思拢着手掌在脸侧,像两人在宅邸里嬉闹时一样,眼睛亮晶晶的喊他:“射箭——!!”

……

“沈锐你射箭比不过我五哥。”两人共乘一骑,庄竟思坐在沈锐身前,得意洋洋的说:“我五哥箭术可好了!百步穿杨!”

沈锐不服气,一手用力揽住他的腰,“我怎么比不过他?我射箭也很厉害的!”

“那你试试啊!”庄竟思一指远处的靶子,笑道:“你要是射中靶心,我今晚任你处置!”

沈锐眼睛亮了亮,挽弓搭箭道:“那你可看好了!”

羽箭将要脱手的一瞬,庄竟思扭头吧唧一口亲在他颊侧。

那支曾经脱靶的箭,这次终于射中了目标,刺-进青年温热的胸腔。

他看着庄竟思像折翼的鸟儿般重重扑倒在地,栽倒在泥泞的尘土里,握着弓的手臂不住的发着抖,却在下一瞬,又从箭筒里抽出羽箭,精准的射中了要来拉扯庄竟思的蛮人。

沈锐嘶吼道:“别碰他——!!”

这声音太过悲怆,像失去了爱侣的孤狼,蛮人一时竟没敢再动,再反应过来时,又俯身去抓庄竟思。

沈锐就像疯了一样,他的箭从没这么准过,只要是接近庄竟思的人,都纷纷被他射杀。

那一瞬间,他什么也听不见,耳边尽是过去的声响,笑声、迎亲的爆竹声、婴儿的啼哭声……

他也感觉不到痛,手臂机械的张开,射箭,拿箭,再射箭……直到手摸了个空。

他没有箭了。

眼见着有人要拖住庄竟思的脚,他咆哮着。

“不——!!”

又一支重箭射来,射穿蛮人胸前的甲片后去势不减,直接将人带得倒仰出去。

有蛮人抬头,惊惧万分的喊道:“是狼骑——!!”

他眼里的惊恐定格,长刀并着铁蹄卷过许久,无头尸首才缓缓倒下。

邵云朗翻身下马时膝盖一软,直接跪在了泥地里,膝行了两步才爬到庄竟思身边,想伸手想去扶他,又怕他会更疼。

最后只是落在他颊侧,邵云朗俯身颤声道:“小思……”

“咳咳……”庄竟思嘴里不断涌出大股的血沫,他瞪大眼睛,一把抓住邵云朗的手腕,断断续续的说:“哥……轩儿在鸡楼村……石策……石策……是太子的人,是他……抓我过来……”

他眼底映着澄澈的天空,眸光亮起,轻声道:“哥,我想回家,我想吃咕咚锅了……”

邵云朗最终还是把人抱了起来。

这娇气的小郡王再也不怕疼了。

他哑声道:“哥带你回家。”

作者有话要说:  我看评论区谁在哈哈哈,正好张嘴接刀,我感冒了好难受,你们得陪我难受,【狗头】【狗头】【狗头】

其实是我忘了这还有把刀,这真是最后一把了!【滑跪】【滑跪】【滑跪】

明天就让崽儿登基!我要是不难受的话,就给宝子们多写一点,把昨天补上,难受的话就……尽量正常更!

凭此刀可领取掉落的甜甜番外——庄影帝的武替小男友。

感谢在2021-08-11 21:50:50~2021-08-13 22:36:4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豆浆油条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你你你好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