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十一月小说网 > [终极一班]模拟人生 > 第19章 冷战。

第19章 冷战。


“谈什么?”见他突然靠近,仓鼠司丝有一点紧张。不会吧,又来?

“汪大东那群小鬼,平时都是那个画风?”田弘光盯着司丝。要是让他知道田欣因为终极一班受了多少委屈,那个什么汪大东,他绝对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哪能呢。”司丝莫名其妙松了一口气,她漫不经心抬起杯子抿了一口咖啡。“大东哥这两天不知道搭错了哪根筋,他之前可是最听班导话的,让他往东他绝不往西的那种。”

“啊!”司丝思索了一下突然想到了什么。“是曾少宗!班导的男朋友!”

“你别不信呀。”见田弘光一脸怀疑。司丝跟他解释“大东哥这个表现啊绝对是吃醋了!”

“我是她弟弟都没吃醋,他一个学生吃什么飞醋?他不是有女朋友吗?那个什么安琪?”田弘光乐了

司丝给他解释了一通弯弯绕绕,包括汪大东为什么这么听田欣话。

她解释得口干舌燥,顺手喝了一口已经快要放凉的咖啡。一脸期待的看着田弘光,“懂?”

“去休息吧。”他又伸手揉了揉仓鼠发顶

第二天田欣在黑板上写板书。班里依旧吵吵闹闹,她刚写完一句单词。门口突然响起来一个声音“不好意思请问有人叫pizza吗?”外卖小哥抱着两盒披萨站在门口,“这边啦”“超慢的你。”“给你钱啦,拖拖拉拉”。

小哥送了pizza就走了,前面依旧吵吵嚷嚷。

“你们现在是在上课!”田欣苦恼

司丝扶额,她要按不住田弘光了。女孩子干脆利落一踹桌子。田欣正继续写着板书,被司丝这边发出的巨大声音吓了一跳。

“司丝?”她惴惴不安的看过去。那边吃东西的一帮人也因为司丝的举动愣了一下。“丝妹妹,你吃披萨吗?”

女孩子黑着脸双手抱胸,橙色课桌因为力道堪堪停在金宝三边上。司丝收回腿。“都给我闭嘴,要吃披萨回去吃。”

“你以为你是大东哥哦,”金宝三吐槽了一句,“我们凭什么听你的。”被一本书砸中后背。

“金宝三,你丝姐我现在很不爽。我劝你们见好就收,不然,懂?”

教室里除了安琪和田弘光,没一个在听课的。此刻,司丝发出的动静让后排汪大东他们也抬头看了过来。

“丝妹妹,不就是个pizza,不至于吧?”汪大东拿下脸上盖着的漫画,坐起来。

司丝正要一个眼刀过去。他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汪大东接了电话一脸不耐烦。“不要在打电话来"鲁"好不好,叫他们给我等着。”他啪得挂掉电话。

田欣收回粉笔叹气,她抱着英语书跺了一下脚。“你们到底在干什么嘛,我们现在不是在上课吗!”

“班导,班上同学都已经很尽力的坐在自己位子上了。”

“大东讲得没有错”田欣声音稍稍带上哭腔“你们真的都已经改好了然后也变得很乖。”她转头收拾一下情绪。“我想可能今天的课”

司丝看见田弘光站了起来,她捂着脸给汪大东暗暗点了一根蜡烛。

哦豁完了

他先把司丝的课桌搬回原位,然后大步走到汪大东面前。田弘光压抑着怒火,戴着口罩只能看见他黑沉沉的双眸。汪大东愣了一下,“楚同学也要出头吗?”“汪大东。立刻。跟班导。道歉”

“呵。”汪大东冷笑一声。“我们人都在教室里,至于听不听课。关我什么事,丝妹妹!管好你的人!”

“阿辞!冷静”司丝着急得站起来。

“好了,楚同学你先回位置上坐好我晚点会影印一份重点,你们可以带回家看。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课,今天就上到这里吧”田欣尽力压着眼泪,让他们下课了之后就跑出教室。田弘光深深看了一眼汪大东,扭头追了出去。

司丝在原地纠结得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她咬牙一跺脚。也追了出去。

“现在是怎样?那个口罩男不会是喜欢班导吧?”见大家都看着他,汪大东面上不愉。

“阿光!”司丝瞬移几步追上田弘光。“先让班导和大东都冷静一下。”她拉住田弘光衣袖。

“我知道。”他站在原地,注视着田欣离开的方向。“要是有一天,我可以跟汪大东他们说出身份。我绝对会揍得他满地找牙!”田弘光一拳捶上边上景观树,他稍微冷静了一点。

“好了,丝丝,我没事。”他不管手上擦伤,揉揉鼓着脸的女孩子。“走吧。”

他们迎面撞上汪大东一行人,汪大东擦身而过时一把捞走司丝。“走吧,丝妹妹,咚门高中找茬,说要终结我们。”

“欸阿辞?”司丝一边扭头看他。一边被汪大东给捞走。

“我先回家,到家了记得跟我说一声。”田弘光目送着司丝被带走,一转身发现小雨也跟安琪站在原地。他朝他们点头示意了一下,转身走出芭乐高中。

“这种揍人的感觉,真是让人无法形容啊,就像是”妄图拿便秘举例的金宝三被大东镇压“然后就变成一场误会了东哥。”将他的手按下去,金宝三依旧是讨好的笑容司丝站在王亚瑟边上,她有一些走神,垂着眼眸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只是刚开始,长则一个礼拜,短则两天,就不会有不怕死的高中生来挑战我们终极一班了。”汪大东收回手,双手插兜宣布。

“对!”鲨鱼振臂“我们终极一班不是好欺负的!”大家对着躺倒一地的高中生好一阵叫嚣

“不怕死就来啊!”

“起来啊!”

“再来就揍死你们,我跟你讲”

“记住我的名字,我叫金宝三。”

“好了”大东出声“各位可以闪了。”

“东哥,拜拜,丝丝姐,拜拜,亚瑟王,seeyou~”金宝三打了一圈招呼,跟着同学们离开。

“自恋狂,是不是也等这一天等了很久?”场子上只剩下他们几个。汪大东心情好了一些“可以不用在忍气吞声了。”

“自大狂,复仇背后的隐藏之事,通常是比复仇更可怕。”亚瑟看了一眼汪大东跟司丝

“丝妹妹?”有些茫然的汪大东发现女孩子在走神,拿手肘一杵她。

“啊?”司丝茫然抬头,“都走了吗?”

“你不会在想你家那个口罩男吧。”汪大东乐了。

“没有啦。大东哥,亚瑟妈咪。我先走啦”司丝跟他们挥挥手告别

“注意安全。”

“对了自恋狂,什么背后?”目送司丝离开,汪大东好奇地看着亚瑟从他面前走过“我背后有什么吗?”

“我的意思是,你带头作乱这件事”

汪大东笑了一声“你也太直接了。”

“我们兄弟之间讲话,还需要拐弯抹角吗?”

他俩再说什么,司丝就听不到了。她回到庇护所时是6点半左右,家里依旧一片漆黑,只留了玄关的装饰壁灯。她甩下包,相当熟练寻找到沙发上自闭地田螺姑娘田弘光。

“阿光——”女孩子凑过去软声开口“好啦再过一段时间,说不定你就可以跟班导相认了哦”

田弘光没有说话,他心里比谁都清楚。只是当他看见被学生无视的田欣,他实在没有办法忍受自己姐姐伤心的样子。

司丝叉着腰叹了一口气。“好吧。”她今天出了一身汗,司丝收起衣服就先去浴室洗澡。

等她擦着头发出来时,田弘光也已经回自己房间了。司丝将头发吹干,她趁着这个时候退了一下游戏。

已经回到现实的她自然不知道,她的气息一消失,原本躺在床上的田弘光一脸严肃坐了起来。

“小丝?”田弘光敲了敲她卧室门,房子里一片寂静。他心里没来由的慌了一下,手腕一扭就打开了门。

司丝的卧室空荡荡仓鼠仿佛就这么凭空消失在房间里。只有浴室留下了一点女孩子惯用的橙子香和没散完的水汽

田弘光趁着夜色直接找到了断肠人,他坐在摊位跟前。带着面罩,断肠人跟他大眼瞪小眼。有些不确定的问他

“田弘光小朋友?你怎么在这里?”他大感奇怪,按照他的情报,现在田弘光应该作为武尸在他老弟黑龙那边才对。他有些谨慎起来。

“司丝消失了。”田弘光来不及疑惑为什么断肠人特别了解他,并且在口罩的加持下还能认出来。他现在心里只有司丝不见了这一件事。

“你是说司丝小朋友?”断肠人了然。“她呀,自然在她应该在的地方。”

“你在我摊子跟前坐了这么久,不点点东西,说不过去吧?田弘光小朋友?”断肠人屈指扣了一下柜台,他实在好奇这位武尸是怎么恢复正常的。他家老弟绝对不会这么好心。

“那一碗大肠面线。”田弘光还在思索断肠人的答案。“你好像很了解我。”

“那是自然。”在田弘光面前表演了一番大肠面的制作方法,见他无动于衷,断肠人讪讪地将面碗推过去还小声嘀咕了一句。“没意思,你还没司丝小朋友配合。”

断肠人一脸正经的回答他的提问。“关于为什么会了解你?哈!问得好!这一整个ko榜,包括武林的事。就没能逃得过我断肠人的耳朵。包括”他卖了一个关子“武力裁决所”

田弘光夹起一筷子面的手一顿,神色一凛。“你听说过人间清醒清醒针吗?”

“这啥?”断肠人皱眉思考。“是刀鬼出的什么新作品吗?”

“是司丝给我的。”他放下戒备,把前因后果给断肠人解释了一遍。

“哦~”断肠人吃到一个大瓜开始兴奋起来,摸索着下巴思考状“也就是说你现在在跟司丝小朋友同居呀??”断肠人完全抓错了重点,他二话不说拿出一个麦克风。试了一下音

“王亚瑟,王亚瑟,丁小雨,丁小雨,限你们两个,五分钟之内赶到这里,你们家司丝宝贝,就要被这个面罩男!拐走啦!”

在自己卧室看书的亚瑟,跟弹琴的小雨突然齐齐打了一个喷嚏。

“断。肠。人。”

断肠人的麦克风没招来ko3跟ko4,反而是接受到系统提醒的司丝,刚去现实吃了一点东西补充能量,就匆匆忙忙的赶回游戏。此时,她站在断肠人身后阴恻恻得开口。

“哦哟,好冷!”断肠人裹了裹身上的浴衣,他转头才看见黑着脸的司丝。“司丝小朋友你怎么来的这么快。啊哈哈哈”

“你刚出门了吗?”看见她穿戴整齐的坐在自己身边,田弘光松了一口气。垂眸问身边的司丝。

“想着要不要给家里添一点东西,就出去了一趟”司丝随便找了一个借口。

“断肠人!饿死啦!”她屈指敲了敲柜台。“来一份蟹黄面!正常的!”

“你确定?”“确定确定确定!”

“这可是你说的,”断肠人眨眼换上捕捞装备。“点了就别后悔。”

“你怎么知道他在这里?”司丝见断肠人离开,有些严肃的问田弘光,她应该还没带他来过这。

“我就是知道。”他捏捏司丝脸颊。目光灼灼看着她“下一次不要突然消失了,我很担心。”

“清醒针的副作用最多两周。”司丝拍掉他手,躲避开他目光。“也就是说,你下一周,就会恢复正常了。战力指数这个是真的没办法,大概得需要你慢慢修炼回去。”

“好。”掌心软糯的手感消失,田弘光心底暗自可惜了一下。

“司丝小朋友,你的蟹黄面,请慢用。”断肠人出现的及时。他推过来一份小分量面条,面上铺满作为浇头的灿金色蟹膏蟹肉。属于河鲜的甜香在空气中流动,闻着就让人食指大动。

“懂我”分量正和她意,司丝跟断肠人击了个掌,拌匀面条开始嗦面。

田弘光拒绝了她要不要分一口的提议。司丝嗦完面,跟断肠人结了账。两人趁着夜色慢慢游荡回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