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十一月小说网 > 朕的白月光他又装病 > 第24章 第 24 章

第24章 第 24 章


唇瓣温热柔软, 轻贴在掌心,很痒,一路痒到了心里。

一只手不轻不重的按了按邵云朗后颈, 顾远筝哑声道:“这里还疼不疼?”

邵云朗眨眼睛, 纤长浓密的眼睫拂过顾远筝拇指, 他都被这人给气笑了,抬头看他:“你干什么?送上门的都不要?”

“我搭救殿下, 确实想要报答。”顾远筝坦言道:“但绝不会趁人之危。”

“什么趁人之危啊?”邵云朗愈发迷糊, “你明后天是不是就要回京了?这一别不知道什么年岁才能再见, 若是再相逢时你已经有了……有了家室……”

他心尖隐秘的疼了一下,涌起难言的酸涩。

“没睡过你一次,我总觉着亏的慌。”

顾远筝:“……”

是他想岔了,还以为邵云朗是为了报恩, 原是为了占便宜好不留遗憾。

“所以呢?”邵云朗干脆勾着他脖子问:“来不来?”

他还磨着牙, 一副准备将顾远筝拆吃入腹的架势,上身未干的水汽沾湿了顾远筝的衣服,顾远筝几乎能感受到少年起伏的胸膛。

他手虚扶在邵云朗的腰上, 指尖忍不住摩挲了一下那紧实的腰线, 顾远筝似笑非笑道:“何人与你说, 我要还京?又是何人与你说?我此生还会和旁人在一起?”

邵云朗一怔, 呐呐道:“你不回雍京?你要上哪去?”

“宁州秋水关。”顾远筝淡淡道:“这里也没什么相府公子,后日启程时, 只有两个结伴而行的新兵罢了。”

“你和我同去?”邵云朗皱眉,满脸的不赞同,“你何必去那苦寒之地……”

“我曾与你说过,学识与才华,只是为了多些选择, 那么我选择守土戍边,难道不值得世人倾佩吗?”

邵云朗道:“世人多俗人,只看得到鲜花着锦,哪里看得见护花春泥,你不必为了我……”

“不只是为了殿下。”顾远筝不自觉的用了敬语,大抵在他眼里,邵云朗无论是谁,都该是被珍视的人,他看着邵云朗,墨色瞳仁里映出一个小人儿,“你以为我那一身功夫,都是花架子?”

“你这人……”邵云朗无奈道:“你知道我并无此意。”

顾远筝笑了笑,“那我想要立军功,从沙场上搏取功名,又有何不可呢?”

邵云朗抿唇,小声道:“真是说不过你。”

他方才以为今夜之后便是长别,甚至可能是永别,这才有意勾搭,谁上谁下的问题都暂且抛到了脑后。

此生他怕是再也遇不到这样一个人,他们有诸事不必说出口的默契,有煮雪烹茶的闲情逸趣,也有刀光剑影的酣畅淋漓。

前途有多凶险,邵云朗心里有数,也不想到死都是个雏儿,都说情-事是人间极乐,若是没和喜欢的人来过这么一回,岂不遗憾。

但现下却又不同了,顾远筝执意要和他同去秋水关,也就是说,往后的日子还长着,那他这么猴急……

就算邵云朗生性再洒脱,到底也才十八岁,一鼓作气不成,便难免有些羞赧,他放下胳膊,若无其事的咳了一声,“那……那便各自回房休息?明日还要赶路去秋水关不是?”

顾远筝没说话,站在那里,细看的话背脊有些僵硬。

邵云朗奇怪道:“走啊?”

顾远筝苦笑了一下,摇头道:“你先回去,我洗个澡。”

邵云朗:“可水都有些凉了啊”

“……凉水正好。”

邵云朗满面不解的先回了楼上,想起上次在顾家偷听到顾相教训顾远筝,说他白日里用温水是骄纵自己……莫非这也是家规?洗澡用冷水?

不过旁的不说,清洗过后再入睡确实舒服,邵云朗躺在被窝里,半睡半醒之间脑中猛然闪过一道灵光!

嗯,难道说……顾远筝方才下面起反应了?

他披上大氅,蹬上新靴子,刚推开门,正撞上顾远筝的下属端着一盆血水连带着纱布要下楼。

邵云朗一愣,叫住他,“这位大哥,有谁受伤了吗?”

那人匆匆停下脚步,躬身道:“小的当不起,云公子叫我老江便好,这水……不瞒公子,是我家主子刚换了药。”

……

天边已经泛白,不过顾远筝本就打算明日再出发,毕竟邵云朗一路走来连吃都吃不饱,无论如何都该休整一天。

他赤-裸的上身缠着些纱布,因为一路纵马奔袭,后背的伤口有些开裂,听见开门声,他随手披上衣服,回眸冷冷道:“谁准你们……”

邵云朗探头看他,“怎么伤的?”

顾远筝手一顿,随即若无其事的将中衣带子系好,既然邵云朗已经看到,自然也就无需再隐瞒。

“我爹请了家法。”顾远筝淡淡道:“伪造你我二人的户籍倒是不难,难的是将这凭空捏造出的两人塞进军籍,我年纪尚轻,五军都督府内没有熟人,所以……假借了我爹的名义,办好了这些事,这才来的迟了。”

邵云朗:“……”

果真是因为他。

他叹了口气,推门进来,轻声道:“让我看看。”

“上过药了,缠了纱布,看不到伤口。”见邵云朗目光有些执拗,顾远筝又把系好的中衣解开了,“罢了,你看吧。”

驿站内只有粗制的蜡烛,光线昏暗,邵云朗拿着烛台凑近了看顾远筝的背。

是鞭痕,没破皮的地方都青肿着,交错纵横在少年白皙的肩背上,格外骇人。

有一道大概是抽的狠了,见了血,上药后被包裹了起来,纱布雪白,倒看不见下面伤口状况如何。

邵云朗心疼的要命,难免带着些怨气嘀咕,“顾相他……他还不如直接打我……”

他听见顾远筝低笑了两声,“我爹说,若你对我只是利用,那这几鞭子就当让我清醒清醒,若你待我是真心的……”

邵云朗:“嗯?”

“那打我身上,比打你还要疼。”

邵云朗:“嘶……你爹有点点缺德。”

顾远筝失笑,随即他笑意一僵。

温软的触觉落在他肩上,轻微的气息拂过肩头那道浅浅的鞭痕,又热又酥麻。

“邵小五……”顾远筝咬牙问:“所以你大晚上不睡觉,就是特意跑来撩我的?”

“咳……”邵云朗耳根一热,他方才也不知怎么回事儿,一心疼就亲下去了,回过神来亲都亲完了,他索性厚着脸皮哼了一声,“我以为你在浴房里僵着不动是因为下面硬了,撞见你下属才知道是伤口开裂行动不便,所以过来看看你。”

但顾远筝是谁?是顾家三兄弟里最像顾蘅的那个,他敏锐的抓住了话里的重点,挑眉问:“这么说,你本来就是因为前一个原因才来找我的?”

他偏头,似笑非笑道:“找我做什么?”

邵云朗抱臂,一勾唇角,“别憋着啊,多难受呢,一想到顾美人千里奔袭来救我,我就觉得总该回报点什么吧。”

他将修长的手递到顾远筝眼皮底下,眯眼笑的狡黠,“想着用手也行吧,结果你站那儿不动是因为伤口裂开了,那看来没事了。”

顾远筝目光缓缓落在那只手上。

指节修长匀称,指尖在烛火下映出一点莹润的光。

出京才几日,还是那双养尊处优的手,所以腕上的细小伤口和冻疮就格外刺眼。

他握住那只手,抬眼去看邵云朗。

一对上顾远筝的视线,邵云朗暗自“卧槽”一声,深觉自己今夜又玩脱了,下意识一缩手。

没缩回来。

顾远筝沉沉的笑了一声,他很有分寸的避过了邵云朗腕上的伤口,力道虽大了些,却也没让邵云朗感到疼。

他开口,声音低哑:“我的殿下,你三番四次的撩拨我,真觉得我是君子么?”

邵云朗索性也不挣了,笑着凑过去,“你不是啊,不过巧了,我也不是。”

他吻上顾远筝。

浅浅纠缠片刻,顾远筝像是终于按捺不住了般加重了力道,他一手扣住邵云朗的后颈,迫得怀中人仰起头,烛影映在墙上,像只沉溺于暗潮的天鹅。

分开时,顾远筝忍不住咬了一下他的下唇。

邵云朗有点头晕,他下意识的舔了一下殷红唇瓣,然后低头看了眼,愣愣道:“顾远筝,你那玩意儿鼎到我了。”

他还抬手问:“用吗?”

顾远筝额角青筋跳起,磨着后槽牙把人抱上床,塞进被子里,卷成一个卷。

邵云朗手脚被束缚,被迫收了神通,不过他还有嘴,他撅着屁股拱了几下,像条笨拙的小虫。

“顾远筝!你他娘的还真是个君子!!”邵云朗震惊,“你真不用啊?!”

顾远筝从柜子里又翻出一条被子,把邵虫虫推到床里侧,低头盯着他,眸中暗潮汹涌。

半晌,他说:“你手腕有伤,别闹了。”

顾远筝熄了灯。

室外已有天光,顾远筝上床时便放下了床幔,两人所在的狭小空间便又暗了下来。

邵云朗背对着顾远筝,抓着被子的指尖因用力而有些泛白。

他阖上眼睛,却还是睡不着。

反复撩拨,试图和顾远筝更亲近一些,妄图用别的情绪填补上心底的空洞,那空洞里漏着风,冻得他浑身发冷。

黑暗中,他细细的发着抖。

直到身后的人掀开他的被子,胸膛贴着后背,将他严丝合缝的抱进怀里。

顾远筝亲了亲他的后颈,轻声道:“别怕,睡吧,我在。”

邵云朗翻身,靠进他怀里,闷声说:“爷如此美貌,你还能坐怀不乱?手不行,腿也行。”

胸口处分明湿热了一片,顾远筝低头亲了亲邵云朗的头顶,温声道:“睡吧殿下,终有一日,你想要的皆会得偿所愿。”

而我会一直都在。

作者有话要说:  邵:你说的想要的是指?

顾:终有一日。

邵:???淦!感谢在2021-07-23 22:18:48~2021-07-24 22:15:3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敌敌畏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