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十一月小说网 > 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 > 番外4 康王裴谦(上)

番外4 康王裴谦(上)


  “官家,李相求见。”
  睡梦中的裴谦睁开双眼,看到了低垂的锦绣金丝帷幕,上面还绣着五爪金龙,看起来价值连城。
  与此同时,小太监细声细气的声音,让他莫名地想起了之前的某些记忆。
  这是皇宫?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对了, 朕是皇帝,出现在皇宫中似乎也没什么值得奇怪的。
  但是,为什么这个小太监,称呼我为“官家”?这似乎只有在某些特定的朝代,才会被用来称呼皇帝吧?
  而且,这里虽然装饰得也还算豪华,但看起来总不像是什么正经的皇宫, 而更像是某种临时的居所。
  一定是昨晚修仙太晚……
  哦,对了, 朕还在修仙呢!
  从睡梦中醒来的裴谦,脑海中突然获得了一些记忆。
  他清楚地意识到,这里并非他原本所统治的王朝,而是某个他并不熟知的异世界。
  在原本的王朝,裴谦是一代明君,但这其实只是一个美丽的误会。
  在他刚刚即位的时候,为了求长生,费尽心思地想要斩断本朝国运。
  然而万万没想到,斩来斩去,仅仅数年光景,整个王朝却焕然一新。
  东胡、南蛮、西戎、北狄全都被一扫而光, 开疆拓土数千里;朝堂之上的歪风邪气也被一扫而空, 众正盈朝;商贸发达, 人民安居乐业, 王朝气运更是化为一道冲天紫气,直入云霄, 浩浩然充盈于天地之间。
  如果是一般人,此时可能已经放弃了。
  眼瞅着长生是绝无可能了, 但只要撒手不管、垂拱而治,也能做个无忧无虑的一国之君,泡在后宫佳丽三千中,生百八十个皇子皇女,尽享天伦之乐。
  百年之后上了史书,肯定也是写满了溢美之词。
  然而裴谦绝不是一个会轻易放弃的人。
  即使在如此巨大的逆境之中,他也从未想过躺平。
  所以,裴谦决定转换思路,又进行了许多其他的尝试。
  比如,落草为寇,带着亲兵去加入梁州匪患;又比如,养虎遗患,将孟畅封为青州王,再开挖大运河,为他制造造反的土壤。
  只可惜,这些尝试最后全都以失败而告终。
  随着孟畅的解甲归田,裴谦也遭受了严重的打击,并为此而消沉了很久很久。
  看着蒸蒸日上的王朝,听着海外舰队每隔一段时间就传回来的捷报, 裴谦无奈地认识到了一个事实。
  那就是:这个世界,恐怕已经没有什么能让自己成仙了……
  经过他的一番操作之后,这个王朝已经凝聚了前所未有的大气运,而这样的大气运足以打造一个国祚达到六七百年的王朝,终裴谦的一生,恐怕也无法改变这个事实了。
  关键是在可以作的方向全都作了一个遍之后,裴谦已经灵感枯竭,实在想不出其他能够削减国运的办法了。
  在走投无路之际,裴谦苦思冥想,总算是找到了一个新的突破口。
  因为他原本所在的那个王朝,是一个有着神秘力量的王朝!
  有神秘的王朝气运,有吞噬气运的国师,有龙,有怪蛟,还有能够随手斩杀海兽的神秘剑客。
  那么,自然也就有解决问题的方法。
  在裴谦的再三要求之下,国师唐亦姝总算是勉强同意,为他用上从深宫中找出的秘法,施展秘术。
  而这秘术的效果,便是让他可以用灵魂状态穿越纷乱的时空乱流,来到异世界,附身到那些祸国害民的昏庸之主身上。
  这些昏庸之主,大多已经处于王朝的中后期,天下气运四散,本就已经是乱世之相。
  在这种情况下,若他们是英睿神武的中兴之主,或许还能力挽狂澜。
  但偏偏,这些昏庸之主大多胸无大志、耽于享乐,虽然多半偏安,但却已经为王朝的覆灭,埋下了祸根。
  当然,裴谦之所以要通过秘术,费尽心思地穿越到这些昏君的身上,自然不是为了拯救异世界这种宏大而空洞的目标。
  毕竟他穿的,都是已经在异世界中发生过的历史,即便他做了一些什么事情,也无非是改写了历史的幻影,而不可能真的改变那些人的命运。
  所以,裴谦的目的,归根结底还是利用这些昏君,来削弱自己的国运。
  在秘术中,裴谦将自己的气运与这些异世界的昏君给绑定在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如果他什么都不做的话,异世界的历史将会如常进行,总体来说,是一种慢慢削弱的状态。
  但裴谦当然不会满足于此。
  这种秘术是有限制的,裴谦无法直接穿越到那些第二天就要吊死的亡国之君身上,坐享其成。
  他只能穿越到那些位于王朝中期、面临着巨大危机、造成了严重后果的昏君身上。
  而裴谦的目标很明确,那就是让这种危机更大一些!
  比如,在明知打不过敌人的情况下,偏安一隅也可续得百年国祚,但如果又菜又爱玩的皇帝偏偏心血来潮,要玩一把御驾亲征呢?
  那岂不是瞬间就送出去了百年国祚?
  想想,都赚大了。
  而此时,他已经获得了这样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让李相稍等,朕马上就到。”
  梳洗过后,裴谦脑海中关于这个异世界的记忆,也变得逐渐清晰。
  前来拜访的这位李相,叫做李纲,正是此时建炎朝廷的左相,可谓是国之重臣。
  而自己所穿越的这具身体,乃是河北兵马大元帅、宋徽宗第九子,康王赵构。
  此地,则是应天府。
  前几日,赵构在众多文武官僚的见证下,登坛昭告天下,正式登基称帝,改年号为“建炎”,成为赵宋王朝的第十位皇帝。
  至于他是如何登基的,这便说来话长了。
  金人南下,在宋徽宗、宋钦宗这两位活宝的一顿骚操作之下,成功地造成了靖康之变,二王北狩。
  所谓的北狩,无非是一种粉饰的说法。更准确地说,他们就是被金人抓走,当玩物去了。
  在这种情况下,赵构作为第九子,又是先皇授予的河北兵马大元帅,就有了足够的登基合法性。为了延续赵宋王朝,一众大臣随赵构南逃,并重新建立起建炎朝廷。
  “所以,朕现在应该做什么?不知道后续的事情真是头疼啊……”
  作为一个从异世界穿越而来的人,裴谦能够获知赵构的记忆,能够了解这个世界的基本情况,但对于未来会发生什么,一无所知。
  哪些是忠臣、应该贬斥,哪些是奸臣、应该重用,就更是两眼一抹黑。
  他只能通过赵构原本的记忆,去进行大致的推断。
  至于赵构之前不熟的人……那就只能相信自己的眼光了。
  很快,裴谦见到这这位左相李纲。
  他看起来已经有很大年纪了,须发斑白,但身材魁梧、眼睛炯炯有神,尤其是一双沙包大的拳头,打在身上一定会很疼。
  “左相有何事啊?”裴谦随意地问道。
  李纲声如洪钟:“请官家明示,到底是要南渡扬州,还是要北还汴京?不论如何,请官家即可明下诏令,以安天下人心!
  “此事迁延日久,朝廷朝令夕改,天下人心惶惶,还请官家早做决断!”
  裴谦双眼微微眯起,许多赵构原本的记忆中关于李纲的画面,浮上心头。
  嗯……这似乎是一位主战派的大臣,在靖康之变时,力主守卫京师汴梁,取得了不错的战果。
  只可惜后来那两位先皇一波神操作,把之前防守的成果给全都送了回去。
  如此看来,这李纲是一位肱股之臣?
  那是不是应该立刻贬黜?
  不然!
  裴谦心中刚一产生这个想法,就立刻自己否定掉了。
  李纲到底是不是肱股之臣,这暂且不论,但他既然是一名主战派的大臣,那便值得一用。
  如果此时没有外患、天下太平,那裴谦肯定是要重用他眼中的奸佞之臣,来削弱王朝气运。但这个异世界的金人如此可怕,感觉旦夕之间就能灭掉整个宋朝,那还舍近求远干什么?
  如果裴谦真的贬谪了李纲,让朝廷中全都变成了主和派的天下……
  那他还怎么去御驾亲征?
  到时候整个宋朝如果真的迁到南方,依靠着淮河、长江的天险守卫,大概率是能守得住的。
  裴谦的时间不多,哪能跟他们这样耗下去。万一到了南方,仗没打起来,而他的梦境又要醒了,辛辛苦苦用秘术穿越而来,岂不是变成了白忙活?
  所以,必须重用主战派!
  这一战必须打!
  当然,不管是赵构的记忆,还是身边众多大臣的想法,都告诉裴谦,这一战能打赢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
  近百年来,宋朝对外战争赢少输多。虽然一直在吹胜率很高,但这胜率的统计方法显然是有很大问题的。
  金兵来打城池,没打下来,到周围掳掠一番走了,也能算成是宋朝的胜迹。
  越是野战,越是大规模的战斗,宋军跟金兵碰上了,基本上属于是有多少送多少,单位都是以十万计算的。
  裴谦不由得感慨,这异世界的国号果然是没有起错,确实是大送。
  所以,在这个世界想败光气运看起来非常简单:只需要把朝堂中的人全都换成嗷嗷叫的主战派,然后再来一波御驾亲征,统帅着一帮乌合之众A上去,最后皇帝战死殉国,就齐活了。
  想到这里,裴谦决定还是先重用一下这个李纲,把那些主和派的,全都给轰走。
  如果发现他特别能打仗的话……那就再换个不会打仗的不就行了吗?
  想到这里,裴谦立刻朗声说道:“当然是要北还汴京!我大宋宗庙俱在汴京,历朝历代之基业,岂可轻易弃之不顾?朕难道很像是一个瞻前顾后、贪生怕死之徒吗?”
  李纲长满皱纹的双眼炯炯有神,看向裴谦的目光中带着三分疑惑,七分诧异。
  那意思仿佛是在说,你是个什么样的人,心里没点数吗?
  面对着李纲的目光,裴谦突然有点心虚。
  因为一些赵构的记忆,浮现在他的心头。
  之前,李纲在成为宰执后不久,就对赵构上疏,提出三点请求:一请赵构回銮汴京,以便向天下和金人明示收复失地的决心;二请赵构严惩张邦昌等逆贼;三请赵构立刻在河北、河东两地成立招抚使,以充分利用两地如星火般的民间抗金力量,以期收复失地。
  结果,赵构表面上同意了李纲的建议,同意了他推举的河北、河东统帅的人选,但紧接着又下诏,让荆襄、江淮等地准备迎接圣驾。
  月底,赵构先是向群臣展示了刚刚得到的徽宗密诏,当着群臣的面痛哭不已,似乎表现出了某种亲征的决心;但随后又下诏,宣布将太后及后宫眷属迁往扬州居住,明显是在为整个朝廷的南渡扬州做准备。
  至于此时的小朝廷之中,除了李纲之外的大多数臣属,都在琢磨着要去扬州的事情。甚至就连扬州那边的种种事宜,都已经安排好了。
  这是什么意思?
  很显然,原本的赵构是根本不想去打金人的,只想立刻到南方繁华之地偏安一隅;但问题是,靖康之耻这种事情也确实太丢人了,他也不好意思直说自己压根没有去抗金的决心,所以很多时候又被迫做出一些姿态,显得自己这个天子,还是心怀九州万方的。
  于是就呈现出了一种精神分裂的状态,朝令夕改,传递着截然相反的两种政治信号。
  于是,李纲终于忍不了了。
  这次他来当面奏对,也没有再要求必须要回到汴京,而是让官家早做决断。那意思是,你要是向往南跑,那也行,臣妥协了,咱们抓紧时间动身,别特么在这一直耗着了!
  只是李纲完全没想到,竟然得到了这么一个让他惊喜而又意外的答案。
  虽然很怀疑这背后又什么阴谋,但李纲转念一想,毕竟君无戏言,这位新官家似乎也犯不上调戏宰执,于是还是将信将疑地认了。
  “好,既然如此,那便请李相准备一份还于汴京、筹谋抗金的方略,明日朝会,与群臣共同商讨!”
  裴谦将所有的事情一股脑地推给李纲,然后就拂袖而走了。
  “官家且慢!这恐怕不合礼法……”
  李纲被吓了一跳,还想在多说几句,然而皇帝已经不见人影了。
  在这个瞬间,李纲突然有了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这似乎与他之前认识的那个官家,全然不同了……
  当然,如果只说这些行为,这位官家似乎变得更加难以捉摸、更加幼稚、更加像是往一个昏君或暴君的路线上一路狂奔了……
  但李纲又隐约觉得,这位官家身上,似乎突然有了一种特殊的光环。
  似乎……更有天子气概了?
  此时的李纲并不知道这都是裴谦穿越之后,有莫大气运加身的结果,只以为是前些日子举行仪式正式称帝,所以奉天承运,才平添了这几分天子气概。
  无暇多想,李纲只好按照皇帝所说,回去准备第二天朝会要奏对的内容。
  ……
  翌日朝会。
  裴谦坐上高高在上的龙椅,俯瞰群臣。
  嗯,都不大认识,就只有靠前的几副面孔,比较熟悉。
  这些熟悉还都是来自于赵构原本的记忆。
  原来,赵构本来只是九皇子,按理说排皇位这种事情,是轮不到他的。
  但在靖康之变中,赵构也是走了狗屎运,本来是要到金营为人质的,但他当时的表现不错,既英勇又有气概,这跟金人心目中赵宋皇室的那种唯唯诺诺、胆小如鼠的观感极不相符,所以严重怀疑是被人冒名顶替了,非要让朝廷换人过来。
  于是赵构就莫名其妙地成了靖康之变过程中唯一一个幸存的皇子,后来又成了河北兵马大元帅,再后来,就是靖康之变过后,群臣拥立他成为新皇了。
  此时,这个小朝廷还尚未稳固,而朝廷中更是分为明显的两派,甚至更多派别。
  比较泾渭分明的两派,一派是李纲等前朝旧臣。他们多半在徽宗、钦宗这两位皇帝手下有官职,因种种原因在靖康之变中幸存、没有被掳走,所以才能来到这个小朝廷中。
  而另一派则是赵构作为康王,原本的一批心腹。比如在大元帅府士气就一直主张避敌议和的汪伯彦、黄潜善二人。
  如果再细分的话,还有主战、主和这种不同的派别。
  事实上,原本的赵构对于任命李纲为左相根本就没什么兴趣,只是天下之人呼声太高,只好任命他成为宰执,以示抗击金人、收复失地的决心。
  说白了,还是暂时的笼络人心之举。一旦形势稳定下来,李纲这种人,赵构是决计不会留在身边的。
  当然,在召回李纲之后,赵构也收获了一个意外之喜。
  原本他手下的这帮废物连个正经的草台班子都搭不起来,还是李纲来了之后,运筹帷幄一番搭起了这个班子。
  只是对心里没数的赵构来说,他是不会知道这一点的。
  这也给穿越的裴谦,埋下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坑。
  “李相,说一说还于汴京的事情吧。”
  裴谦在另一个世界就是说一不二的帝王,所以此时哪怕是在暂时的行宫,哪怕是随意地说出一句话,也自然而然地带上了帝王威严,让人觉得如洪钟大吕,震撼莫名。
  至于汪伯彦、黄潜善等一心把赵构带到扬州的旧臣而言,“还于汴京”这四个字不啻于晴天霹雳。
  只不过他们并未立刻出来说话,这并不是因为他们不敢说话,而是因为他们懵了。
  眼前的这位皇帝似乎一夜之间就变得不认识了,甚至他们都不敢相信这四个字竟然是从皇帝口中说出来的。
  所以,直到李纲条理分明地将一套完整的方略说完之后,这两人才意识到,今天的朝会有很大问题。
  他们再不说些什么的话,恐怕就不只是前功尽弃,而是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汪伯彦第一个站出来说话。
  “官家,万万不可!汴京此时乃是绝地,金人随时都有可能再度渡河南下,官家怎可再以至尊之身重临险境?
  “扬州那边已经做了安排,只等官家圣驾到了,一切便可步上正轨,此时官家岂能瞻前顾后、犹豫不决?
  “这汴京,绝对去不得啊!”
  此言一出,有不少群臣也纷纷响应。
  说的内容也都差不多,无非是汴梁太危险、可以去但没必要、朝廷立足未稳抗金一事要徐徐图之之类的话。
  裴谦没说话,直到这些大臣们基本上都说完自己的意见之后,这才说道:“原来诸位爱卿都是这么想的吗?哎,我也确实觉得扬州更好,只是汴京乃我朝旧都,怎可毁弃……”
  听到这些话,汪伯彦不由得眼前一亮,心中了然。
  怪不得!
  还以为官家真要回汴梁呢,真是虚惊一场。
  看起来,官家只不过是跟以前一样做个姿态,找个合适的理由,堵住天下悠悠之口。
  他立刻说道:“官家可以派一得力之人前去将我朝历代皇帝的神主迎回应天府,再派遣一员重臣去镇守汴京,宗副元帅就是很好的人选……”
  裴谦目光扫过众多官员:“诸位爱卿以为如何?都别愣着,各抒己见。朕乃是个宽宏大量的君主,你们据实相告,朕也不会把你们怎么样的。”
  在皇帝的点名之下,这些群臣也纷纷各抒己见。
  其中大多数都赞成汪伯彦和黄潜善的说法,纷纷论证南巡的正确性和必要性,也纷纷提出了让李纲和宗泽等人去北方收拾烂摊子的方案。
  只有一小部分官员直接表达了反对,而还有一些官员,则是没有把话说死,翻来覆去只是一句“请官家圣裁”,意思就是我们都是没什么想法的工具人,还是皇帝你自己决定吧。
  最后,裴谦又看向李纲。
  “李相,你以为如何?”
  李纲沉吟片刻,最终还是有些不情愿地说道:“官家若是要暂离中原、避开金人锋芒,倒也不是不行。臣以为,关中为上,襄邓次之,建康为下。
  “纵使陛下不能行上策去关中,也该去襄邓、南阳,以系天下之心。”
  很显然,李纲也意识到了,这个小朝廷中,绝大多数官员,乃至皇帝本身,还是更倾向于南迁的。
  但即便是躲避兵锋、不回汴京,李纲认为也不该再往南跑了。
  道理很简单:以系天下之心。
  如果皇帝一溜烟跑到很远的南边去了,那几乎等于是直接昭告天下:朕跑啦!北边的地方朕全都不要啦!
  但如果皇帝不跑那么远呢?那么北地的宋人,就还会觉得王师仍会归来,还是会持续不断抗争的。
  这显然也是李纲面对逆境,进行的一种妥协。
  然而他话才刚说完,皇帝已经一拍扶手,愤而站起。
  “李相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朕刚才不过是想试探一下众卿,想看看你们心中到底有没有北地的人民,到底有没有一雪前耻的勇气!
  “没想到啊没想到,你们一个个的,太让朕失望了!
  “苟且偷生之辈,有何颜面在我朝为官?
  “李相,刚才那些说要南渡的官员都记住了吗?
  “朕给你三天时间,将这些人全都给我贬出去,越远越好!”
  汪伯彦和黄潜善在震惊之中互相看了看,再一次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原来官家刚才表现出一副支持南迁的样子,是在……钓鱼?
  眼瞅着所有人都愣住了,裴谦冷冷得看向李纲:“怎么,李相,没听懂朕说的话吗?”
  李纲这才醒悟,赶忙行礼:“臣一定不负官家重托!”
  “那便这么办了,散朝!”裴谦准备拂袖而走。
  汪伯彦和黄潜善这才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不是他们反应慢,而是裴谦此时所作的事情实在太过惊世骇俗,完全不讲宋朝的政治斗争规则,也太反常理。
  但反应过来之后,他们也知道此时必须要殊死一搏了。
  “官家!万万不可!
  “李纲此人跋扈无状,孩视陛下,若是陛下任凭此人随意施为,恐怕朝中要皆成此人党羽,必将蒙蔽圣聪、隔绝内外,有不测之患啊!”
  情急之下,汪伯彦和黄潜善都不再称“官家”了,而是改称陛下,对李纲的攻讦也终于全都摆到了明面上。
  虽然他们不知道皇帝今天到底是如何吃错药了,但从皇帝的态度来看,此时若是他们不据理力争,那么私下里再想见到皇帝,可就难如登天了。
  这两人对李纲的攻讦,主要是两点。
  第一是“孩视陛下”,第二是“培植党羽”。
  而他们之所以用这两点来攻讦李纲,自然是因为,还真是确有其事。
  李纲确实把赵构当成小孩子来看待。这一方面是因为赵构确实很年轻,也不是个当皇帝的料,在李纲这种老江湖面前实在幼稚得可怕;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赵宋的这些皇帝恐惧金人是传统艺能,徽钦二帝已经给李纲整得有些心理阴影了,所以,李纲也不奢望赵构能明白他的良苦用心,只希望能忽悠一天是一天,把事办了就行。
  至于培植党羽,此时的整个小朝廷都是李纲组建起来的,其中虽有汪伯彦和黄潜善这样的赵构旧班底,但李纲对他们自然是看不上的,要尽可能地在紧要位置安排自己看得上的人。
  这在汪伯彦等人,乃至赵构看来,自然也都算是培植党羽的行为了。
  只不过原本赵构和这些人在想方设法地限制李纲,让多股势力达成平衡,并寻找合适的机会将李纲给一脚踢开。
  可现在,赵构却突然让李纲随意施为……这还了得?
  只是汪伯彦和黄潜善一番哭诉,这位皇帝陛下却似乎充耳不闻,还是自顾自地迈步离开。
  “陛下!”
  汪伯彦再也顾不上形象,往前一扑,就要当场抱住皇帝的大腿。
  他自信自己是赵构的心腹,就算事急从权,做出一些逾矩的行为,也无伤大雅。
  总得先把命给保住。
  然而下一秒钟,让朝中群臣都没想到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这位皇帝陛下竟然……飞起一脚,把汪伯彦踹飞了!
  “屁话真多!
  “你是皇帝还是朕是皇帝?
  “朕说话不好使了是吧?”
  朝中群臣都愣住了,李纲更是愣住了。
  此时这位皇帝陛下的行为,怎么看都像是飞扬跋扈的暴君之相,可李纲却不知为何,眼眶微微湿润了……
  被踹翻在地的汪伯彦捂着心口,一时间僵住了,难以理解眼前发生的一切。
  但紧接着,他似乎是摆出一副破罐破摔的架势,想要再度扑上。
  裴谦侧身闪过,大声说道:“李纲!”
  李纲这才回过神来,赶忙上前一步:“臣在!”
  裴谦指了指汪伯彦和黄潜善:“朕命你把这两人打出去!”
  看到李纲面带茫然,裴谦恍然道:“哦,朕忘了你年事已高,那这样,你找别人动手,把这两个人给朕打出去!”
  李纲却摇了摇头,然后欣然撸起袖子:“不,臣想亲自动手!”
  很快,朝中群臣都看到了令人窒息的一幕。
  李纲虽然已经上了年纪,但沙包大的拳头并不是摆设。
  一顿乱拳之后,又跟上了几记窝心脚,当场把汪伯彦和黄潜善这两位重臣给打得屁滚尿流,几乎是连滚带爬地逃出了大殿。
  裴谦赞许地点点头,再次以目光扫视全场。
  其他的官员们,全都默默地低下了头。
  裴谦冷笑一声:“李纲!以后谁还敢跟朕嬉皮笑脸的,你就按照今天这样给我打!
  “你们以为朕是什么仁君吗?
  “那你们就错了!从今天开始,朕就要做天下一等一的暴君,不服憋着!
  “李纲,记住朕之前说的话,三日之内将这些说要南渡的昏官全都给朕赶出去,朕不想再见到他们!”
  说罢,裴谦拂袖而去。
  这次没人敢再上前了,李纲动手实在太过狠辣,以至于不少官员都情不自禁地捂住下体。
  他们担心自己被李纲暴揍一顿之后,没有童贯那样以阉人之身封王的好运。
  至于李纲,则是双眼噙着泪花,感慨道:“陛下……有太祖之风……”
  据说当年大宋刚建立的时候,太祖赵匡胤也是这样在朝堂上跟臣子们打成一片的。
  甚至有些人怀疑,或许赵构……乃是太祖一脉?
  总觉得太宗头上似乎有些绿油油的。
  ……
  眨眼之间,数日时间过去了。
  李纲的效率确实很高,三天之内就将那些曾经劝裴谦南渡的官员们全都收拾了一番,或是贬谪,或是罢免。
  刚开始的时候,李纲还比较小心,每个官员都单独上奏,详细地陈述自己的处置方式,请裴谦批阅。
  裴谦当然不会看,直接把李纲叫来痛斥一顿。
  “朕念你是三朝老臣,才委此重任。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婆婆妈妈的!
  “怎么还能一事一奏呢?朕不要过程,只要结果!”
  于是,李纲彻底放开手脚,过了几天再开朝会的时候,之前赵构记忆中的那些熟面孔已经全都不见了,换上的全都是生面孔。
  裴谦很高兴,觉得自己没有看错人,这个李纲办事还是得力的。
  于是在朝会上,又说起了要北伐的事情。
  “李相,朝中奸佞尽去,朕是不是可以北伐了?”
  李纲也是颇为感慨地说道:“虽说汴京还在准备之中,但官家确实可以准备起程前去汴……等等,官家刚才说什么?”
  李纲懵了。
  他一直以为,这一番大刀阔斧的操作之后,下一步无非是让皇帝回到汴梁,号召天下人共同抗金而已。
  至于真的对金人用兵……
  那还是一件非常遥远的事情。
  毕竟李纲是指挥过汴梁保卫战的,跟种师道、宗泽等人,也都打过交道。他十分清楚宋军此时的战斗力到底如何。
  说白了,短期内想打败金人是不可能的,回到汴梁是做出姿态、收拢人心,接下来还要想办法练兵,想办法联络沦陷区的义军,做出一番周密准备之后,才能再谈收复失地的事情。
  结果,陛下竟然问,现在是不是可以北伐了?
  这是想早日去跟徽钦二帝团聚吗……
  裴谦面色如常:“朕说,是不是可以北伐了?
  “金人肆虐我大宋土地,还有无数难民如雏鸟一般嗷嗷待哺,以待王师,若是不能收复失地、一雪前耻,朕寝食难安!
  “所以,朕一天都等不了了,立刻为朕谋划,召集天下之兵,御驾亲征!”
  李纲这才脸色大变:“官家,万万不可!我朝虽然还有可战之兵,但连番溃败之后,兵无战心,而金人兵锋正盛,断不可贸然行事。
  “尤其是御驾亲征,天子岂可身陷绝地?即便是要对金人用兵,也要进行周密准备,绝对不可仓促!”
  裴谦有些不高兴,但想了想,李纲给出这样的答案倒也在意料之内。
  毕竟他这个当皇帝的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去送,但李纲即便是个主战派,也总还是要考虑周详的。
  “那依李相之见,要准备多久?”
  李纲想了想:“回官家,臣以为若要伐金,非准备五年不可。”
  裴谦的眉头紧蹙,很不高兴。
  五年?
  朕费这么大劲穿过来,还要等你五年?
  更重要的是,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隐约意识到,李纲确实是个能办事的。若是给他五年,说不定还真能练出一支硬刚金人的强军。
  那怎么能行呢?
  裴谦默默叹息,看起来,这李纲差不多是该用到这里为止了。
  让他把主和派的那些废物全都赶走之后,他的使命也基本上达成了。
  接下来裴谦要做的事情很简单,那就是想办法找个不靠谱的将领,逐步地将军权交过去,然后尽快开始御驾亲征!
  你李纲不是要五年才能打吗?
  那朕就找个三年、甚至两年就敢打的将领。
  想到这里,裴谦看向其他的众臣,尤其是一些武官:“谁有把握在五年内伐金?”
  裴谦十分确定,只要有人站出来说,能在五年内伐金,他立刻就会成为下一任的枢密使,甚至可以成为天下兵马副元帅。
  至于天下兵马大元帅……那不能给,那是裴谦自己当的。
  如果两人同时竞标该给谁?那当然是看谁承诺的时间短了。
  结果让裴谦失望的是,面前的这些官员竟然全都低下了头,根本不敢与他对视。
  甚至还有几个不开眼的大臣附和李纲的说法,说伐金之事过于重大,要徐徐图之。
  “徐徐图之个屁!一群废物!如何替朕分忧!”
  裴谦气得拂袖而走。
  ……
  回到自己的寝宫,裴谦还在气愤不已。
  这些臣子都太没有想象力了!
  其实裴谦就想找一个好大喜功、心里没数的将领,抓紧带着皇帝一起送。
  但只可惜,目前朝堂中的这些人很多都是李纲提拔起来的,他们似乎……过分理智了一些。
  想要找这位合适的将领,恐怕还是只能往基层去找了。
  众所周知,基层的小兵中键盘侠应该是最多的,也不乏充满热情的愣头青。
  找一个合适的人选提拔上来,自然可以解决燃眉之急。
  只是……从何找起呢?
  裴谦根本认不全这些人,自然也无从知道谁是愣头青。一个一个召见吧,又太不现实。
  转念一想,决定翻一翻最近的奏章,看看会不会有什么收获。
  翻来翻去,一份一看就很厚的上书,出现在裴谦的眼前。
  “陛下已登大宝,黎元有归,社稷有主……”
  洋洋洒洒数千字,内容确实是不少。
  裴谦看得有些头疼,但为了大计,还是耐心看了下去。
  这份奏疏果然没有让他失望,因为才看了没几段,裴谦就果断抓住了重点,找到了他想要的内容。
  “李纲、黄潜善、汪伯彦辈不能承陛下之意,恢复故疆,迎还二圣,奉车驾日益南,又令长安、维扬、襄阳准备巡幸,有苟安之渐,无远大之略,恐不足以系中原之望!虽使将帅之臣戮力于外,终亡成功。为今之计,莫若请车驾还京,罢三州巡幸之诏,乘二圣蒙尘未久,敌势未固之际,亲帅六军,迤逦北渡,则天威所临,将帅一心,士卒作气,中原之地,指期可复!”
  这段话的意思其实很明确:陛下你才刚即位不久,怎么就光想着往南跑呢?
  李纲、黄潜善、汪伯彦这群废物啥也不懂,就知道去南方偏安,这样下去中原百姓的期待不是全都要落空了吗?
  皇帝都跑那么远,那中原的抗金将领就算再怎么努力,又怎么可能打的赢?
  所以别跑了,赶紧回汴梁,趁着靖康之变发生的时间还不是很长,趁着金人对北方的统治还没有稳固,陛下就该亲率六军、御驾亲征,到时候中原这些金人只能被陛下按在地上打!
  看到这封奏疏,裴谦简直想要拍案叫绝。
  真是深得朕心啊!
  而尤其让他感到惊喜的是,这位上书之人不仅是一位坚定的主战派,而且还是一位比李纲要更加坚定的主战派。
  他上书不仅骂了汪伯彦和黄潜善这两个真正的主和派,还把李纲这个主战派,也给捎带着一起骂了。
  这说明什么?
  主战不彻底,就是彻底不主战!
  很极端,但朕喜欢!
  这不正是自己苦苦寻找的人才吗?键盘侠的属性简直都快溢出纸张了!
  裴谦立刻喊道:“来人!把杨舍人给朕叫来!”
  片刻之后,一位年轻的军官到了。
  此人叫杨沂中,对赵构倒是很忠心,考虑到他也掣肘不了李纲,于是裴谦就把他给留了下来。这人毕竟是行伍出身,凡是有军事方面的事情还可以问他,省得被李纲那厮给蒙蔽了。
  “杨舍人,这份奏疏你看看。”
  裴谦说着,将手中的奏疏递了过去。
  杨沂中恭敬地接过,认真地看了一遍。
  裴谦问道:“此人是何官职?你清楚吗?”
  杨沂中点头奏对:“回官家,臣清楚。此人乃是河北相州人,原为元帅府刘副统制麾下,后来赏为武翼郎,以武艺卓绝而著称……
  “之前曾在元帅府中与臣一起饮过酒。此次他越级上书官家,要官家御驾亲征,还弹劾三位宰执误国……
  “他只是一名小小的武翼郎,又是武官,朝堂大局、前线形势一概不知,却妄言弹劾,这多半是想像言官一样,博取直名罢了……
  “臣不敢为他遮掩,此种言行皆是大罪,请官家将他罢免一切军职,撵出军中吧。”
  裴谦不由得眼前一亮:“哦?”
  果然跟奏疏上的内容对上了。
  高端键盘侠!
  而且是那种喜欢说“我上我真行”的键盘侠!
  “他今年多大?”裴谦又问道。
  杨沂中如实回答:“二十有四。”
  “好!”裴谦不由得拍案而起,这不正是自己正在苦苦追寻的人才吗?
  李纲不敢打,非说要什么五年之后……
  哪来的时间等你五年?
  但是这个不知天高地厚、只有二十四岁的武翼郎,却觉得皇帝现在就可以御驾亲征,直接跟金人刚正面。
  这不正是跟裴谦的想法不谋而合吗?
  罢免一切军职?撵出军中?
  开玩笑,撵走了他,朕再去哪里寻这样一名大将去?
  裴谦当即说道:“立刻将人给朕请来,朕要封他为天下兵马副元帅!”
  饶是杨沂中这几天已经见识过这位官家性情大变之后种种出格的言行,此时也有些大惊失色,不敢确定,以为官家是在开玩笑。
  裴谦脸色一沉:“还不快去!”
  杨沂中赶忙躬身行礼:“臣告退!”
  将这位杨舍人送走之后,裴谦又满意地将奏疏拿起来,看了几遍。
  “真是恨不得现在就跟这位叫做岳飞岳鹏举的小将,见上一面,促膝长谈到天明啊!”
  裴谦如此感慨道。
  ————
  这段时间时常有读者来催说让再写写番外,但是一直没什么想法所以没有动笔,今天抽出时间简单写了写,却发现字数有点多了而且没能写完。下半部分要再等个两三天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