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十一月小说网 > [终极一班]模拟人生 > 第11章 螃蟹,罩门,真相

第11章 螃蟹,罩门,真相


“区区一个ko6,就想拦我?做梦。”对方从阴影里走出来,果然是司丝。女孩子杏步闲庭的走到他面前,掌下的峨眉刺在惯性作用下发出清冽破空声。“有没有用,我拦了才知道。”

“你的武器不是已经被我”雷克斯有些诧异。司丝这几天安分了很多,他还以为是武器被毁的原因。

“雷克斯,有个词叫,量产。”司丝将刺尖对准他,两人对峙了一瞬,忽然缠斗了起来。

“量产又怎样!一个ko6,也妄想打赢我??”他没有用阿瑞斯之手。战力指数飚满,一拳发狠打上司丝腹部。女孩子被劲风击退了好几米,缓了一下抬手擦掉嘴角溢出的血丝。雷克斯人影一闪,一针扎在靠着墙角的司丝肩窝。

司丝捂着重伤的腹部,正要起来却被针一扎。又重重跌落下去。“咳你给我扎了什么”一开口吐出血沫。

“放心,只是让你昏睡的镇定药剂罢了。”扔掉针///筒,雷克斯俯身在司丝外套上擦了擦。又抬头定定看向安琪家的方向。“我得不到的,那就毁掉。”

转头看着双双陷入昏迷的司丝和亚瑟。“汪大东。那就送你双份大礼好了。”扛起昏睡的司丝。雷克斯打开后备箱把司丝给丢进去,也不管亚瑟。重新带上眼镜走到安琪家。

见熟人在他门口。安琪不疑有他,走出来给他开了门“雷克斯,你怎么会来啊?”对方也不说话,只是一脸笑意。安琪也只是以为他心情好。

另一边,汪大东和丁小雨依旧坐在断肠人的摊位跟前。

“班导家里的监控器,有看到什么吗?”

“看了”汪大东双手抱胸,有些闷闷“不过那个人穿帽t,又戴面具,谁知道他是谁啊。”

“那你在烦什么啊”看着一脸不爽的汪大东,丁小雨有些疑惑的问到

“小雨”

断肠人突然冒出“嘿,两位,在我摊子上不吃东西太不给面子咯?”

“这样,在我摊子前坐了这么久,是不是该点点东西?”断肠人手肘撑在桌板上,汪大东也不看他。“断肠人,我今天心情超差的,不点东西可以吧?”“我也是。”丁小雨也看了一眼他。

见他们两人周身气压超低。断肠人思索了一下点了点头决定了什么“那就一人一只阳澄湖的大闸蟹好了。不啰嗦,我现在马上飞过去。”不知道他在哪翻出一个安装着竹蜻蜓的白色安全帽。戴在头上打开开关就消失了。

他俩也没心情在意断肠人的取向,见人走了。丁小雨看向好兄弟“大东,有什么事就说吧”

汪大东定定看着前方“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看了监控录影带,我想起一件事。”他一脸凝重的转头看向丁小雨“关于雷克斯的事。”

“雷克斯”丁小雨也凝重了起来。下一秒

“时间到。”断肠人气喘吁吁得抱着两只蒸熟的大闸蟹站在摊位上

“断肠人,你动作还真快啊。”谈话被打断,丁小雨无语吐槽到。

“来,阳澄湖的大闸蟹。”将盘子搁在桌上推向他们。断肠人也愉悦的双手环胸。

“螃蟹”汪大东定定的看了一眼面前的蟹,声音有些无奈“断肠人,我真的没有心情吃。”

断肠人见状朝着丁小雨使了一个眼色。“好吧,”接收到眼神,丁小雨也有些无奈“大东,你就勉强吃一下,问题是,这个要怎么吃啊?”

“欸,很简单,”断肠人两手撑着桌面胸有成竹。“我告诉你们,吃螃蟹,是有诀窍的。我来示范一下。”他眼神锁定汪大东,话里有话“首先,要先把螃蟹坚硬的腹部把它掰开。这时候,它两旁的壳就可以很轻松的剥开了。”

朝着汪大东挤了一下眼睛。“只要懂的方法,再坚硬的壳,都可以轻易的摧毁。”断肠人声音严肃。表情却依旧有些滑稽。“吃螃蟹的时候,千万要非常的专心,就像是。。。”他皱眉思索了一下,突然想到了什么“一个练武的高手,要随时提防自己的罩门,被别人发现。”从吃螃蟹转到罩门。小雨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大东。

见两人好像听明白了什么注视着他,原本一脸正经的断肠人突然破功。“转得太硬了哦”突然放声大笑起来。“哎哟笑死我了,从螃蟹可以扯到练武人的罩门。”

丁小雨却有些凝重的消化着断肠人话里的意思。“罩门?”抬眼看了面前的大叔。“断肠人,你这句话语带着玄机哦。”

“是吗?”断肠人再一次变得正经起来,“罩门,是所有练武人最脆弱最不堪一击的地方。”

话题终于跳转到ko19,断肠人嘱咐汪大东要记得这个故事时。汪大东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来,他接通电话,“喂,雷克斯。”

“大东,安琪和我在一起,你可以来一下吗?她想见你。”

“好”见对方反而主动邀约。汪大东笑了笑“正好,我也刚好有事找你。”有些凝重的挂掉电话。

三号仓库内

昏迷的司丝被藏在纸箱内。

雷克斯则带着安琪往深处走,“大东怎么会约我来这种地方啊,雷克斯,他人呢?”见好朋友只是走在前面,她也稍微放下心。“别急,他马上到。”

“不过我还真意外也,他还会约我主动见面。”安琪丝毫不怀疑他,一想到暗恋的对象居然主动约她,女孩子语调带了一些小羞涩。“我看,他只是想通了吧。你先坐一下,我看看他来了没。”雷克斯抬手扶了扶眼镜,见安琪应好坐上长椅。背对着她嘴角微微上扬。

大东正好走进仓库。“雷克斯,安琪人呢。你不是说她有事找我吗。”

“是啊,安琪说,她有事要我问你。”雷克斯定定看着他。

“大东!”安琪喊了一声,汪大东看见她面上一松,扬起唇角。正要打招呼,却突然感受到一股极速升高的战力指数,他诧异的转头,却不可置信得看见雷克斯用尽全力一拳击打在他的腹部

王亚瑟从昏迷中醒过来,揉了揉酸痛不以的太阳穴。突然想起了什么。“丝妹妹?!”他有些不可置信的喊出声没得到对方的回应,他心下有些不妙,“司丝???”四周一片死寂

想起来什么王亚瑟恨恨锤了一下墙。“遭了。”

金宝三看着短信内容有些后怕“我靠,我们都被雷克斯骗了啦。”“原来敌人就在我们身边啊!”小辣看了看四周跟金宝三一脸惊恐害怕“亚瑟王,都不知道替他背了多少黑锅哦。”“onmygod”斧头也一脸愤恨“亏我们还为他去打工!累的跟狗一样。你看”他指了指短信内容“现在大东哥栽他手里,挫shi了啦。。”

“金宝三!”煞姐几人急匆匆的跑过来。“你们也收到简讯了哦?”“快点啊,我们赶紧去三号仓库!”

“等一下”金宝三拦住激动的同学“小雨和亚瑟王特别交代我们要等在这里”

“等个屁啊,都什么时候了还不去救大东!”心上人陷入危难之中,煞姐什么都听不进去,听到金宝三的话直接呛了回去。

“煞煞姐”琳达弱弱出声“不要冲动。他他是雷克斯也”

“你不要跟我提那三个字,都是你,眼睛瞎了才会喜欢他。”见煞姐脾气暴躁,琳达委委屈屈

“可是他是ko2也,没有亚瑟王和小雨,我们去了也是白去啊。”桃子甩了甩手。

“大家都到了。”亚瑟和小雨也从他们身后走出来。“王亚瑟,你怎么一脸si样啊。”煞姐见到他还穿着大东的衣服,有些揶揄到“你怎么穿着大东的衣服,干嘛学他哦。”

“亚瑟乔装成大东的样子,刚刚被偷袭了”丁小雨三言两语解释清楚了原因。

王亚瑟依旧一脸凝重“我没事,见到你们都相信我,我战力指数马上飚起来!”

鲨鱼突然想起一个人。“丝妹妹呢??”大家这才反应过来“对哦,丝妹妹怎么不在。”煞姐刚要掏出手机给司丝打电话。“不用打了。”亚瑟拦下煞姐

“吼,丝妹妹不会也背叛我们了吧?那个混蛋雷克斯”

瞪了一眼乱讲话的金宝三。“她大概也在雷克斯手里”亚瑟有些自责。

“那我们还不快点去救她和大东还有安琪啊!”众人急着转身就走。

仓库内,安琪看着不断逼近的雷克斯,靠着椅子试图后退“安琪,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跟我一起离开,离开这狗屁不通的汪大东”

箱子内。

好冷

司丝以一个诡异的角度被雷克斯折叠起来。她昏睡了太久,意识好不容易清醒了一些,只有身上隐隐作痛,滴答滴答的流水声伴着哭叫声传入她耳中。女孩子紧闭着双眼。被声音吵得皱起眉头安琪她细细分辨出外面的尖锐哭声,只觉得头疼万分。

外面突然寂静了一瞬。雷克斯不可置信的声音响起。“汪大东?!怎么会。”

他们窸窸窣窣的说了什么隔着箱子司丝只能勉强听清一二,心下焦急,眼皮却沉重得怎么也睁不开。什么致命的一击罩门ko19钛合金

又好像过了好久

司丝药效再一次复发,昏昏欲睡,她只勉强听清了什么ko2,就感受到两股熟悉的战力指数在逐渐升高。又有什么人冲了进来。

亚瑟和小雨一脸焦急。“雷克斯!你把司丝藏到哪里去了!”听闻司丝也不见了,汪大东震惊的环视了一圈跟进来的同学们。确实没有在人群中发现司丝的身影。他也急了起来。“丝妹妹呢!雷克斯,这是你我之间的恩怨,你利用安琪就算了,你为什么还要牵连无辜的人!”

“她呀”雷克斯见他们几个的焦急神色,反而淡淡的环视一圈。“就在这里呢汪大东这是我送给你的第二份大礼。”

“别废话!快点把丝妹妹交出来!”“别逼我动手啊雷克斯!”“你这个卑鄙小人!”

见他们义愤填膺的言语围攻自己,雷克斯嘴角勾起弧度。伸手打了个响指。两名黑猫酒店的员工颤巍巍推着一个板车运送进来一个足足有箱子。箱子用黑色丝绒布罩着,一派神秘

汪大东强压下不好的预感。声音发涩。“雷克斯你!”

酒店员工在他的示意下掀开黑布就跑出了仓库,灯光一晃。众人被白光刺的睁不开眼,等他们看清箱子里的内容。大家纷纷惊呼出声。

“司丝!!!”王亚瑟与丁小雨目呲欲裂。两人不约而同飚起战力指数。

女孩子被锁住双手吊在一人高的玻璃箱内。裙子在及腰深的水里随着水波晃动着弧度。

水里似乎有血色晕开,水流声逐渐变大。雷克斯面上微笑的拍了拍箱子。“她既然这么喜欢演戏,那就让她在你们面前再最后表演一次吧~”黑猫愉悦的看着愤怒到拿出龙纹鏊与石中剑的两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