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十一月小说网 > 关于我的妹妹是妖这件事 > 第二章 人皮妖

第二章 人皮妖


三人身着黑色斗篷,走下马车。

  村口站着一老头,衣着朴素,脸色苍白,他撑着拐杖,弯着腰,等候三人到来。

  “鄙人是白水村村长,恭迎三位大人的来临。”村长拱手相拜,邀三人去家中休息。

  三人还礼,跟着村长走进村子。

  村子不大不小,房屋都是普通的泥瓦房,分布得稀稀疏疏,全村大概三十多户人家,因为害怕妖怪,现在没人敢出门,家家户户窗门紧锁,看到三个陌生人来到村子,也只是在家中透过缝隙窥视。

  正因如此,整个村子只能听到呼呼风声,和偶尔的几声犬吠,十分空荡。

  天空的乌云开始聚集起来,看样子是要下雨了。

  村长向悯生他们说明情况。

  这个村子在短短的三天时间里,莫名失踪数十人,大家都说是村里出现了妖怪。

  以后有村民到镇上请了公会的两位除妖师,可当天晚上,两位除妖师去追查妖怪,第二天,两人就全都失踪不见,不见尸首,没有任何动静,悄无声息的消失了,这下搞得人心惶惶。

  也就是说,村民们都是晚上失踪不见的,公会请的两位除妖师也可能在夜间前往追查妖怪,然后消失不见,大概率已经遇害。

  悯生与洛河在太阳落山前查看了村子内部和附近,并没有发现任何打斗的痕迹,找不到任何线索。

  因此,两人在这个村子何处贴上了感应灵符,注入使用者的灵力后,就可侦测半径五十米内,灵力三阶以上的妖怪的位置。

  现在需要做的就是静静等待妖怪的出现。

  来到村长家中,悯生挡住村长的视线,为妹妹脱下外套,从自己的斗篷内拿出一顶白色的毡帽给小玉带上,帽子和小玉的雪白短发很搭。

  小玉年龄尚小,才十二岁,身体有些娇小,一双血红色的瞳孔,高高的鼻梁,无暇的脸庞以及樱花瓣一般娇嫩的双唇,活脱脱的美人胚子。

  性格内敛害羞,和哥哥一样温柔,两兄妹在父亲去世后,相依为命。

  悯生今年十七,身高八尺,短发,淡眉吊梢眼,五官分明,是个极其善良孩子,不太会说话,不善于和别人交流,除了洛河。

  洛河,和悯生年龄身高相差无几,生有一双丹凤眼,可是一般情况下表现出来的都是死鱼眼,五官较好,但是就是一副懒散的样子,留着一头乌黑的长发,扎成马尾。

  村长看见三人这么年轻,忍不住夸赞他们年少有为,神采奕奕。

  这时,村长的女儿已经备好丰厚的农家酒菜招待三人。

  村长邀三人坐下,让女儿为悯生与洛河倒上自酿的高粱酒。

  为洛河倒酒时,被洛河一把抓住手指。

  “敢问姑娘芳龄?”

  洛河绅士般的拉住村长女儿的手指,学着西方人的见面方式,用鼻尖轻轻触碰对方的手背。

  村长的女儿相貌清秀,白皙的皮肤,一双水晶的双眼,实在不像是农村姑娘。

  现在她有些懵,不知所措,急忙缩回手掌。

  悯生见村长和他女儿满脸的尴尬,二话不说就用拳头揍向洛河的脑袋。

  “哇,很痛哎,过分了啊。”洛河抱着脑袋,气呼呼的。

  “你能不能正经一点,别和几百年没见过女人似的去骚扰人家。”悯生有这些无奈。

  洛河随机争论,说自己这不是骚扰,这是西方的礼仪。

  悯生却说他不只廉耻。

  于是在饭桌上开始争论起来,两人相互数落对方的不是,爆对方黑料,场面十分滑稽,并且打破了刚才的尴尬,逗得大家开怀大笑。

  气氛变得轻松起来,让村子有了些生气,没有刚来时那么沉重。

  饭后,入夜。

  村长为三人备好房间,因为是在陌生的环境,小玉不敢一个人睡,便和哥哥一间房,洛河单间。

  悯生坐在床边给妹妹讲起他以前和父亲一起照顾小玉的事情,小玉拉着哥哥的手慢慢入睡,而哥哥也是一脸宠溺的表情看着妹妹去睡,轻轻抚摸着小玉的耳朵和脑袋,静静守在她的身边。

  洛河坐在自己房间的窗边,望着满天繁星和一轮明月。他看得出神,用一只手撑着脑袋,闭上眼睛用心感受世界。

  这妖怪晚上出没,悯生与洛河皆没有入睡。

  一阵清风吹过,伴随着浓烈的妖气,没想到这么快妖怪就出现了。

  两人同时察觉到妖怪的灵力和气息,悯生轻轻松开妹妹的手,从大门奔出,而洛河从袖中扔出四根半米长的铁钉,铁钉在空中停滞,洛河翻出窗外脚踩两根铁钉往妖怪的方向飞行。

  借着月光,在无人的街道,一只黑不溜秋体型较大的“老鼠”正朝一户人家不停输入自身黑线。

  悯生和洛河以极快的速度赶来,妖怪立刻停止输送,它不打算战斗,转身就跑。

  而洛河另外两只铁钉像是装了雷达一般,以极快速度追击“老鼠”。

  悯生也走近路,准备包抄这只“老鼠”。

  洛河的铁钉速度快如闪电,“老鼠”根本逃不了,铁钉从背后穿透那只“老鼠”,将其死死的定在墙上。

  “老鼠”一瞬间散架,细细的黑线从铁钉上流下,迅速溜走。

  悯生提前赶到它逃跑道路,用灵力化作双臂,张开拦截。

  数万根黑线腾空,扑向悯生,悯生用灵力化成的手臂,换做防守状态,而黑线只是从他身边穿过,这些黑线目的并不是攻击,而是逃窜。

  “能追上吗?”

  悯生看着空中的洛河。

  “有点难度,它变成一只鸟往青山飞走了。”

  “我去追,有可能是调虎离山之计,你就在这里守护村子。”

  “恩,速战速决,打不过就撤退。”

  洛河明白悯生的意思,没有劝阻,若是两人一同前往,又恐妖怪折返,又或者这里根本不只有一只妖怪。

  看妖怪刚才的样子,有点像人皮妖。可人皮妖只是个小妖怪,对人类并无恶意,而且出奇的弱,战斗力和一个普通人差不多,以至于《群妖录》记载这种妖怪时,仅仅用了一行文字。

  人皮妖,吸人精气,化之,与人无异。

  人皮妖依靠吸食别的动物的灵力为生,相比于动物的灵力,它们更愿意人类的灵力,吸食完以后可以化作被吸食者的样子,不管是声音还是灵力值,都与被吸者无异,

  当然只是一种障眼法,它们的实力并不会发生变化,但是如果没有特殊的能力,并不能辨识它。

  人皮妖本体是一颗桃子般大小的心脏,由密密麻麻的黑线包裹,黑线可以化成人的骨头和皮肤,为此,它们一般以人形匿于人市。

  通常来说人皮妖,一般都是吸取俊男美女的灵力,然后依靠美丽的皮囊引诱更多的男男女女,吸取更多的灵力,被吸取的灵力过一段时间就能恢复,并不会对人类的生命造成危害。

  但代理人交托的任务,必定和有魂玉碎片,其实力不可小觑。

  天空稀疏落下雨滴,打在洛河的脸庞。

  他推开刚才那户被黑线不断入侵的人家。

  所幸两人来的及时,这户的主人已经昏迷不醒,不过还活着,虽然身体变得极为消瘦,几乎成了干尸。

  这人皮妖竟然食人血肉。

  可惜他没有治疗灵符,只能输入一点自己的灵力,帮助这人进行血液循环,让这具干尸恢复一点血气,

  离开这里,开始走回村长家,村子里暂时没有感知到异常的灵力值。

  他没有飞回去,因为自身灵力相对于铃鹿庄其他人较低,他本人非常节能,可以用一成灵力解决的事绝不用两成。

  从悯生打开而未关上的大门回村长家。

  洛河没有吵醒村长告诉他这件事,因为就算把这件事告诉这些普通人也没有什么用,除了增加他们的恐惧。

  洛河躺在竹床上,闭上双眼,开始分析整件事。

  按理说人皮妖的本体是一颗心脏,而自己的两根铁钉并没有沾染血迹,也就是说那团黑线根本没有心脏,是一个分身,幽魂之玉的力量是个未知数,不能按照常规的妖怪来解决。

  这样说来,那个分身是专门用来引诱我们的了?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分开我和悯生,然后逐个击破?可是一个分身并不足以拖住悯生,还是说它本体就在那座青山?

  不对,它的本体就在这里。

  刹那间,长矛般的黑线从竹床下刺了上来。

  洛河反应极快,拍床而起,在空中让铁钉飞出,铁钉打破木墙,洛河单手拉住铁钉飞到院子。

  他刚刚猜到,人皮妖就是村长李学成,所谓的女儿同样是分身所化,晚饭时洛河用鼻尖触碰分身的手时,嗅了嗅,那个姑娘并无体香。

  接触过无数女人的他,问过无数女人,单靠体香就能分辨女人的类型,这时才恍然大悟。

  “反应挺快。”

  “这可不是反应。”

  人皮妖的蜕去伪装,的双手化作一团黑线,不断从袖口流出。

  雨滴变得密集起来,伴随着雷声,两人都盯着对方,等待时机。

  乌云开始掩盖月亮,月光将院子分作两部分,洛河在明,人皮妖在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