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十一月小说网 > 朕的白月光他又装病 > 第39章 第 39 章

第39章 第 39 章


顾远筝下意识的舔了一下嘴唇。

邵云朗笑着抄起一本公文, 遮在两人脸侧,交换了个缠-绵的吻。

酒香就绕在顾远筝鼻息之间,缠的他愈发躁动, 他抬手拢住邵云朗后颈, 吮-吻间带了些许凶狠。

两人分开时, 都有些喘。

邵云朗低笑道:“带劲儿啊,再来一个!”

他正要再凑过去, 便听到马蹄声快速靠近, 有传令兵在马上隐约看见了坐在坡上的两人, 怕看见什么不该看的,于是只敢远远的喊了一嗓子。

“殿下!五台郡那边挖出了些好东西,汤将军请您务必亲自去一趟!”

“啧……”邵云朗照着那添了绯色的薄唇又亲了一下,便起身道:“老汤那边好像有急事, 我先去看看, 一会儿我那亲卫小张来接你,先走了!”

顾远筝:“……”

他看着邵云朗一阵风似的骑马跑了,有些无奈的抬手虚抓了一下那小混蛋的背影。

今天也不知是怎么回事, 他好像特别容易……动情?

顾远筝低头, 轻嗅指尖残留的酒香, 又情不自禁的滑了下喉结。

……

老汤这么急, 是因为发现了一处岁金矿。

邵云朗赶到时,汤将军已经派人下去探了, 但到底有多少,连最有经验的私贩都说不好,只是两眼发亮,一边吞口水一边念叨:“发了发了……这下可是发了……”

邵云朗看着有趣,抬起马鞭不轻不重的抽在那私贩的屁股上, 好笑道:“发了也是本王发了,你兴奋个什么劲儿?”

私贩霍然一惊,赶紧回头见礼,他常在这草原上讨生活,时常给邵云朗带路,还帮着邵云朗将缴获的金银换成铁矿和粮食,可以说是邵云朗在养活他们一家老小。

去年冬天他那疯癫的老父顶着风雪跑出门,差点让狼给叼走,也是巡防的邵云朗给救了回来。

从那以后,他嘴上不说,心里却把自己当成了邵云朗的半个幕僚。

见到邵云朗,他也不害怕,躬身嘿嘿一笑道:“王爷发财,小的打心眼里替王爷高兴。”

老汤也急匆匆的从不远处跑了过来,见有私贩在此,嘴上没敢明说,两只眼睛却亮的惊人,满脑门都写着“起事有望”。

邵云朗沉吟片刻,低声吩咐道:“这一带没有人烟,命狼骑封锁消息,发现岁金矿这件事,只言片语也不能给本王透露出去,违令者军法处置!”

汤将军发热的头脑终于冷静下来些许,转身去布防了。

有了岁金矿固然是天大的好事,可岁金提炼和锻造都极为困难,要有相应的冶炼设备和匠人,是要自己冶炼,还是倒卖到黑市上换冶炼好的岁金,这事还有待商榷。

众人争辩了两三日,最终还是决定军中自己冶炼,剩下的问题便是找设备和工匠。

忙完这些,邵云朗再回到秋水关已经是五日之后了,他也是没想到,这一趟去耽搁了这么久,想到临别时顾尚书似乎还没亲尽兴,于是便直奔顾远筝的住处。

他一进院子,便发现了古怪。

此前,他不放心顾远筝的安全和身体状况,于是从亲卫中抽调一小队天乾跟在顾远筝身边听他差遣,今日一回来,便发现这一小队人都站在小院外面,躲的远远的,一个个面色复杂的在树下乘凉。

邵云朗怒了,一脚踢在队长小腿上,“让你们跟着顾大人,你们就是这么跟着的?!”

“王爷……”队长也很委屈,“我们兄弟几个也想跟着顾大人……可顾大人他最近,他那个了,控制不住信引,我们站在他屋外,实在是喘不上气啊。”

“是啊……”有人满脸恍惚的说:“顾大人瞧着那么温和的一个人,这信引竟然这么凶……”

“太有压迫感了,根本受不了……”

邵云朗听得一头雾水,“那个?他那个了?”

“咳……”队长小声说:“易感期……您说这忍着多难受啊,王爷,要不咱给他找个小地坤送进去?”

邵云朗斜了他一眼,哼笑道:“你想的还挺周到。”

队长不好意思的挠头,“嘿嘿……谢王爷……”

“真以为本王夸你呢?!”邵云朗一巴掌抽在他后脑勺上,“去校场上跑圈去!本王不从顾大人屋里出来,你不能停!”

队长:“……啊?”

见王爷进了顾大人的院子,队长更委屈了,扭头问自己的兄弟:“王爷要罚我,我说错什么了?”

“唉……”有人幸灾乐祸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没事,兴许顾大人身体不好,你跑上个四五圈就结束了呢?”

“话可不是这么说的……”有人挤眉弄眼,“顾大人这信引,这般浓郁,一看就是憋挺久了嘿嘿,信引这么猛,我看没个三五天,王爷怕是出不来。”

“也对,队长你自求多福吧哈哈哈……”

……

兴许是为了防止信引扩散影响太大,顾远筝的卧房里门窗皆是紧闭着,邵云朗推门进去时只觉得燥热,也不知是因为夏末未消退尽的暑气,还是因为别的。

仔细想来顾远筝几乎没有过易感期,倒不是说顾远筝清心寡欲,毕竟俩人在一起没少厮混。

只是天乾的易感期一般是因为地坤的信引相互吸引才会发作,这些年也不乏大胆热情的小地坤释放信引勾搭顾大人,但顾远筝当真是守身如玉了,眼睛都不屑于斜一下。

所以他这突如其来的易感期,也是挺新鲜的。

屋里没人,唯有床上帐幔低垂,看影子是在午睡。

邵云朗轻手轻脚的走过去,手探进帐子里去摸顾远筝的额头。

下一刻,手腕被一只温热有力的手扣住,猛地一拉。

邵云朗一个没站稳扑到床上,连带着床边防蚊虫的帐子也发出短促的撕-裂声,一并乱七八糟的扯上了床。

躺在枕头上,邵云朗笑着抬眼,看向压制着他的顾远筝。

那天青色的轻纱落在顾大人头上,朦朦胧胧的一层后,是绯色的眼尾和黑沉沉的眼眸,平日里冷冷清清的一张脸,此时因浸透了情-欲而变得愈发浓墨重彩,离得近了甚至有些惑人。

只是美人手劲儿有些大,捏的邵云朗手腕都隐隐作痛。

平日里顾远筝都是很体贴的,这突如其来的强势让邵云朗颇觉新鲜,只躺着看他。

“小五……”

顾远筝嗓音低哑的俯身,隔着层纱,鼻尖在他领口处流连,凉华柔顺的长发滑落下来,蹭的邵云朗有些痒。

“干什么像狗子一样闻来闻去?”邵云朗好笑道:“闻出什么来了?”

“你……”顾远筝抬头,眼底满是疑惑,“你是地坤?”

“嗯?”邵云朗自己抬腕闻了闻,倒是没闻到什么味道,“你以前不是说闻不到吗?这事说来话长,你确定要现在说?”

“不要。”顾远筝低头,一口咬住他的耳垂,喘-息道:“先做。”

“行……”邵云朗挣了挣,身上的人没动,他只好商量道:“你先放开,让我在上面。”

顾远筝抿唇,黑眸执拗的盯着邵云朗,似乎对这个提议有些不满,但他的腿又确实有些不方便。

“谁在上面重要吗?”邵云朗低笑着吻了一下他的下颌,“让你在里面不就成了?”

……

这个姿-势确实累,就算邵云朗打仗时急行军,也没有过连着两天都在“马上”的经历,而且顾大人用行动证明,他只是腿不能动,腰绝对没问题。

但邵云朗的腰都快折了。

到了第三日,煜王殿下带着满身的痕-迹,目光有些呆滞的问顾远筝:“狗天乾,你有完没完?”

顾大人斜靠在软枕上,意犹未尽的哄道:“小五……”

“你就是叫我爹都没用。”邵云朗往后退了退,仗着顾远筝行动不便够不到他,成功退到安全范围,低头看了看顾大人仍精神着的某处,迟疑道:“要不你自己动手?我坐这儿给你喝彩助威?”

顾远筝:“……”

他深知邵云朗吃软不吃硬,也不说什么,只是抿唇,轻声道:“小五,我难受……”

邵云朗:“……”

这狗天乾真是知道怎么拿捏他的软肋啊!

顾远筝再接再厉道:“兴许是没有结契的缘故,你过来让我咬一口?”

邵云朗也想,兴许真是这么回事儿,他在战场上受过那么多次伤,咬一口倒也没什么不能忍,快点完事儿才最重要。

毕竟这事爽是爽,但多了他也吃不消。

他狐疑的爬过去,盯着顾远筝,“那最后一次啊……”

“嗯。”顾远筝点头。

要咬脖子,邵云朗只得背对着他坐下去,这个动作倒是不累腰了,他只管靠着顾远筝就是了。

只是在天乾的犬齿刺-进后颈柔-软的那块儿皮肉,并开始注入信引时,沉浸其中的邵云朗突然抑制不住的颤抖起来。

并不是疼,相反是很愉悦的,但这种被压制和臣服的危机感使得邵云朗几乎是本能的挣扎起来,竟险些挣脱顾远筝的钳制。

这对任何一个正在结契中的天乾都是不能忍受的,白檀的冷香在瞬间压制反扑,与此同时,顾远筝将人牢牢锁在怀里,为了进的更深,甚至跪了起来。

信引注入完毕,邵云朗失神的喘息片刻,突然意识到两人的姿-势……

“我草你大爷顾远筝……”邵云朗红着眼尾又哭又笑,“你他娘的真是个色-鬼投胎,为了上老子,残废都能站起来了,这他娘的是什么奇迹……”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8-10 21:54:00~2021-08-11 21:50:5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mimi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风琳鸟 3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